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长大(1/2)

加入书签

  此次一战,俘获了陆威陆则兄弟,擒获了首领,接下来四处逃散的那些人也并不为惧了。陆威此人在河北行的就是烧杀抢掠的那一套,要说有什么安定下来的举动,除了不停的将当地的世家大族给轰出去,便是将沿途的村庄烧杀一空。端得是柔然人的作风,安定下来的收买人心等等,是一项都没有做过。

  不过因为如此不得人心,当地那些有实力的世家也乐得看到陆威被抓,只要现在的这个别来惹他们,胡人自己怎么闹,世家都不会管。

  李诨走到看管战俘的地方,此次俘获的俘虏众多,相当于一个兵士要看管几十个甚至上百的俘虏,他走到那里,看着许多人坐在地上,被缴了武器,面无神采的样子,他心里轻笑了下,然后转过身。‘棒’打落水狗固然痛快,他之前来是想看看这对兄弟如今的落魄,一报当年被羞辱之仇。

  但是,他看到这些俘虏的时候,突然又改变了主意。如今恐怕陆威兄弟也和这些俘虏一样,没了往日的威风不过行尸走‘肉’罢了,再怎么□他们也没了乐趣。

  李诨转身就走,走在军营之中,见着一名像是汉人文士的人从步六孤肇的营帐中出来。李诨和步六孤肇那边并没有太多的‘交’际,他才来步六孤荣这里不久,也和许多人‘交’际,但是毕竟有这么多人,也没可能面面俱到。

  不过……能够出入步六孤肇的营帐的汉人文士……他还是没有多大的影响。

  他这种自幼就生活在鲜卑人扎堆的人就算了,真正正统的汉人,尤其是世家是不会主动和胡人‘混’在一起,而且他们从心底也瞧不上胡人,更别提给胡人来往。

  李诨走上去,抱拳,“在下是军中都尉李诨,敢问先生是……”

  那名文士长得雪肤黑发,但是靠近了才发现眼瞳是湛蓝‘色’的,那么也应该不是汉人了。

  虽然长得不像汉人,但是这人面容俊美却是不能否定的,而且一口汉化说的非常流利,“在下慕容绍。见过都尉。”

  慕容氏!

  鲜卑并不是同一的部族,相反里头一开始是四分五裂,各个部族之间也是勾心斗角。慕容鲜卑曾经在燕地自称皇帝,还曾经出过倾国倾城的美男子。

  “可是燕国……”李诨并不是那些只晓得喝酒吃‘肉’的胡人,幼时他父亲不怎么管儿子,将儿子往鲜卑人里一丢就什么都不管的。不过也亏得他好学,从崔氏来了之后,各种途径也能知道一点。

  “正是。”慕容绍笑得有几分内敛,慕容鲜卑和拓跋部一样,汉化的比较深,甚至汉化程度要超过拓跋氏,在北燕之时,慕容氏用的便是汉人的那一套。

  到了如今看起来,要不是还残留的些许体征,看起来和汉人也没区别了。

  “如此。”

  “在下还有急事,先行一步。”慕容绍作揖道。

  李诨也作揖,“打扰先生多时。”

  慕容绍行走起来,衣摆没有一丝凌‘乱’,端得是好风度。

  李诨看着和那些汉人世家出来的郎君还真的没有区别了。

  他也转过身向自己的营帐走过去,营帐里堆了些东西,打败陆威之后,自然也要搜刮一下陆威这一路抢过来的金银珠宝,陆威宝物抢了不少,但是军粮却委实不多,或许觉得粮食不够吃了就去抢,也并不是太重视。

  搜刮的时候,参与其中的将领都是给自己留了点好处,对此步六孤荣也是只要不太过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

  他进了帐子,奇怪的发现李桓从那些珠宝里在找什么。

  那些珠宝带回来的时候,李诨也没细看,反正拿一份回去保证妻儿生活就好。

  “阿惠儿,你在找甚?”李诨问道。

  李桓从那些东西里掏出一卷竹简来,“兄兄”

  李诨看到李桓手里的竹简,有些意外,他还以为长子是看中了甚么珠宝,没曾想掏出个竹简来。

  “你在找这个?”李诨问道。

  李桓面上有淡淡的绯‘色’,他自然没可能好学到这个程度,也没想到会掏出个这个来,其实他本意是想能不能找到一些能够让贺霖喜欢的小饰物。他方才在外,和一些鲜卑军士聊天,男人的话题离不开‘女’人,很快鲜卑军士们便说起‘女’人们来,鲜卑胡契‘女’人的泼辣,汉人‘女’子的柔婉美,还有来自大秦的‘女’人格外诡异的外貌。

  一群男人说的格外眉飞‘色’舞,也格外兴奋。

  李桓对那些不同种族的‘女’人并没有多大兴趣,尤其高鼻深目的大秦‘女’人他在怀朔镇看了不少,鲜卑匈奴高车,都有这些白肤黄发的人,要多少有多少,实在是不稀罕。

  他问那些谈论的差不多已经眼冒绿光,好似看见妖娆多姿的美‘女’就在眼前的兵士们,送给‘女’子物品,最好是哪些?

  李桓除了贺霖之外,和其他‘女’子并没有过多的接触,自然不知晓‘女’子的喜好。

  “到了年纪想‘妇’人了!哈哈哈!”兵士们取消这个美少年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