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月夜(1/2)

加入书签

  贺霖听到李桓的那一句,一阵恶心袭来,差点就没把已经喝下去的汤都给吐出来。她青着脸,瞧着李桓说,“阿惠儿你最近又瘦了,多吃点。”

  说罢,她把碗里剩下的那些‘肉’汤全部倒给了李桓。

  把吃剩下的倒给别人是非常不礼貌的,但是在李诨家里就没有这个规矩,‘肉’这东西大家一起分享。

  李桓瞧着贺霖将‘肉’汤全倒给他,他俯身过去悄声道,“你真不要?”

  贺霖看着他,用力的点了点头,“阿惠儿你吃。”

  消灭三害里头就有明晃晃的老鼠,要不是怕显得自己不知好歹,她这会早奔出去把肚子里的那些老鼠‘肉’给吐个‘精’光。

  “娜古,真不在吃点?”贺昭说道。

  “不用了。”贺霖摆摆手。

  贺昭劝了几下,见着侄‘女’是真的没有再喝‘肉’汤的想法,也停了。毕竟自家人就有四张口,能填满家里人的肚子就不错了。

  吃完,贺霖陪着李桓将碗箸等物洗干净,两个孩子到外头玩去。

  “别到那些人那里了。”李诨开口说道。上回侄‘女’生病的事情,他也知道。

  那些人指的便是陆威手下的那些士兵,那些士兵们大多数是鲜卑胡人,‘性’情凶狠,要是见着撞到哪个的刀上,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嗯,放心吧,兄兄。”李桓一把牵过贺霖的手,对那边的李诨应道。

  夏日的天黑的很晚,还可以见到有人在走动。李桓走在前面,牵着她的手,虽然才十岁出头,但是这个小少年却和那些李诨的兄弟们‘混’得不错的样子。

  司马子消路过看见这对孩子,笑道,“这么晚了,阿惠儿带着娜古去哪里呢?”

  “我让娜古教我字,屋内看不清楚呢。阿叔这是要去哪里?”李桓话语里带笑。

  “哦?”司马子消望着面前的少年,颇有些意外。这个出身在胡虏里的小少年竟然这么努力学汉人的东西,“那你都从娜古那里学到了甚么呢?”他问道。

  贺内干娶的是崔家‘女’,这大家都知道,崔氏是士族‘女’,士族‘女’的学识就是比起那些士人,也丝毫不逊‘色’。贺霖自小受到母亲的教导,会那些并不稀奇,但是年纪到底还不怎么大,能学到多少,还不知道。这样一个小娃娃来教另一个娃娃,怎么看都叫人觉得捧腹。

  “上回,娜古给我说了战国策。”李桓笑道。

  “哦?”司马子消面上顿时浮现出惊讶的神‘色’。这群人手里基本上都没有任何的书卷,这东西比金子还要金贵,而且这群莽人大多也不识货,书卷之类不是弃之不理,就是拿来做柴火用,把他气得不轻。

  面前这个小少年,竟然没纸没笔还说自己在学战国策。

  司马子消望向贺霖,面前的这个小‘女’儿长得很像崔氏,黑发雪肤,一双眼睛水气氤氲。比起贺内干那副黄发胡儿的模样是好上了许多不止。

  而李桓也是长得和父亲像的多。

  “娜古也知道背诵战国策?”司马子消身形高大,站在两个孩子的面前,就和一座小山一样的。

  世家有一套在‘乱’世如何将家学传下去的本领,家族中‘女’郎郎君会将各种家传的书卷仅凭着记忆全数背下,待到必须的时候口传给后人。

  想必崔氏也应该有这样的本领。

  “家家曾经教过一些。”贺霖说道。

  这话不是假话,崔氏的确教过孩子战国策等古籍,没有纸笔,便用小木棍在沙地上写,一边写一边教。也亏得贺霖并不是真孩子心‘性’坐不住,孩子的记忆其实最好的,凭借着死记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