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厮杀(2/2)

加入书签

一人拎着一头跑到厨房那边去,要厨房的老‘妇’人给收拾了。

  贺霖将马牵进马厩里,才将头上的帷帽摘下,一名婢‘女’跌跌撞撞的跑出来,见到贺霖两眼一亮,“大娘子!娘子、娘子她吐了!”

  贺霖一呆,而后她想到了什么,该不是崔氏她又有了吧?

  **

  今日天气晴好,对于作战来说最适合不过,陆威已经排好了骑兵,就等步六孤荣自己带人来自投罗网。

  陆威端坐在马上,眼角里满满的都是志在必得的决心,他听说步六孤荣只带了七千骑兵前来而他手下号称百万大军,实际上三十几万人。比起步六孤荣那寥寥七千人,不由得他信心大增。

  扶持了天子如何?做了这丞相又如何?到头来还不是要丧命在他手下。

  “你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将绳子准备好,用来绑俘虏!”陆威高声喝道。他此言一出,下面的将领们也很给面子大笑起来。

  就是凭着这三十多万大军,对上那七千人也是绰绰有余,连身为主将的陆威都飘飘然觉得此战必胜无疑,因此这所谓的军阵摆起来都带着几分的懒洋洋和漫不经心。

  大军背向邺城,军阵排出了数十里之外。

  步六孤荣有备而来,但面对着三十万大军也不敢掉以轻心,哪怕陆威将战线拉的老长。

  “记住,要将这些人截断,让他们不能聚集在一起。”步六孤荣说道,

  前头名叫狗子的羌人,满脸凶煞,手持环首刀为前锋带着骑兵就朝前面拉的过长的军阵冲去。

  一时间战马嘶鸣,鲜血四溢,一开始步六孤荣定下的让士兵在袖子里藏的棍子派上了用场,用刀砍杀久了,刀刃就卷边,用起来难免不顺手。不多时,就有人从袖中掏出木棍抡起来就朝着敌方士兵一顿‘抽’。

  李桓驰马跟在李诨身边,李诨没有多少照顾身旁儿子的意思,他手中持环首刀砍杀冲在自己面前的骑兵,李桓手中环首刀砍的卷了刃就换木棍上,棍棍都是打在人头或是脖子上,丝毫不拖泥带水。

  棍棍朝着要害打去。

  正忙着砍杀的贺内干,回头望见外甥如此生猛,心里很是赞许,原先还以为外甥初上战场会有诸多不适应,如今看来倒是他多想了。

  长龙一样的队阵似是被刀刃生生给斩成了几段,使得首尾不能相顾。原本阵型排的如此之长已经是大忌,又被从中生生展开,使得军阵之中不能进退如一。

  李桓一棍敲在对方头上,鲜血碰了他满脸,腥热的血液和了汗水粘在身上,他却不能伸手去擦拭一下。

  “兄兄!”他见到李诨突然停下来,喊了一声,随后又狠厉的对冲到面前来的敌方骑兵一棍子敲下去。

  “喂,前面的那个人可还记得我么!”李诨哈哈一笑,大声喊道。

  面前那个从盔甲上看,似乎还是一个将领,那将领也是满脸的鲜血,满头细小的辫子散‘乱’着,“乌头,化作灰了我也认得你!”

  “那真是极好!要是认不出我了,那才是麻烦!”李诨笑道,战场之上,血雨翻飞,他神情自若的模样,好像现在并不是在厮杀,倒是一起在喝酒一样。

  “如何?还要和陆威‘混’下去么?”李诨笑问道,他此时面上也好看不到哪里去,血迹斑斑,当然那都是别人的血。

  “什么意思?”

  “汉人有话说的好,禽择良木,如今陆威已经是强弩之末,为何不为自己的前途想一想?我乌头自认没有多大的能耐,但是眼光还是有的。”

  李桓听到李诨的话,转过头来,耳畔厮杀声依旧,他听着李诨和对方那员似曾相识的敌将的对话,眉‘毛’挑起,黑眸里绽放出些许光彩来。

  他当年和贺霖听过战国策上那些故事,那些日子里听来也不过是当做听故事权当做消遣罢了,记在脑中的也不过是模模糊糊的影子。如今在他面前却是活生生的,心底格外兴奋。

  这一战的结果,实在是太出乎人意料,对战的并不只是陆威事先探得的七千人,以倍于自己十几倍的敌军,以奇兵打了个措手不及。待到事了,点算战俘的时候,数量之大让步六孤荣帐下的将领们个个咂舌。

  李诨正从军帐里出来,贺内干满脸喜意的大步走来,“乌头,这一回我可是太对得起你了!”

  “怎了?”李诨抬头问道,“你在丞相面前给我求个官了?”

  “哎——!你这一次阵前招降了几个,哪里还用的我去丞相面前求,光凭这个你的功劳就跑不掉。”说着贺内干压低了声音,“我把陆则给抓了,这老小子曾经可对你做过坏事,怎样?够义气吧?”

  “在哪里抓的?”李诨嘴角出现一抹诡异的笑容问道。

  “还能是哪里,邺城城郊。”贺内干道。

  李诨拍拍贺内干的肩膀,“这功劳你也躲不掉了。”

  贺内干笑了会,“不过这一次,阿惠儿倒是很好,杀人也不手软,好,好极!”

  “阿惠儿人呢?”李诨问道,李桓此时并不在他身边。

  “他毕竟年少,比不得我们这些人,我让他去洗洗睡会。”贺内干答道。

  一条河边,李桓赤*‘裸’着上身,踏入还带着些许冰凉的河水中,他弯下腰,双手掬起一捧水,水面上将他的面容映照的不甚清晰。‘波’光粼粼中,连带着他的倒影都有些扭曲起来,一捧水扑在面上,将已经干涸的血迹给清洗干净。

  水珠顺着他的面颊滴落下来,李桓看着水面中的倒影,水面上的那张脸轮廓隐隐约约有越发清晰的趋势,他展颜一笑,终于他要长的更大些了。

  等到回去,他就和兄兄说,将她娶进来。

  作者有话要说:好吧,阿惠儿以为贺霖喜欢更成熟些的

  男配不是小皇帝,素以乃们的黄瓜拿来,都输掉了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