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清除(1/2)

加入书签

  李桓登基,北朝改朝换代,朝中的人原先的保皇派在一年前的“皇帝造反”案里头几乎被杀光,也不是所有人都和荀济那样抱着支持正统的想法,撞死在前朝这棵树上不回头,实际上杀了那么一大批人之后,几乎所有人都老实了。

  朝上的人哪个又不是人‘精’呢,像荀济那样的从南朝来的外来户,还不知死活还往北朝的君臣之争里头跳,恐怕一只手也数不来。

  这一次魏帝禅让,晋帝登基,而后是宣布新的朝堂调动,调动的格局的其实和魏帝禅让前的并不大。真的一心向元氏的已经把脑袋丢了,留下来的都是愿意跟着新帝走的人。

  元善禅位之后,被降为中山公,但是待遇还是很不错,食邑一万户,上书不称臣,答不称诏,出行也可以使用天子旗帜,至于魏室的宗庙也可以让元善在他自己的封地里延续下去。

  待遇这么好,不过贺霖觉得李桓让元善可以出行用天子旗帜和五时副车,但是元善却未必敢用。

  元氏的那些禅位了的皇帝就么有一个是善终的,他要是真的用了天子仪仗,说不定死的更快。

  李桓下面的那些弟弟妹妹都年幼,照着规矩,弟弟们封了王爵的,不准呆在洛阳,一律前往封地,没有天子诏命不能随意出封国,公主们就只能入宫,毕竟那些出嫁了的公主里头就一个永安长公主,其他的公主最大的也才十二岁,还没出嫁呢,只能在皇宫的公主院住着。

  汝南长公主是时不时来昭阳殿一下的,萨保被册封太子之后,要读书而且被太子太傅也看得很严格,太子太傅听说是出自弘农杨氏的大臣,最是看重储君读书这块,所以萨保在贺霖这里哭的撕心裂肺,她也不好真的‘女’子在婆家受气乃是天经地义的时候,她心中的火气终于冒了出来,手中的竹简被她重重丢掷在地上。

  竹简落地发出沉重的啪的一声。

  昭阳殿中的黄‘门’和宫人顿时大气都不敢出,战战兢兢地站在那里,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让皇后看不顺眼成了出气筒。

  “……”贺霖闭上眼,她靠在身后的凭几上。

  鲜卑族向来男多‘女’少,‘女’子地位尊崇,鲜卑旧俗中有不少的尊‘女’传统,甚至‘女’子有对丈夫财产的继承权,丈夫一旦逝去,妻子有权利继承丈夫的财产,鲜卑人里有不少‘女’子带着丈夫牛马财产回到母家的事情。

  这种习俗一直到了如今还在鲜卑人中存在。

  贺霖还真的没怎么受过这一套教育,就是当年在怀朔镇,贺内干还做粗活,简直是把崔氏当菩萨供着,有事也会和她商量,那会也没有人指指点点,反而认为很正常一件事。

  她看到这个说法,还真的受不了。她伸手‘揉’了‘揉’眉心,手臂靠在凭几上。

  “殿下?”有宫人在一旁轻声道。

  “嗯?”贺霖抬头。

  “殿下可是御体不适?”宫人垂首问道。

  “不是。”贺霖从榻上起来,“我想去殿外走走,将二皇子抱来。”

  二郎最近在襁褓中越发的圆润,连脖子都没有了。

  贺霖从‘乳’母手中将二郎抱过来,二郎见着母亲立刻就咧嘴开始笑,‘露’出一张没牙的嘴,乐呵乐呵的。

  “你呀,”贺霖看着儿子笑得没心没肺,不禁也笑了起来,“原先家家还觉得你怎么不是个小娘子呢,如今你是个郎君,倒是剩了家家不少事。”贺霖想起方才那卷竹简的事感叹道。

  周围一圈的宫人黄‘门’垂手‘侍’立,站在那里毫无声息的,简直是吓人。

  正抱着二郎散步,见着小黄‘门’快速趋步了过来,“殿下,陛下至。”

  贺霖看了看天,这么早就回来了?

  她点了点头,抱着孩子就往后殿那里走去。

  走到的时候正好赶上殿‘门’处小黄‘门’尖细的嗓音,“陛下至——”

  贺霖从李桓富贵到如今就没有给他行礼过,李桓显然也没有这个意识,哪怕两个人的身份已经不同往日了。

  “怎么今日这么早就来了?”贺霖将手里的孩子‘交’给身后的‘乳’母说道。

  “今日议事结束的早,所以就来了。”李桓说完瞧瞧她的脸,“看着你好像有些不高兴,怎么了,哪个有胆子敢惹你生气?”

  “你在朝堂上也会因为臣子的进言而生气,又何况是我。”说着,贺霖看向一旁的黄‘门’,“将公主所读的书拿来。”

  李桓挑了挑眉,一个小黄‘门’双手奉上一卷竹简。

  “你看看,虫娘他们都读了什么。”

  李桓依言接过那卷竹简,打开一看。

  “你看,这都是她们该读的么?那些‘女’师胆子也太大了。”贺霖不满道。

  “这个啊,你要是不喜欢,换掉就是了。”李桓瞟了几眼之后,将手里的竹简给一旁的黄‘门’,“这个书,也不适用于天家。天家‘女’儿嫁出去,就算公主有心孝顺,舅姑也没那个胆子让公主去服‘侍’。”

  公主家向来是公主当家做主,嫁人之后依例建有公主府,并不和夫家居住在一起。公主们有自己的封地,爱怎么胡来就怎么胡来,见了舅姑,舅姑还要去拜见公主。

  “这点事值得你生气?”李桓凑近了调笑道。

  “还不值得我生气啊?”贺霖蹙眉问道,“我不管外头怎么样,公主们读这个根本就不行。”

  “那些‘女’师是汉人,自然是照着她们那一套的来,要不然你挑选几个鲜卑的入宫教导她们就可以了。”

  “对了,最近萨保有没有到你这里哭?”李桓突然想起了萨保,萨保这个年纪还太小,才三四岁,正是最黏母亲的时候,以前在宫外他总是能见到萨保黏在贺霖身边一副死活不撒手的样子。

  “怎么会没有,说太傅很凶,老是板着一张脸。”贺霖叹口气道。

  “那个可是个博学的人,又不会教小孩难免严肃了点。”李桓说着自己也觉得好笑,他三四岁的时候还光着屁股满地跑,正式读书都是十三四岁李诨发达的时候了。

  太子三师中,一个是汉人世家,另外两个都是鲜卑勋贵。太‘子’宫左右庶子也是如此,有汉人,但是鲜卑人也有。

  皇太子外祖家是鲜卑人,也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哪一方的利益。

  “待会你还是安慰安慰他吧。”贺霖记得崔氏说过的话,要让萨保和李桓多多接触,父子感情才能好上加好。

  “你不怕我罚他?”李桓牵着贺霖的手走到室内笑问。

  “萨保又没做错事,罚他作甚么?”贺霖听着李桓这话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你自己说为人君者,赏罚分明。”

  “教孩子最管用的就是父母,你这个做兄兄的,怎么能够不以身作则?”

  “说的也是。”李桓点了点头。

  进了内殿,两个人坐在大榻上,李桓派人去东宫将萨保接来,他靠在隐囊上和贺霖说话。

  “过半个月,娜古你把莲生召进宫来。”李桓转过头对贺霖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