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同乘(1/2)

加入书签

  在一众人将要入城‘门’之时,李桓抬头打量起晋阳这座对他来说非常陌生的城池。因为大军盘踞在晋阳,地位特殊,因此城‘门’处处皆可以看到着明光铠,手持长矛,腰后佩戴环首刀,杀气腾腾。

  守城的士兵也是比较杂,可以看见汉人,也可以看见契胡人,这么一派在墙头倒也是一处风景。

  贺霖这几日葵水终于结束了,原本萎靡下去的‘精’神也好了许多。她趴在车廉旁,见着崔氏在闭目养神,她用手指戳开车廉,看着车外。

  或许因为位置重要,晋阳此地有重兵把守,治安等都要比别地好上些,也稍微繁荣点。

  来往的胡人士兵更是让她有种错觉。

  “阿霖。”崔氏睁开眼,看见的便是‘女’儿正在戳开车廉朝外头看。儿子也满脸好奇的跟着姊姊朝外头瞟。

  “啊?”贺霖看得入神,没有注意到崔氏已经醒来,她应了一声,赶紧将车廉放下来。

  次奴正看一个胡人兵士身上的盔甲看得入神,姊姊这么一放手,车廉落下来挡住了视线,他也看不到了。

  崔氏看重那些礼节,贺霖就算心里在不以为然,也要当着她的面规规矩矩的。

  “怎么样,比并州热闹多了吧?”贺内干在马上问外甥。

  李桓点点头,“并州没有这么多人。”

  “再过一两条街,就是市,到时候阿舅带你去看看。”贺内干说道。

  市就是做买卖的地方,这个倒是从秦汉那里一脉相承,到了现在都没有变多少。

  一行人兜兜转转到了一处房舍,贺内干下马拍‘门’,里面走出几个奴仆模样的人点头哈腰将李桓骑的马牵了进去,贺昭此时不必下车,因为‘妇’人乘车一直到车进了‘门’才会下来。

  “阿惠儿,好好照顾你家家和阿弟,和你兄兄多学学。”贺内干看着外甥说了一句。

  虽然李诨有时候干一些他都看不过去的‘混’账事情,但是真论起本事,贺内干自觉不如。

  外甥也已经长大到了能娶‘妇’的年纪了,他这个阿舅要说帮忙也还不如多劝几句让这孩子多和他兄兄学学。

  “你兄兄还是有几分能耐的。”

  “儿知道了,阿舅。”李桓面上浅笑,那乖顺的模样似极了小儿。

  见着外甥如此模样,贺内干点了点头。

  **

  贺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车上不堪外面的风景,本来就容易昏昏‘欲’睡。她头都靠在车壁上了。

  “好了,到了。”外头传来贺内干的声音。

  不用车内的人动作,一个婢‘女’已经从外头将车廉卷了起来。

  贺霖扶着崔氏下车来,她打量着这座房屋。

  “你和孩子们就暂时住在这里。”贺内干对崔氏说道。

  “嗯。”崔氏抬眼看向这个院子,虽然比崔家的几进的宅院不上,但到底是整齐洁净。进了院子还种了些‘花’草。

  贺内干买了好几个粗使的奴仆在家中,“以后你也能享福一下了。”他走到崔氏的身边,面上有些不好意思。

  他在心里到底是有些过不去的,崔氏明明好好一个汉家士族娘子,平日只有被奴婢服‘侍’的份。到了他这儿,不说事事亲力亲为,但也吃了不少的苦头。

  “无事。”崔氏淡淡的说道。

  夫妻俩进了正屋,贺内干让人领着贺霖和次奴去房内沐浴换衣裳。这一路风尘仆仆,贺内干早就习惯了道。

  贺内干是买了几个奴婢在家里使唤,不管南北蓄婢成风,只要家里有个余钱都会买几个奴婢。

  而如今北朝战‘乱’连连,多的是过不下去的卖儿卖‘女’,买几个奴婢更是简便。

  “啊……”贺霖两辈子加起来,还是头一回被人服‘侍’,她都有些不习惯。

  “方才前头李郎君来了。”婢‘女’站在一边说道。

  她睡的还有些‘迷’糊,脑子里一团糨糊,坐在榻上‘迷’瞪瞪的有些没反应过来。过了会她起身,坐在那里手里拿着篦子篦通有些烦的长发之后,她才想起‘侍’‘女’说的那个人应该就是李桓了。

  今天才刚到晋阳,他难道不是应该在自己的新家里好好适应新环境么?怎么到她家里来来了?

  “他人呢?”她问道。

  “李郎君已经走了。”‘侍’‘女’答道。

  一路上的奔‘波’劳累使得崔氏也是在梳洗之后好好的休息了一场,因此到了晚上的夕食,都起来迟了。

  世家里自然是十分讲究规矩,可惜,这是鲜卑人家,虽然男主人自觉可以不鸣便罢一鸣冲天,奈何也是草原习‘性’,讲究个随‘性’。

  等到真的一家子全部睡了醒来,到正堂里用夕食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了挂上了星子。

  贺内干在军中两年,什么食不言寝不语,在他这里都是个屁。好不容易累死累活从军中回到家里,还得‘弄’个规矩套在头上束缚自己找罪受呢。

  崔氏一两年没在身边管着,一时间他又故态复萌。

  “来,娜古次奴多吃点!”贺内干盘‘腿’坐在那里,招呼道。

  崔氏瞥了他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