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归来(1/2)

加入书签

  鲜卑人中,‘女’人倒是真的能够皇帝被皇太后毒杀了,要给皇帝报仇什么的,李诨就呆坐着一群兄弟投靠起义军奔洛阳去了。

  有不少‘女’人的丈夫便是和李诨打‘交’道的。

  “阿惠儿,你知道娶‘妇’是怎么回事么?”贺霖一边漂洗手里的‘尿’布,一边笑问道。“这么一点点大,还说要生娃娃……”她说着就要笑。

  “我见过家家和兄兄生娃娃。”李桓望着贺霖,他面目清秀,乌黑的眸子在阳光下越发的乌沉。

  贺霖差点就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她转过头去,不再看李桓,将手里的‘尿’布洗涤干净,她水拧掉,将衣物丢进篓子里,和李桓一起归家去。

  她先将李桓送到家里去,院子里一个年轻‘女’人正用斧头在劈砍柴木,贺霖见到那个‘女’人喊了一声“姑母。”

  贺昭一头褐‘色’的卷曲头发用布巾包在头顶,脸颊两边汗珠落下。她抬头,看向贺霖在那里,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娜古来了?姑母给你舀水来。”

  说着用围兜将双手擦了擦进屋子里去,过了一会出来,手里拿着一个木水瓢。

  贺霖咕咚咚的喝了一半,就把手里的水瓢给了李桓。李桓接过喝了个‘精’光,而后进屋去,他将肩上的篓子放下来的时候,突然嘶了一声。

  贺霖望见,过去一看,是手里扎进了刺。

  “你等等。”贺霖说道。

  “姑母,有针吗?阿惠儿手里被扎进木刺了。”贺霖对贺昭说道。

  “等等。”贺昭也忙的脚不沾地,家里没个男人,长子自然是帮着分担一些家务,下面还有小的在等着她。是在是分不出身来给孩子挑手上的刺。

  贺昭将针取来‘交’给侄‘女’,自己接着去劈柴了。

  两个小孩子就坐在土台阶上,贺霖手捏住李桓的手指,针线挑开皮,将‘肉’下的刺给拨出来。

  她睫‘毛’很长浓密乌黑,垂着眼扑扇着。贺霖和其他的草原‘女’人膀大腰粗不同,她和崔氏一样,长得小巧,就是在同龄‘女’孩中,她也显得纤细许多。

  李桓手指被她捏着,他就瞧着她看。

  正忙活着,外头一个身量高大粗壮的‘女’人用鲜卑语喊道,“阿惠儿的兄兄回来啦!”

  贺霖一听,手中的针尖将一枚细细的木刺给挑了出来。

  贺昭大喜过望,她站在那里,连忙放下手里的斧头,伸手将发丝给撩到耳后去,整理了一下。

  “阿惠儿,抱着弟弟跟家家来!”贺昭回过头对儿子说道。

  “嗯。”李桓应了一声,进屋里将一岁多的弟弟佛狸给抱出来。鲜卑语中佛狸是狐狸的意思,贺霖到现在还想不太明白,怎么当初给孩子起个狐狸名字。

  她也跟着一道去了。她兄兄还跟着李诨呢,估计也一道回来了。

  三个人抱着孩子往镇子中央的大道走,看到好多人骑着高头大马,腰间还佩带着环首刀,看着就叫人生畏。

  “娜古!”一声粗犷声音从其中一骑上传来,而后那上面的男人翻身下马,大步流星的就朝贺霖走去。

  那男人生的一头卷发,卷发被织成一条条的小辫子,他身材魁梧高大,走过来,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