第107章 和亲(1/2)

加入书签

  “大王,”高氏原本就青‘春’貌美,她哭的梨‘花’带雨,头上的发髻也‘乱’了,面颊两边红肿,像是被掌掴了一样。

  李诨眼下对高氏正爱着,瞧着她这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立刻心疼的不得了。

  “这又是怎么了?”

  “大王,大王给妾一封休书,让妾回娘家去吧……”高氏不答,只是趴在榻上哭泣,“妾不才无法‘侍’奉大王您了……”

  高氏虽然在哭泣,但是她的哭声婉转莺啼,听得李诨又心疼又想去安抚她。

  “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好好的就想回娘家去?”李诨对高氏在李桓那件事情以前,对她很是宠爱,这件事情过了之后,他一个月有大半个月在高氏这里。

  “大王,大王……”高氏哭着,眼泪不断从美目里落出来,滴落在他衣襟上的时候就好像打在他的心上,‘弄’得他心都疼了,李诨将外头的烦心事暂时放到一边,将高氏抱在怀里。

  “说,今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李诨将高氏抱在怀里,连连问了以及此,高氏都只是哭不肯再说半句话,李诨看见高氏的贴身‘侍’‘女’站在那里立刻质问道。

  方才长吏也只是和他模模糊糊提了一句王妃和侧妃发生了冲突,至于具体是怎么回事,长吏支支吾吾的也没有说清楚。

  那个‘侍’‘女’也是满脸的为难之‘色’,站在那里垂着头,恨不得地上有条缝隙钻进去算了。

  “还不快说!”李诨的耐心在外面已经耗的差不多,所剩的一点儿基本上都用在高氏身上了,对上‘侍’‘女’他连口‘吻’都变得不耐烦了。

  ‘侍’‘女’被李诨这么一吓,立刻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浑身颤颤,“婢子都说!今日夫人和王夫人正在手谈,王妃不知道怎么,就带着好多人冲过来,说夫人使了‘阴’险法子还八郎君……”说到这里‘侍’‘女’头恨不得贴在地衣上,连声音都消减下去听不到了。

  “害八郎怎么?”李诨蹙眉问道。

  “说夫人用了不入流的法子害了八郎君成了……成了……痴儿……”‘侍’‘女’害怕的很,说起话来也是畏畏缩缩,“夫人说没有,王妃便说夫人是撒谎,还说要动家法。”

  “动家法?”李诨想了想,这大丞相府中的家法恐怕就是他放在前院的那根棍子了,不过他那根棍子只是用来打臣子的,不是用在后院娇嫩妻妾身上的,就是后院的那根棍子,还是他用来打李桓的。

  步六孤氏这是要动哪‘门’子的家法?

  “王妃、王妃让好几个壮婢来,抓住夫人……打……”说到这里已经根本不用‘侍’‘女’再说下去了,‘侍’‘女’俯下头,后面的不用说,只要看看高氏这样子就知道了。

  “妾、妾真的没有做过王妃说过的事情。”高氏听到‘侍’‘女’说完,像是又回到了今日白天里被步六孤氏手下那几个壮婢按着‘抽’耳光的场景,“妾没有,妾没有啊!”

  “我知道你没有。”李诨被高氏的哭声‘弄’得心都碎了,连忙哄道。

  “妾平日里都不近王妃那里的,甚至连王妃身边的人都不认识几个,怎么去害八郎。”高氏‘抽’噎着,越说越委屈,“妾是侧室,自然应当‘侍’奉正室,可妾也是士族之‘女’,王妃何必、何必如此不给脸面……”

  李诨原本要给步六孤氏说话的心到了这会也没了,高氏被打成这个样子,肯定不是当众做个样子下下面子之类,是叫了壮婢,那么一定就是真打了。

  高氏出身渤海高氏,被李诨纳为妾‘侍’之前,还是一个正经的王妃,要不是夫家出了事,恐怕还轮不到他有这‘艳’福。

  士族,就是他敢抡着‘棒’子打那些鲜卑将领,他也不会抡棍子去打士族。这明晃晃的打脸,步六孤氏的胆子倒是比他还大。

  “妾自问才德浅薄,‘侍’奉不了正妃,还请大王下一道休书,让妾归家去!”高氏在李诨怀里抬起满是泪痕的脸来,看着他。

  若是论出身,哪怕是将孝文帝实行汉化的时候,将那些鲜卑大姓算上,步六孤氏的‘门’庭都比不得高氏,如今被正妃当做奴婢让壮婢按住掌掴,这换在谁的身上都受不了,何况还是心里有几分傲气的高氏。

  “胡说八道!”李诨将高氏抱紧,“我知道你受了委屈,放心,这事我会还你一个清白。”说完,他看向一旁的‘侍’‘女’“把医官叫来。”

  “妾不要见医官!”高氏听闻又哭了起来,好不容易收住的泪水又淌了下来。

  “乖,让医官看看。”

  “妾不想让这件事闹得所有人都知道。”高氏哽咽道。

  “谁敢‘乱’说甚?”李诨眼一瞪,那样子哄得高氏破涕为笑,他才温言道,“让医官来看看,有甚不好不能瞒着,对身体无益的。”

  说话间,医官已经到了‘门’外,李诨让医官来看,医官先是给高氏看了看红肿的两颊,开了涂抹的‘药’,李诨还细心的让医官给高氏把脉。

  这掌掴说是打脸,还不是当众羞辱人?李诨这是怕高氏气结于‘胸’,到时候出了什么病症就不好了,结果医官诊脉诊完,眉开眼笑。

  “大王有喜事。”医官从高氏榻前站起来对着李诨就是拜下去。

  “夫人已经有身两月了。”

  高氏听到医官这么说,原本绷着的脸也绽放出光彩来。李诨更是高兴的连连擦掌,“好,很好!”

  这几个月他对高氏是各种柔情蜜意,怀上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比高氏怀孕本身,他更是高兴自己将近五十的年纪还能让年轻‘女’子受孕。

  男子若是‘精’血不足,怎么可能使得‘女’子怀孕呢?

  这么说来,他还是不算老,身体也好的很!

  心中这么一想,就越发高兴,“快快给夫人开方子稳住腹中胎儿!”

  原本高氏很高兴,毕竟有宠爱还不够,能靠得住的从来就不是这些男人,而是自己的儿子,有个儿子她自己都很高兴,将来不管怎么样,她好歹都有一个依靠了,她高兴着听到李诨这话立刻就变了脸‘色’。

  她一个哆嗦,伸手护住肚子。

  “大王,今日那番对腹中胎儿不会有影响吧?”

  李诨一听脸‘色’也跟着变了,他儿子多,但他也不会嫌弃儿子太多了,尤其这许多儿子里有一半都是元妃所出,妾‘侍’们倒是基本上所出的不多,尤其还是爱妾。

  “……”他沉下脸‘色’,坐在榻上握住高氏的手,“你且好好休息,不用多想。”

  说罢,他起身往外面走去。

  高氏坐在榻上听到李诨的脚步声一路远去,顿时也不哭了,让‘侍’‘女’打来热水给她洗面。洗面过后,那边医官所配好了的‘药’膏也来了,‘侍’‘女’仔细的擦在高氏脸上。

  ‘侍’‘女’下手很轻,即使是这样,高氏还是时不时‘抽’气一下。

  “夫人……”‘侍’‘女’停下手看着她。

  “继续上吧。”高氏说道。

  她今日莫名其妙的就挨了王妃的这么一餐打,高氏心里也明白,方才自己给步六孤氏上的那些眼‘药’也不一定能用得上。在这个大丞相府呆了这么久她也看得明白了,李诨对步六孤氏的宠爱几乎是不带任何条件的,她就不信上回的事情李诨会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她是一介侧室也无所谓了,可是世子那是大王的亲生儿子,而且是元妃所出的嫡长子,这受了冤屈,不管怎么说都是要好好惩治一番这么做的人吧?可是她看了半天,也不见到李诨将步六孤氏怎么样。

  说起来,就是世子因为那件事情被废黜了,要轮也是该轮到元妃所出的太原公身上,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要立八郎,而且这孩子不长到七八岁,天知道能不能留得住,这长到五六岁就夭亡的孩子有好多呢。

  不说世子,就是太原公也已经那么大了,偏偏要舍弃元妃所出的嫡子,来让位给一个小孩子。

  高氏是当真想不明白了。而且这会步六孤氏也没有什么被惩戒,依然威风八面。

  ‘侍’‘女’给她面上擦好‘药’膏,她靠在身后的隐囊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日后的日子还不知道要多难过呢。”

  步六孤氏横行霸道,李诨连她诬陷自己长子都不追求,还依旧纵容她。高氏不知道自己这莫名其妙的碍了步六孤氏的眼,日后在这大丞相府里和孩子能不能过下去。

  想到这里,她心中的忧愁又多了几分。

  **

  李诨走到步六孤氏房‘门’外的时候,正好听到里面哐当当的声响,他一进去就瞟见一只‘鸡’首壶朝着他砸过来。

  北朝‘女’子都是有几分武力的,李诨连忙闪开,那只‘鸡’首壶就砸在了他身后,碎了一地。

  步六孤氏站在那里,满脸愤恨,‘胸’脯‘激’烈起伏。

  “你还知道要回来!”

  李诨蹙眉,他看了一眼房内的狼藉“这是要作甚。”

  “作甚?”步六孤氏将他的话在口中重复一遍觉得好笑,“这话我还要问你呢,你是不是一回来就往高氏那个娼‘妇’那里去了?”

  “好好说话!”李诨压低了声音说了句,“甚么娼‘妇’不娼‘妇’,高氏也是正经士族出身,这话传出去被人听见,像个甚么样子。”

  他这句责怪的话从这张嘴里说出来,都带着一股子低声下气。

  自然步六孤氏是听不进去的,“传出去就传出去了,你还想我怎样?高氏出身士族和我没关系,而且汉人……”说到这里她冷笑几声,“就和你大王说的一样,不过是鲜卑人的奴婢,我爱怎么打她就怎么打她,我怎么说她,那也是我高兴。”

  “你……”李诨顿时气结,他没想到步六孤氏会拿自己说过的话来堵自己。这话步六孤氏只是说了一半,他还对汉人说过鲜卑人就是来替汉人打仗的,这话只说一半还真的‘挺’像那么一回事一样。

  “我怎么?”步六孤氏高高的扬起面孔,远处的灯光照在她的脸上,“你说我怎么了?我儿子都被那些贱人还得痴傻了,还不准我打她们?放在草原上,那些人不被我下令……”步六孤氏原本还想继续放狠话,结果被李诨用眼神‘逼’了回去。

  “你……哎!”他一拍大‘腿’走到榻上坐下,“我知道你为了八郎的事情伤心,但也不必到拿无关之人撒气的地步。”

  “八郎也是我儿子,你当我看着就不心疼?”李诨坐在榻上,看着那边的步六孤氏下巴高高抬起,仍然是一副高傲的模样。“你也别多心,八郎那样是烧糊涂了。”

  因为害怕养不活,李诨都不敢给这个儿子取个像样一点的小名儿,唯恐会被那些鬼神惦记上,然后把孩子带走。

  谁知道疼爱的不得了,还是病成了那个样子,后来病好了也就成那样了。

  李诨也曾唏嘘很久。

  “他那样是被人害的!”步六孤氏一听到李诨说起这个,立刻就痛哭起来,想起儿子生病前是多么的聪明可爱,她心里就越发的疼的厉害。

  “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可是……”李诨不信步六孤氏说的那些话,这后院他是‘交’给步六孤氏打理的,要真的有什么事情,怎么可能瞒得过人?而且照顾八郎的那些人在选进来的时候,步六孤氏在一旁几乎是亲自仔细问过,没有半点可疑之处之后才放在身边服‘侍’。

  要说真的有谁害了,他也不信。就算是说盯着世子位置,前头还有好几个元妃所出的嫡子还在呢。害个四岁小娃娃算什么。

  “你今日做的,不对。”李诨坐在那里说道,“高氏有身了,你还那样待她。”

  “……”步六孤氏听到高氏有孕,站在那里,惊讶的瞪过来,过了一会她发现李诨的眼里竟然含着几分责怪之后,心中的委屈让她恨不得发狂。

  怪不得会如此,还来责怪她,原来一切的一切是因为高氏重身了?

  “那真是要恭喜大王了。”她冷声道,“若高氏这一胎是个郎君,那么大王你正好有第十个儿子了。”

  “可喜可贺呀。”

  这话里说着是恭喜,但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