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野望(1/2)

加入书签

  佛狸的新夫人年纪和佛狸相当,也是十四五岁的年纪,而且家世也不错,虽然是太原王氏的旁支,但太原王氏的名头一打出来,还是非常够看。

  贺霖给他选这个夫人是费了好大的力气,然后再让李桓去给佛狸聘娶,这时节不兴赐婚的那一套,想要娶人家女儿要好好问过家主,至于赐婚,那是用在自家奴婢身上的。

  太原王氏也是一个非常变通的家族,家中小娘子去做妾侍都可以,何况是给齐王做正妃?很快就定下了婚期。

  婚期是盯在开春的仲春,春日里万福生发,正是万物繁衍生息的时候,将昏日定在春日,也是有新妇也能多多生育子嗣的意思在里头。

  儿女昏事向来由父亲做主,若是父亲不在那便是由族长或者是长兄做主。

  李桓俨然就是他们这一支的族长,贺霖这边选好了人选,李桓就负责派使者去行聘问之事。随便,他还把下面几个已经长到八、九岁上头的弟弟的婚事定了,选的莫不是清河崔氏范阳卢氏太原王氏荥阳郑氏这样的世家大族。

  这些家族历史传承悠远,但是手中并没有多少实权。军权是由李桓独大,而后是下面的鲜卑勋贵,汉人世家有清名,但军权却是没有半分。

  这样的岳家,其实没有多大的助力。

  同时李桓让弘农杨氏的子弟尚永安长公主。

  尚主一事向来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但不到王谢那种程度,实在是没有那个实力来拒绝公主,何况……尚主对于世家来说也是一次和皇家拉进关系的机会,没有几个人会拒绝。

  但是永安长公主不肯。

  昭阳殿里再次迎来了曾经的主人,但这一次一如上次,依然半点都不美好。

  汝南长公主见着脸色阴沉的长姐,连忙起身,“儿先告退了。”说罢汝南长公主转过身对永安长公主福了福身,连忙跑了。

  贺霖见着永安长公主眼下红肿的样子,很明显是哭过,有一个小黄门在大长秋耳边低低说了句什么,大长秋顿时一惊,看向汝南长公主的眼神都带着一抹诧异。

  大长秋带着些许焦急俯身在贺霖耳畔说了几句。

  这下,贺霖看向这个大姑子的眼神都微妙起来了,在来昭阳殿之前,永安长公主曾经去明光殿闹过。

  那会明光殿正在议事,李桓根本就没让妹妹进去,妹妹闹着要来见,就直接把人挡在那里,不肯她进去半分。

  于是是找不了皇帝的麻烦,就来找她的晦气了?

  贺霖只觉得额头的青筋直跳。

  “噗通!”永安长公主对着贺霖噗通一下跪下。

  公主们也给她行礼,但是不在大典礼上,还是行的自家的礼仪,福福身也就算了,像永安长公主那样一下子给她来个猛的,她还真的有些受不住!

  这一双膝盖也金贵着呢,跪天地跪父母,这回来跪她,贺霖简直快被大姑子给气吐血了!

  “起来,你这是在做甚么!”她立刻厉声喝道,眼风过去立刻有宫人上前将永安长公主半拖半抱搀扶起来。

  “阿嫂,我不想改嫁!”永安长公主被那些宫人强硬着扶起来,立刻哭道。

  贺霖听到她的话,简直不知道要拿她怎么办才好,“你别糊涂!你才多大?青春年少的年纪,你的日子还长的很,你想守寡那也要看看你阿兄答不答应,你一辈子就那么守掉了,吃亏不吃亏!”

  为元善守寡在贺霖看来半点都不值得,元善在的时候,在贺霖看来就是一个十足的渣男,莲生年纪小,他睡嫔妃,算是这会的常有事情,贺霖不计较,可是莲生才刚刚初潮没多久呢,就大了肚子,贺霖自己私下算算时间,几乎是莲生一来潮,他就来了。

  贺霖自己就是女人,她察觉的出来元善对莲生其实一点夫妻感情都没有的。

  既然如此,何必为了这么一个人把大好青春都赔上?

  “我让人查过了。”贺霖叹口气和永安长公主解释道,“你阿兄没让你乱改嫁,弘农杨氏从汉代传承至今已经有好几百年,称之为百年簪缨都不为过,那位郎君也是个相貌清俊作风儒雅之人。”

  在这点上,李桓到底还是没有坑亲生妹妹,选的世家是上好的士族,而且就是连人选都是才貌都有的好男儿。

  “你嫁过去不必担心,而且五娘你也一并带过去,不必担心骨肉分离。”贺霖说道,“五娘也慢慢长大了,有个好继父在一旁帮衬着,她将来也有益处。”

  在士族的氛围中长大,多少都会有些好处。

  世家藏书多,孩子长大了多读些书都是好的,世家藏书大多数从老祖宗时期就开始了,每一代人的积累到了如今都很吓人。

  世家的武器就是那些书本知识,多读些书,总是没错的。

  “呜……”永安长公主这会已经被宫人搀扶到那边的榻上,她听了贺霖的话,趴在凭几上痛哭。

  “我知道你放不开,可是你太年轻了。”贺霖从榻上起身,走到永安长公主身边,轻声劝道,“那么几十年,你难道真的要抱着回忆过日子?”

  “阿嫂……我……”永安长公主抬起头,泪眼婆娑。

  “你阿兄不会害你的,”贺霖道,“别担心。”

  难不成莲生还要抱着前朝皇后的名头一直活下去?莲生才那么年轻,放在普通人家里都没有父母让女儿守寡的道理,何况是天家?

  “他……我忘不了……”永安公主泪如雨下。

  “人生这么长,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呢?”贺霖让宫人取来热汤和帕子,她用帕子仔细的给永安长公主将脸上的泪痕给擦干净,“也许那位杨家的郎君也是个良人。”

  正说着话,那边的珠帘后响起孩童的尖叫声。

  永安长公主自己也是母亲,听到这稚嫩的声音她也忍不住看过去。

  “二皇子,二皇子!”乳母见着面前的小人儿摇摇摆摆的就往前冲,连忙低下腰来,随时做好冲上去抱住皇子的准备。

  奴奴才学会跑没多久,他乐颠颠的就往珠帘那边扑去。

  贺霖听见珠帘撞击的啪啦声响,而后就是一个锦衣的小团子从珠帘里扑了出来,噗的一下趴在地上。

  “奴奴?”贺霖看着小儿子四脚着地趴在那里,他也不知道哭,听见母亲的声音,他还抬起头来看着她,晶亮的口水从口角淌下。

  摔在地上了也不知道哭,然后他干脆一扭就在地衣打滚起来。

  “殿下!”乳母急急忙忙出来,见着贺霖就跪下来,“小人知罪!”

  “今日二皇子只是摔倒,明日又该如何?”贺霖淡淡道。

  乳母头低的更低不敢辩驳。

  “…………唔……”在地上蹭了老半天,奴奴也没见母亲来抱他,干脆就在地上耍赖打滚了。

  他咿咿呀呀的开始乱叫,一双小腿乱踢乱蹬。

  “把二皇子抱过来。”贺霖见着小儿子已经开始撒泼了,看了一会,终于还是让宫人将孩子抱过来。

  “奴奴很黏阿嫂。”有了奴奴出来打岔,永安长公主终于是不像方才那样伤心哭泣了。

  “孩子都这样,难道五娘就不黏你了?”贺霖乐得有个能够转移话题的,她把奴奴抱了过来。奴奴一把就扑进贺霖的怀里,抓住她胸前的衣襟一副要奶吃的样子。

  “没奶了。”贺霖不知道孩子都长到一岁多了还是不能彻底断奶,一双肉呼呼的小手抓在她的衣襟上,见着母亲半点都没有敞开衣襟喂奶的样子急躁的尖叫。

  “阿嫂这么早就给孩子断奶?”永安长公主这会已经将脸上整理干净,就是眼下还有些红肿,宫人们已经准备好了消肿的小药包,就在一边。

  贵人家的孩子普遍比较晚断奶,有些甚至到了五六岁还在吃奶的,贺霖原先对萨保看得也不严格,后来到了奴奴才想起来,到了一岁上头就不准他吃奶了,开始吃熬煮的稀烂的米粥。

  这让奴奴嚎哭了几天。

  “孩子断奶早点好。”贺霖见着小儿子已经毫不客气的自己伸手扯,结果扯没扯开,力气根本不够,顿时就皱起一张脸来。

  “奶……奶……”

  你当你妈是奶牛吗!

  贺霖听见小儿子皱着一张小脸哭还念念不忘吃奶,奶这个字说的腔正调圆。

  果然和他爹都一样!

  “阿嫂……”永安长公主坐在那里,她今天来本来就是为了不改嫁的事,前去闯明光殿也是冲动之下顾不上其他了,到了昭阳殿渐渐冷静下来,也明白这件事她没有半点置喙的余地。

  陛下要她嫁,她便只有下嫁给弘农杨氏的那个郎君,至于其他,便只是看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