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人耳(1/2)

加入书签

  “就住在羊圈里就好。”贺内干理所当然的答道。“她就是牛羊而已,牛羊不用住屋子帐篷。”

  此言一出,贺霖坐在那里,一时间话语卡在喉咙口,瞪大了双眼,话都说不出来。

  那个年轻‘女’子像是真的牛一样,低垂着头,一言不发。任凭别人来处置自己的命运。鲜卑人比起汉人来,尤其是怀朔镇等‘阴’山六镇的鲜卑人,受汉化的程度不高,一定程度上保有奴隶的痕迹。

  贺内干望着‘女’儿的反应,很是奇怪的道,“娜古,怎了?”

  “这‘女’子是从哪里来的。”崔氏不去看贺内干发问道。

  “是从洛阳那里得到的。”贺内干说道。

  崔氏垂下眼眸,浓密的长睫掩住了她的眸光,过了一会她开口问道,“你是哪里人?”

  那‘女’子听见问话,依然垂首不言。

  贺内干没想到这个新带回家的奴隶竟然对主人的问话不搭不理,随手就从腰间将马鞭‘抽’*出来,狠狠的‘抽’在她的身上。

  马鞭打在皮‘肉’上的声音沉闷而清晰,那‘女’子立即扑倒在地,背上赫然一道血痕,可是借着光仔细看一眼,就会发现她身上也没多少好的地方。

  贺霖吓得几乎要尖叫,她伸手捂住嘴。

  “好了!”崔氏高喝道,“这‘女’子既然这样不服管教,留在家中也没多大的用处。反而白白的还要费些米粮来养她。比卢到现在还未曾娶‘妇’,你何不做个顺水人情,将这‘女’子给他做家‘妇’?”

  崔氏面上似有不耐,出口说道。

  “可是家里没人服‘侍’你啊。”贺内干连忙说道,他从兄弟手里刨出这么个‘女’奴来,就是为了给家里干活的。

  “你看她,根本就没有半点奴婢的样子。”崔氏说着转过眼不去看倒在地上的‘女’子,“如此留在家中何用。瘦弱成这样,是能劈柴,还是能挑水?这脏污的,气息污浊,不堪忍受。”

  听着妻子的话,贺内干扭头仔细打量一下,果然是面庞消瘦,胳膊就剩下一把骨头了。这样子的确是不能干什么重活,而且全身脏兮兮的,妻子最是好洁了。

  “给比卢了!”贺内干说道,他讨好也似的对崔氏说,“你先看着,这里有好多好东西,都是洛阳皇宫的。我先将人送到比卢那里去。”

  说着,一扯手中的绳子,牵牛似的将地上‘女’子牵走了。

  贺霖过了好一会才从方才的震撼中醒过来。贺内干平日在妻‘女’儿子面前,都还是不错的,方才他打那个奴隶的样子,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一般。

  崔氏缓缓的呼出一口气,她闭上眼,似乎会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贺霖几乎都能看到她的身子在颤抖。

  贺霖此时也没有多大的心情去看贺内干从洛阳抢回的那一大堆财物了。

  此时,摇篮里的一岁多婴儿哇哇大哭起来。贺霖赶紧起身前去查看,崔氏趁着‘女’儿转身之际,抬起袖子擦拭掉眼角的泪珠。

  “家家,”贺霖抱起婴儿走到崔氏那边去,“次奴饿了。”

  “哦,把他给我吧。”崔氏神情一如平常,面上已经丝毫看不出来半点情绪‘波’动的痕迹。她抱过孩子,将衣襟解开哺‘乳’。

  贺霖偷偷望着崔氏好像没有什么事情来,她来看地上的那些东西,不得不说贺内干的眼光当真是很朴实的,基本上抢回来的都是一些金器,什么金酒壶金酒杯,她拿起一只鎏金高脚酒杯看了看,有几处是空空‘荡’‘荡’,很有规则的凹陷下去,贺霖想原来上面应该是有宝石的,上面原本镶有宝石的地方有被刀器挫划后的痕迹。估计被挖走了。

  她再去拨拉一阵,发现下面竟然还有衣物!

  拖出来一看,竟然是间‘色’裙!还有上襦之类的,手‘摸’上去,料子质地不错。估计是带回来给崔氏穿的。

  她继续挖掘,挖出了金簪金跳脱金簪珥一堆的首饰,做工‘精’致的叫人惊讶。这东西应该不是平常人家的,回想起贺内干临走时候的那句话,贺霖嘴角‘抽’了一下,难道都是从皇宫里扒拉来的?

  “家家。”贺霖把刨出来的衣物首饰给崔氏看。

  结果崔氏抱着儿子,看也不看,“都是一些乌合之众,有甚么好看的。”

  贺霖没奈何,将东西都放在那里了。

  比卢被贺内干送了一个‘妇’人做家‘妇’,立刻大大的高兴起来。鲜卑‘女’子‘性’情彪悍,丝毫不输于男子,说不愿意就不愿意。比卢立刻招呼着人学着当年贺内干娶崔氏那样,将婚礼办起来,大晚上的‘弄’来酒‘肉’,请来客人。

  鲜卑的婚俗保留了在汉人看来是野蛮习俗的掠‘女’,以及用牛羊作为聘礼,为妻家服役等等。不过这‘女’子既然是被抢夺而来,妻家自然是无从说起。

  按照旧俗,新‘妇’是要髡头,也就是剃去周围头发,保留头,”李桓犹豫了一下说道,“怀朔镇常年累月风沙连天的,茹茹又每逢秋冬就来抢夺,不是个好地方。”

  贺霖听着点头表示对李诨话语的赞同,每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