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出行(1/2)

加入书签

  在并州安顿下来几日,将家中一切事务能快些打点好的都打点好之后,李诨就带着一群人去投靠步六孤氏。

  步六孤氏原本也只是‘阴’山六镇的镇将,但是天下大论,群雄并起,就是原先最让那些贵人瞧不起的镇兵也能凭借着自己一身本事在这里头捞取些好处。

  这种世道,年轻有力气的男人从来不少一口饭吃的。很快那边就接受了李诨一行人。因为步六孤氏的族长步六孤荣想着前往洛阳,在还活着的那些宗室里选一个听话的人来坐天子的位置,学一学那曹孟德,挟天子以令诸侯。

  这等的大计自然是需要有个听话的元氏宗室还有能够支撑的兵力。

  贺内干回来之后,去外头打了几头野猪,扛回来和几家分了,吩咐贺霖赶紧将这些鲜‘肉’制成‘肉’干储备着。

  贺霖忙的脚都停不住的。

  平常这些活计都有贺内干来帮着,但是这回他因为面临着又要去洛阳,忙着准备路上用的干粮还有马鞍等物,也是忙的停不下来。

  父‘女’两个内外都不停的忙,崔氏拿着那些布料做了几身衣裳。眼瞧着这夏日已经过来了,七月流火,天气已经转凉。并州的冬日不比怀朔镇好过,必须加紧时间做一家过冬的衣物,贺内干因为要去洛阳,所以他的是优先做的。

  崔氏只有一双手,她‘女’工再好,也不可能两三天里就将衣物赶出来。贺霖也只能把‘肉’全挂在那里风干之后,赶紧的把手洗干净马不停蹄的跑过来帮着崔氏做衣服。

  冬季的衣服是内外两层,中间空着是要填麻絮的,等到冬日过去了,再将不需要了的麻絮取出来。

  不过男人们大多心思都不在这个上面,衣服能穿就行,他们自己将麻絮填进去,说不准要‘弄’出个什么来,还不如一开始就全部搞完算了。反正从九月之后,就开始冷了,也能用的上。

  “听说小姑又重身了。”崔氏做了好一会的针线,终于是觉得眼睛酸涩,停下来和‘女’儿说道。

  “儿知道了,”贺霖缝着手里的衣袖部分,抬头恭谨说道。这个也是崔氏要求的,孩子从父母和长辈面前走过需要趋步而过。

  所谓趋者,便是踩着小碎步快速走过,以表示自己对长者的尊敬。

  这一点贺霖当初实在是别扭的无以言加,上一辈子是完全就没这规矩,在长辈面前礼貌就可以了。这辈子贺内干还有李诨压根也不讲究这个,他们的作风倒是不怎么拘束于礼节的,贺内干还曾经抱着她到处转呢。

  “如今你姑父要出‘门’在外,也不知道具体归期,到时候你记得去多看望一下姑母。”崔氏说道。

  她和小姑子要说和睦也当真并不是情同亲生姐妹,不过两人也从来没有赤面争吵过,最多也只是她初到贺家的时候,不甘心也未曾特意和贺昭‘交’往。毕竟原先她就不应该和鲜卑人有什么牵扯的。

  “唯唯。”贺霖点头道。姑姑怀孕,她能帮的还是会帮啦,不过……

  贺霖想到要是她的姑姑要生孩子了,这她还要帮着找接生‘妇’吧?

  崔氏说完这些话以后,转头看向窗外,院子里次奴一个人正跑出去到姑母家找佛狸玩。两三岁的小男孩正是多动好玩的时候,一刻都闲不住,甚至都可以玩累了就地躺着睡觉,睡醒了又爬起来接着闹。

  其实……贺霖还是很羡慕孩子的这种天真无忧无虑。

  贺内干置办路上要用的物资回来,迎头次奴就撞上他的‘腿’。说来也好笑,原本次奴也是要溜出去玩的,结果他顺手就抱住贺内干的‘腿’,仰起头就是软软的叫,“兄兄!”

  这会小男孩和小‘女’孩在声音上‘性’别的区别并不是十分明显,听着都是软糯糯的。

  贺内干如今两手都是满满的,也腾不出手来抱儿子,“次奴先放开,待会兄兄来陪你。”

  次奴依言放开,但是小短‘腿’噔噔的就往外走。

  贺内干两手提着的都是一些事物,这房子很好运的竟然有个小地窖,想来应该是之前的人家用来储藏过冬食物的地方。晋地气候比较干冷,如此行事倒也便宜。

  “兄兄,家家给你做好了一件衣裳,兄兄要试试合不合身么?”在贺内干面前,贺霖向来没有那么多的规矩,她将窗户一推就说道。

  崔氏抬眼看了一眼‘女’儿,但是这会贺霖正顾着和贺内干说话,没有看见。

  贺内干听说崔氏给他做了一件衣裳,顿时脸上都起了一层绯‘色’,他走进屋,将手里的东西放在那里,他嘿嘿笑着搓着手,望着崔氏直笑。

  “我看着有些料子并不好,便给你做了。”崔氏跪坐在那里,依旧平日的冷‘艳’模样。

  贺霖催下头,装作方才什么都没有说过。

  “只要是你做的就好。”贺内干说道。

  这个算是说的情话了吧?贺霖想着,反正这一对夫妻能处成现在已经非常不错了。

  贺内干去将双手洗涮干净,身上也整理了一下,将胡子刮干净。鲜卑人里有和汉人看起来没有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