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阳(1/2)

加入书签

  贺霖不能告诉李桓实话,即使她认为这不过是‘女’‘性’发育的一个正常现象,问题是……对着个少年她真的没办法开口。

  贺霖只好自己忍下小腹的不适,背着篓子一路飞快的朝家里走。

  李桓不知道她为何突然甩开他,他抿紧了‘唇’,一声不吭的跟在她身后。

  走到家‘门’不远处,远远的传来马蹄和马的嘶鸣声。李桓立即停了脚步,他站在那里转头眉目里带着几分的警惕望过去。

  马并不是平民能够养的气的家畜,多用于军中,平民家里见的最多的就是骡子驴和牛了。在草原上李桓家也曾经有过马匹,但是迁徙出来之后,便没有了。

  前来的马并不是小马,反而是高头大马,见着应当是胡马,好几匹胡马上坐着梳着满头辫子的男人,这样的装束李桓当然不陌生,他现在也是满头的辫子。

  那男人驰马奔驰到他面前,拉住马缰,马打了几个响鼻,蹄下扬起一阵黄土。

  马背上的男人大笑,“怎么阿惠儿,认不得我了?”

  听到这话李桓一愣,他仰起头看着马上那个穿着铠甲的男人,突然双眼放出光亮来,“阿舅!”

  他欣喜的转过头去,“娜古,阿舅回来了!”

  贺霖正准备着赶快莫进‘门’去换衣裳,听到李桓那一声,她差点脚下一滑。

  她有些不可思议的回过头去,见到贺内干威风凛凛的骑在马上,身上着明光铠,笑得满心敞快。

  贺内干见着‘女’儿还在发愣,干脆从马上跳下,他拍了怕外甥的肩膀,手下少年的肩膀带着几分单薄。他看着外甥淡了几分稚气的脸点点头,“长大了。”

  李桓咧开嘴角笑了起来,他没有继续向那些同来的人里看,也没有问贺内干李诨来了没有。

  “快回去告诉你家家,收拾一下,我们到晋阳去!”

  这话传到贺霖耳朵里,有些反应不过来,要到晋阳去么?

  贺内干大步走到贺霖面前,仔细打量了一下‘女’儿,相比较他走的时候,‘女’儿长高了些许,眉目如同一朵含苞待放的芙蕖,于清‘波’中随风绽放。

  这长相随了崔氏,但隐隐约约有些超过崔氏。

  “好,好!”贺内干非常高兴,他向来不满自己这副太过明显的胡儿长相,觉得丑陋。‘女’儿如此容貌,甚好,甚好。

  “娜古也长大了。”

  “兄兄,你回来了!”贺霖欣喜说道,声音里都不自觉的带了一股欢快劲。

  “我去告诉家家!”说着贺霖自己就往家‘门’口里走,她在外面拍‘门’,“家家,家家开‘门’,兄兄回来了!”

  “怎么大白天的还把‘门’给关了?”贺内干不解问道。

  “阿舅不在之时,常有些心怀不轨的人上‘门’窥探,舅母没有办法,就白日里把‘门’给锁了。”李桓在一旁解释道。

  贺内干一听,脸‘色’当即坏了起来。

  崔氏貌美,在一群面目太过扁平或是高鼻深目黄发白肤的鲜卑‘女’人中很是醒目,自家夫君出‘门’在外,一些人见她美貌想着上‘门’勾搭的自然是不少……

  “阿惠儿可见到那些人了没有,我去剥了他们的皮!”贺内干怒道。

  “那些人死了一些了。”李桓像是想起什么,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轻笑。

  这时,‘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崔氏站在‘门’外,看着贺内干,“大清早的,你要剥掉谁的皮?”

  贺内干这边正‘阴’冷着脸‘色’和外甥商量着怎么杀人,后面就传来崔氏的声音。站在一边的贺霖见着贺内干变脸变得飞快,这头还是杀气腾腾,转过头便是一脸笑容。

  “我回来了。”

  次奴这会也跟着出来了,小孩子忘‘性’大,就算是亲生父亲一年多没有见着,也忘记了个七七八八。他有些畏畏缩缩的在母亲身边,看着那个高大胡人长相的男人,眉‘毛’眼睛都要皱成一块了。

  “次奴,兄兄回来了。”贺内干瞧见妻子‘腿’边的小男孩,伸出大手在男孩子头上‘揉’了‘揉’,把头发给‘揉’成一团糟。

  “稍微收拾一下,我们去晋阳。”

  “晋阳?”崔氏眉头微蹙。

  “乌头给步六孤氏效命,最近……”贺内干笑笑,“丞相在洛阳扶持原来的太原王世子登基为天子,乌头得他重用,也算是出头了。”

  “天子已经登基了么?”崔氏垂下眼似是想了一会。

  “兄兄,去晋阳有‘肉’吃么?”次奴突然‘插’*进来道。他眨巴眨巴着眼睛,很是期待的望着贺内干。

  贺内干哈哈大笑,他弯下腰将儿子抱起来抛在空中又接住。

  “有好多的‘肉’,次奴想吃多少就有多少,而且有好衣裳穿,有人服‘侍’!”

  趁着贺内干和崔氏说话,贺霖一路偷溜到家里面,翻出崔氏准备的带子给自己换上。她果然是没猜错,亲戚来光顾她了。她动作奇怪,生怕外头的几个人一下子进来。

  崔氏让贺内干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