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花黄(2/2)

加入书签

打开来看,顿时愣住。里头的都是一些看起来‘挺’古朴的盒子,取出一个打开来瞧,是白‘色’的粉英。再换了一盒,里头是‘花’黄。

  鲜卑‘女’子的妆容,除去和现代一样的护理上粉之后,会在眼角和嘴角的位置贴上‘花’黄。

  贺霖抬头看李桓。

  李桓面上发热,他吸了下鼻子,“我今日去东西二市采买的时候,见着有卖这些的……就随便给你买了点。”他声音有些飘忽,眼神也是只敢盯着那边的一边茂盛一边稀落的树看,掌心里已经起了一层汗水。

  贺霖垂下头来,点点头,“嗯,谢谢……”她说道,“这些……我很中意。”

  她的年纪在这会已经到了嫁人生子的时候,但是家里不给她说亲事,她也就装鸵鸟,脑袋‘插’*进沙子里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她潜意识里也不去打扮,哪怕眼下家中情况好了许多,也从来不去打扮,依旧是两条辫子素面朝天。

  今天,李桓却给她送来了脂粉,这让她有些感触复杂。

  “你长得好看。”李桓红着脸,说话的时候更是罕见的别过头去,不让贺霖望见他此时的神情。

  但是贺霖一抬眼就能看到他红透了的耳朵。

  “听家家说,小娘子长大了都是需要打扮的。”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更是烧的厉害,“我看着‘挺’好,就买来送你。”

  他已经进了发育期,正在变声,嗓音嘶哑还未完全褪去稚嫩。

  贺霖听了之后,满心觉得这片心意实在是非常的可爱。

  她‘唇’边‘露’出笑来,“嗯,阿惠儿很有眼光,选的这些我都很喜欢。”

  少年欣喜的神情在面上‘荡’漾开来,他甚至忍不住伸手拉贺霖的手腕。

  “我也不知道你喜欢甚么样的,还怕你不会要呢!”

  贺霖笑了笑,送来了就是一份心意,礼物好坏倒是其次。

  李桓看着贺霖,觉得自己方才笑得那样欢喜,会不会让她觉得自己太过轻浮,然后把笑容收了收。

  “我听兄兄说,过几日你就要和姑父一起走了?”贺霖将话题拉开,问道。

  听到这话,李桓眼里的笑意敛起,他点点头,“是。”

  “甚么时候走?”贺霖问道,要是可以她想送送他。

  “不知道。”李桓摇摇头,“兄兄未曾告诉我,要在甚么时候动身,”眨了眨眼,“不过,那日走都是一样的。”

  “你在军中,要小心一些。自己懂得照顾自己。”贺霖说道,她对李诨根本就没有什么信心,两年前逃命路上,李诨箭镞都能对准自己的儿子,她不知道还能出什么事情来。

  “我知道了,”李桓笑起来。

  “记得别傻兮兮的冲第一个。”打仗的事情贺霖也是不怎么知道,但是上辈子看电视剧演的那样,古代战争就是两伙人拿着家伙骑着马对砍。

  她知道这不是真正的打仗方法,但她还是担心李桓少年心‘性’,凭着一口气就冲上去做了筏子。

  “噗。”听见她这句话,李桓轻笑一声,“排在哪里,自然就是哪里。前面不前面,我还不能做主。”

  “不过,我觉得我的命应该很大。”李桓望着她,面上笑意加深,“不会那么快就被人给杀掉的。”

  贺霖闻言眉头蹙起,李桓拿过她手里的包袱,拿出一只盒子来,打开将里头的黄‘花’小心翼翼的贴在她的眉间。

  “别皱眉,皱眉的话,就贴不上去了。”他道。

  贺霖这才反应过来,他手指上拈着一快‘花’黄抵着她的眉心,指尖的温度隔着薄薄的黄‘花’传到眉心。

  “我自己来。”贺霖慌慌张张的去按住抵在眉心的额黄,手指触碰到他的手。

  李桓故意动作缓了一缓,指尖摩挲她手上的肌肤。

  他‘唇’角勾出一抹弧度。

  兵贵在速,贺内干又要出‘门’,这次贺内干自信满满的告诉妻子,这一次对河北的战斗应该不会很长,很快他就又能回到家里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正让儿子看自己的铠甲。

  男孩子天生就喜欢这些打打杀杀的东西,这是天‘性’,没办法改的。

  “兄兄,你在军中,多多看顾一下阿惠儿吧。”这话在舌头上滚了无数回,贺霖到底还是说出来了。

  贺内干看向‘女’儿,才触及他的视线,就别过眼去。

  崔氏皱眉,“此事自然是应当。”

  “没错,你家家说得对。”贺内干笑道,“这不是应该的么?你这孩子说的怪话!”

  贺霖听后垂下头来,“是儿妄言了。”

  “无事,你和阿惠儿一起长大,你家家说过甚来着,‘关心则‘乱’’嘛!”贺内干笑呵呵道,“明日我就走了,你在家中好好照顾家家和阿弟,现在家里有了奴婢,不必累着自己。好好养养啊。”

  自家‘女’儿也是好颜‘色’,现在境况也好了,有些事情还是不用亲自动手。

  “儿知道。”贺霖应道。

  作者有话要说:等再大些,阿惠儿就真的不满足只是‘摸’‘摸’小手,一起骑马神马的,长成一匹狼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