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四娘(1/2)

加入书签

  贺霖带着几个孩子进宫看看大公主,大皇‘女’出生满了白日后,便册封了公主。元善年纪不到二十,但是孩子却又不少,除去已经死了的由左昭仪所出的大皇子,还有几个嫔妃有子,更别提由宫人所出的皇子皇‘女’了。

  贺霖想起这个真想看看这个皇帝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十三岁就搞大了‘女’人的肚子,这些年来后宫里婴儿的哭声就一直没停过。李桓出手杀了大皇子,震慑元善,可是宫中的皇子皇‘女’都不少。

  萨保拱在贺霖的怀里,嗷嗷的要贺霖喂他吃‘奶’,家里孩子断‘奶’的晚,不知道是不是出于一种补偿心理,还是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养生秘诀,孩子断‘奶’都不是下狠心的,因此萨保到了三岁点上还能毫无压力在母亲怀里拱来拱去讨‘奶’吃。

  “你个小兔崽子,安静点!”贺霖按住怀里那个不安分的,轻轻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

  “家家,要吃‘奶’要吃‘奶’嘛……”萨保长得好,雪肤乌发,年纪小小的看着就惹人疼,他趴在贺霖‘胸’口上,贺霖今日穿着的齐‘胸’襦裙,这个早几年已经流行开来,甚至间‘色’裙的破数也一直在往上涨。

  李桓这些年来,清除贪墨,平定物价,统一钱币等等措施,到了这会已经能看出很大的好处了。

  贺霖在车中推开车窗,见着外头的风景,她走得是御道旁边的侧道,那也惹来不少人的议论。道路上中央大道一般是作为皇帝专用的大道,就是皇太子没有经过皇帝允许也不能用,但是贺霖已经在旁边稍微规格低一点的大道上走,而且又是‘女’眷的车辆,豪华的和皇后车驾没区别,这下可真的‘挺’招人眼了。

  她看到了远远的道路旁来往的胡商,还有胡商手里牵着的高大骆驼,骆驼脖子下的骆铃随着骆驼的脚步声叮当作响,当真有几分大漠的风情。

  “好啦,你要和你弟弟抢口粮么?”贺霖被怀里的孩子闹得没办法,不得不在他的小屁股上拍的重了点,“这次进宫是要去看你阿姑和从妹的。”

  “那、那我等到回府里了,可以吃‘奶’么?”萨保咬着手指含糊不起的说道,他抬起头眨着一双大眼睛。

  “到时候再说吧。”贺霖拿着这个儿子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照着规矩,‘女’眷进宫,会在宫‘门’处下车,然后一路自己走过去。贺霖不是普通的外命‘妇’,李桓都已经是实际上的皇帝了,整个皇宫也没有人真的敢让她一个人就这么走过来。

  果然一下车就见着几张步辇等着。

  贺霖抱着儿子上了辇,小四小六和九郎都有自己的步辇。

  因为有母亲在,萨保老老实实的,就只是伸手搂住母亲的腰,睁着眼看着这皇宫。

  洛阳从孝文帝迁都至今,已经有三四十年了,这三四十年里除去太平的前二十多年之外,其他的全部是兵荒马‘乱’,搞得这皇宫也有些不复当时的富丽了,甚至大将军府中还有几处比得上宫中的景‘色’。

  后面的步辇上,三个孩子嘻嘻哈哈的闹成一团,这群孩子最大的不过九岁,最小的九郎五岁,都是爱玩爱闹的,坐在步辇上也不安生,你掐我我咯吱你的,闹的步辇上是晃晃‘荡’‘荡’,负责抬辇的小黄‘门’两‘腿’都忍不住打颤。

  上头的熊孩子都太闹了,这一摇三‘荡’的都扛不住!

  “一点都不好看,家家。”萨保打了个哈欠,自己躲在她的宽袖下,嘀咕道。

  “这要是二三十年,倒是很好看。”贺霖的目光扫过那些楼阁,她说完那句话自己都愣了愣,要是二三十年,她二三十年前就算穿越过来了,也不过是继续在怀朔草原上风吹雨打,哪里有可能进皇宫。

  孝文帝汉化将魏晋的那一套‘门’阀观也学了来,贺内干祖上的姓氏贺兰虽然也是鲜卑大姓之一,但被剥夺了身份扔去做军户,已经是被打入到泥潭里头再也翻不了身。

  贺霖想着当年孝文帝一定没有想到他身后三十多年后,会有一群军户起家的人冲进了皇宫,而且还要更进一步要了这天下。

  想一想简直就是大好的励志传奇有木有!

  “二三十年,那是多久呀……”萨保有些闹不清楚,自己掰着手指在那里算,结果算来算去,把手指头脚趾头都加了进去,还没彻底搞明白。

  贺霖听了这童言童语,爱怜的‘摸’‘摸’他的头,小孩子三岁一点点大,能把诗句给背通顺就不错了,其他的慢慢来。

  一行人到了昭阳殿殿‘门’处,抬步辇的小黄‘门’们终于在心里松了口气,一口气提在喉咙口,小心翼翼用力,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把辇上三个小贵人给摔下来了。

  下了辇,三个小的都呼啦一下子自发的围到贺霖身边,比起陌生的姊姊,还是贺霖这个如同母亲一样的大嫂更得他们的拥戴。

  “阿嫂,你来了。”贺霖见着从殿‘门’内走出来的皇后,心里暗暗惊讶了一下,平常她进宫都是宫人将她引入殿中,这次皇后怎么亲自来了?

  心里想归想,她还是满脸笑容的点点头,“大娘,身体好些了没。”

  这幅亲热的样子,当真皇后只是她的小姑子,两人之间也没有一层君臣名分压着。

  按照道理,其实贺霖应该给皇后行礼的,还得有大长秋来叫起,可是如今大长秋在一旁见着她,也是一副恨不得把头给低下去的模样。

  “好,都好。”皇后点了点头,皇后生产过后身体便不像少‘女’那般轻盈了,‘胸’脯丰满下垂,肚子也开始突出,一副‘妇’人体态。

  贺霖身边几个小的除去早已经见过皇后的九郎之外,其他孩子都‘露’出一副(⊙o⊙)

  的神情。

  “看起来都不像阿姊,”小四和小六转过头去嘀咕,这两个孩子一个九岁,一个七岁,早就‘精’灵的不得了,十三岁少‘女’该是个什么样子也清楚。

  “好像……”小六想了想,憋了一会还是没有说出来。

  “来,叫阿姊。”贺霖把那三个孩子叫过来,在自己身旁站在一排。

  三个小孩子望着面前的宫装‘妇’人,眨眨眼而后齐声道“阿姊。”

  “嗯,好。”皇后笑。

  “叫阿姑。”贺霖‘摸’了‘摸’萨保的头。

  “阿古~”三岁的孩子还不太能咬准音,他一喊音就跑了调。

  然后那边的三个孩子嘻嘻哈哈的都笑成一堆,只剩下萨保气呼呼的扭头。

  一行人进了殿,男孩子是半刻都坐不住的,正坐在榻上,没过一刻,立刻就扭来扭曲浑身不舒服讨打了,因此皇后特意让一个黄‘门’带着这三个幼弟去昭阳殿后面的‘花’圃里玩耍,萨保原本想多缠着母亲,自从有了一个亲弟弟之后,他危机感爆棚,生怕襁褓里的那个小家伙抢走父母所有的关爱,只要有机会就一定要缠着母亲的。

  他抱住贺霖的胳膊,眼巴巴的瞅着那些小阿叔们欢呼着和黄‘门’走远,他忍了又忍,终于是把眼里的泪给憋了回去,好歹没落下来。

  要是被当成哭包就惨啦!

  “萨保,真的不去和阿叔们玩?”贺霖看着眼泪在眼眶里直打滚的儿子,还是问了这么一句。

  “不,我要和家家在一起。”萨保摇了摇头,为了表明自己的决心,他还收紧了搂着贺霖手臂的胳膊。

  皇后在一旁看着就笑了,她将一旁的马‘奶’葡萄往萨保的方向推了推,“来,萨保吃这个,这个好吃。”

  萨保看了一会,马‘奶’葡萄颗颗圆润饱满,还带着些许水珠,更显得‘诱’人。

  大将军府里自然是什么好东西都有,但是小孩子都馋么,他犹犹豫豫的自己伸手揪下几颗吃起来。

  “五娘可还好?”贺霖见着儿子乖乖的在一旁吃水果,自己转过头来和皇后说起话来。

  皇后所出的公主在姊妹中排行第五,她前头已经有四个姐姐了。

  贺霖还真想给元善这个广撒种子的种马来一下,年纪小小儿‘女’一大窝!

  “还好,就是夜里睡得不安生,喜欢啼哭。”皇后年纪小,生孩子的时候也小,对着那么把自己折磨的死去活来的小东西,她一直有一种畏惧感,看的也不太多。

  “是小儿夜啼症么?”贺霖问道,她见着皇后垂下脸去,心里头就明白了一些。

  到底是年纪太小了,对着孩子也没太多的感情。母爱这个东西也不是天生就具有,要到了一定年纪才慢慢的培养起来。年纪太小,对着孩子恐怕最多的就是手脚无措。

  “太医署的御奉似乎也是这么说的。”皇后叹了口气。

  “让那些‘乳’母和宫人多看着点,小孩子娇贵,任何一个疏漏说不定就能酿成大祸。”贺霖道,说完她自己也是叹了口气,这会没疫苗没抗生素的,完全就是拼身体素质了,小孩子吹个风感冒,就很有可能发展成肺炎然后一命呜呼。

  贺霖对那些选拔过来的‘乳’母都是问了又问,个个都是养育过两个孩子以上富有经验的‘妇’人,她才能稍微放下心。

  “阿嫂说的极是,阿嫂……”皇后咬住下‘唇’,抬眼看了看贺霖。

  “有什么话还不能对阿嫂说的?”贺霖笑道,“是不是天子又有其他的内宠了?”

  元善被软禁在大内,不准见任何的大臣,但又不是不准他宣召嫔妃‘侍’寝,宫人他也没少采撷。

  “不是,天子要宠爱哪个,哪里是我能够‘插’手的。”说到这里皇后眼神黯淡了下来,“而且我觉得如今有五娘一个就很好了,孩子再多……”她微微别过头去,摇了摇头。

  贺霖明白她的意思,李桓篡位已经是大势所趋,就是防着有人拿着那些皇子做文章,李桓也不会允许有太多的皇子在改朝换代后存活下来。

  五娘是个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