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都尉(1/2)

加入书签

  李诨和步六孤荣一同入帐,李诨自然是有备而来,他为了这日不知道已经‘花’费了多少‘精’力,步六孤荣他没看错的话是个枭雄,枭雄想要什么,他自然是清楚。

  这一谈便是到了大半夜才出来,出来的时候,那些亲兵们对李诨的态度都和蔼了许多。

  回到帐篷里,看见贺内干和衣躺在那里,贺内干到了军中为了防止夜里有人袭营睡眠本身就浅,听到声响立即就醒了过来。

  “事成了?”贺内干起身问道。

  “就看以后了。”李诨说道。

  “你都和步六孤说了些甚么?”贺内干问道。

  “不过是教他学学曹孟德,拿着天子的名头为自己做事而已。”李诨说道。

  “曹孟德是谁?”贺内干有些不明所以。

  “好了,没甚。”说了整整一天,李诨不想再和贺内干解释曹孟德是谁。

  他随意将脚上的靴子脱掉和衣而睡,躺在褥子上脑子里想起和步六孤荣说过的那些话。

  “天下大‘乱’,天子羸弱,公何不迎回天子,以清君侧之名立旗?”

  打着为天子做事的旗帜,不管做甚么都是理直气壮,如果天子在手,攻打别方,腰杆都直了许多倍不止。至于清君侧清的是谁,呵呵,就看那位自己是怎么把握的了。

  “听闻你曾经在陆威旗下,我和陆威相比,孰优孰劣。”

  “陆威,八尺之躯,有武力,但天下并不是仅仅凭武力。有武力者,天下何其多,可是能成事者”

  李诨闭上了双眼,该说的都给那位已经说了,看样子也应当听进去了,今后如何,就看天意了。

  大清早,李诨手里拿着干粮正啃着,那边已经有军士前来。

  “大将军召你前去。”李诨放下手里的干粮,“请容我整理一下。”

  他从刘贵那里知道,那位将军也有喜欢第一眼看人仪容的习惯。他整理了一番仪容,跟着亲兵去了。

  连宽在一旁瞧着,等到人走了,到贺内干那边去,“乌头真的要发迹了?”

  贺内干将环首刀佩带好,“若真的发迹了,也少不了你我的。”

  大家抱团一起出来,为的也不过能够得个更好的路子,领头的得了好,自然也是要分其他的兄弟们一份,不然这人心就散了聚不起来了。

  “这也是。”连宽笑笑。

  帐子里的人对于外面来的这个美男子很是陌生,李诨面对众人打量的目光面上没有一丝慌‘乱’。

  这一次依然如同昨日一般,谈完事情后,步六孤荣坐在那里,背靠着身后的凭几,“你做我的都尉吧。”

  李诨生生压住心底里的狂喜,他面上平静,眼睛垂下来,抱拳对面前的人一礼,“卑职领命。”

  李诨为都尉的消息传出去,一时间在军士里引起了小小的轰动。在军中升职,大多数靠的就是军功。像升的这么快的,倒是不多。

  贺内干听闻消息,也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大惊小怪,面对前来打听的人,只是搪塞几句,便起身离开了。

  有眼红的拉住贺内干吐酸水,“瞧他那样子也不比你好,怎么就他得了赏识?”

  这话酸的都能把牙给酸倒了,贺内干要是真的当真了,就别‘混’了。

  “自己去喝些酒。”贺内干嘿嘿笑道,看上去憨厚的很。

  “我可是怕你吃亏。”

  贺内干依旧在笑,等到将人送走,他才伸手‘摸’了‘摸’头,话说他就长得那么像个冤大头?

  想起那些人的酸话,贺内干心里也暗暗好笑,天上不会无缘无故掉个蒸饼下来,李诨是怎么准备的他看得一清二楚。

  贺内干自认杀人或许还在行,但是像李诨这样为了一件事情‘精’心准备了如此之久,他也自认没有那么大的耐心。

  有哪方面的能耐,就能做哪方面的事。

  他是自认没有这份能耐。

  贺内干自己咕噜噜的喝了一口酒,站起来自己悠悠晃晃的走远了。

  **

  这一年里,李桓的个子一个劲的猛蹿,或许是那一份胡人血统,就算饮食不怎么宽裕,但是他就是在窜个子。

  幸运的是已经开‘春’了,原先萧瑟的林子里也多了几份的翠‘色’,躲在‘洞’里头过头的兔子等小动物也跑出来觅食,贺霖和李桓比不上那些捕猎好手,但是干着掏松鼠窝的活,也能挖出一些松鼠的储备粮出来。

  还有下河去‘摸’鱼,不过这会的水还冰凉的很,两脚下去冻到骨子里去了,不能呆久了,怕落下病根。

  不过一顿捞上来还不够贺霖和李桓两个人打牙祭的,贺霖也到了发育期,她感觉肚子就像个好大的无底‘洞’,不管吃多少肚子都没有什么感觉。

  她在岸边已经升起了一小堆火,那边李桓将上身的衣物脱个‘精’光,‘露’着膀子,袴卷着免得水将布料‘弄’湿,他们的衣物不多,可经不起折腾。

  李桓手里拿着一根削尖了的木棍,见着有鱼游过,立即一刺。

  忙活一顿下来几条鱼进了篓子,不过那些鱼都小,看着便是没有长多大,给两人塞牙缝都不怎么够。贺昭还在坐月子,给孩子喂‘奶’正需要营养,那些鱼也要优先给她吃。

  贺霖瞧着篓子里的那些鱼,有些丧气的叹了一口气,这里不像南方,水泽多鱼虾也多。‘肉’食吃的多的是羊猪之类,可惜她家牛羊根本就凑不齐。

  “要不你先带着这些归家去吧。”贺霖忍住掏出袖子里的匕首把这些鱼给剖开架在火上烤的冲动,“记着这些鱼一定要把肠子胆给掏出来,炖汤给阿姑喝。”

  产‘妇’下‘奶’就靠着那些汤汤水水,吃其他的都没多大效果。

  “明白了?”贺霖吞了一口唾沫,说道。她肚子好饿……

  “那你呢?”李桓看她。

  “我去林子里去看能不能抓几只兔子或者松鼠。”贺霖说道。

  她现在也学会怎么在林子里抓兔子逮松鼠,偶尔也见着‘毛’‘色’鲜亮的野‘鸡’跑过,奈何野‘鸡’‘精’的很,她弓箭‘射’不出多远,不然还能带更多的野味回去。

  “我陪着你去。”李桓说道,“你如今也不是几岁孩子了,上回那些人……我放不下心。”

  贺霖长到了十二岁,她自认还小,但是在周遭人看来已经是一个可以出嫁的‘女’孩子了。再加上在一众人里容貌出‘色’家中可以为她撑腰的兄兄又远行在外。很容易招惹来居心叵测的男人。

  “不至于……吧?”贺霖面‘色’有些古怪,她心底里觉得有些不太可能,但是年初的那回事又让她有些犹豫。

  “我带着匕首呢。”她说道,“要是真的哪个敢不轨,直接……”

  “若是成年男子,你带着匕首有个甚么用?”李桓蹙眉道,。

  “你快回去吧,趁着鱼还新鲜快些炖了,阿姑还等着你呢。”贺霖将放在一边的衣物拿起来给他穿上。

  “这么大的人了,也不知道个冷暖,”她低着头给他将衣带系上,“到时候受了凉,得了病受苦你就知道了!”

  “我要是知道冷暖了,你还会不会管我?”李桓突然出声问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