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挫折(2/2)

加入书签


  这样……恐怕汉献帝就是他的前车之鉴了,若真是这样,死后无颜面去见列祖列宗。

  这会步六孤荣到了昭阳殿,按道理外臣不入后宫,但步六孤荣此刻权倾朝野,无人能掠他的锋芒,而且皇后还是他的嫡‘女’,他说要去,那也没人敢拦。

  “你呀加把劲。”步六孤荣看着面上带着几分娇纵气的‘女’儿,柔声劝道,“好怀个太子!”

  “知道了兄兄。”皇后手盘是一碟一碟的干果,她随意伸出手指拈起一颗葡萄干放入口中。

  “陛下对你怎样?我听说后宫并没有其他妃嫔,你也要加紧才是。”步六孤荣说道。北朝‘女’子善妒,尤其是贵族‘女’子,更是一个赛一个好妒。甚至本朝还有皇后限制皇帝接触妃嫔的事情。

  在如此大环境中,步六孤荣更是不觉后宫空虚有什么不对。

  “虽然后宫没有妃嫔,可是还有好多的宫人。”皇后叹息了一声,天子的确不册封其他的妃子,但是明光殿里还有不少妙龄的宫人,临幸之事偶有发生。

  “那又如何?”步六孤荣笑道,“你不喜欢,叫她们滚出去就是了。”

  “还是兄兄疼我。”皇后说道。

  “等你有了太子,兄兄就带着家家来洛阳陪你。”步六孤荣道。

  晚上,李诨入宫去了。

  贺内干不用进宫去,洛阳皇宫他早就去过了,还曾到处去抢东西呢。要说稀罕,还真的没有甚可稀罕的。

  他在洛阳的居所里自己开了个小酒宴,那些在怀朔镇上相识的兄弟都请来,舞姬也是现成的,酒‘肉’一上,舞姬们翩翩起舞,便是一片的乌烟瘴气。

  “来,阿惠儿,喝酒。”贺内干给身边的外甥倒了一盏酒,酒比行军路中的酒好多了,乃是‘乳’白的浊酒,酒‘色’也不发绿,喝来一口带着淡淡的甜,而不是酸。

  “阿惠儿,鲜卑儿郎就没有不能喝酒的!”连宽那边已经喝了一大罐的酒,舌头都险些撸不直嚷道。

  在座的人闻言都哈哈大笑,还有人起哄,“来,阿惠儿今天一定要多喝些!男子不会喝酒,说出去简直就是笑话!”

  这些人都是看着李桓长大的,说起话来也是格外不客气。

  李桓被灌了好几盏酒,他平日喝酒喝的不多,在并州穷的快啃树皮了,有些米粮都是小心翼翼的熬煮来给全家食用,哪里会用来酿酒?

  不多会,他面颊上两处酡红,黝黑的眼眸也是水光潋滟,格外的勾人心魄。

  “唔!”在又被灌了一罐酒之后,李桓忍不住扭头到一旁呕吐起来。

  “头几回喝酒都这样,”贺内干拍拍少年的背安抚道。

  李桓呕了几下,抬起头来,很快就有婢‘女’前来打扫干净,他双眸里水光盈盈,似乎只要一碰,水光就‘荡’起几圈涟漪。

  “阿舅,阿舅……”李桓连续喘了几口气,他面上红的厉害,伸手扯住贺内干的袍子。

  “怎么了阿惠儿?”贺内干正招呼着兄弟喝酒,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袍子被扯住回过头来问。

  “今日阿舅让个人教你些大人的事情。”贺内干笑得有几分不怀好意。

  “阿舅,阿舅我……”李桓平伏一下心情,“阿舅,我想娶……娜古……”说着他望着贺内干的神情像极了一只眼睛濡湿的狗崽,“我会对她好!”

  贺内干坐在那里,望着外甥看了又看,他突然伸手掏了掏耳朵,确定自己耳朵没有被堵住导致听错。

  他面上‘露’出一个意味悠长的笑容,“阿惠儿,娜古比你大。”

  “只是几个月而已。”李桓压低声音道。

  “你还小,你兄兄的前途不可限量。”贺内干笑笑,在外甥肩上拍了拍。小儿‘女’的情谊在贺内干眼里看来,就和玩闹一样,即使现在感情好,谁知道以后会变成个什么样子?而且李诨的前途,他瞧着是不可限量,冒然把‘女’儿给嫁出去了,到时候小子见多识广,嫌弃他家的娜古来要怎么办?

  “阿舅!”李桓愤怒的低低叫了一声,如同受伤的狼崽。

  “好了好了,喝酒喝酒,瞧,这些‘妇’人好不好看?看上哪个阿舅都送给你。”贺内干哄孩子一样哄李桓。

  说罢,他扭过头去喝酒吃‘肉’看舞,忙活的不得了,丝毫不去看外甥怨怒的眼神。

  等到酒宴完毕,李桓回房休息,他脚下有些虚浮,酒虽然不浓,但扛不住被灌了那么多酒,他摇摇晃晃走回自己的房间,噗通一声倒在榻上。他喘息着躺在那里,头疼‘欲’裂。

  房‘门’那里吱呀一声打开又合上,一股浓厚的让人不舒服的香风向他袭来。

  “郎君……”纯正的洛阳音如同霏霏的丝竹声钻进他的耳朵里,柔软的手从他面上滑过,直到他的衣襟里。

  他喘息一声,努力的睁开眼,看见对面‘女’子陌生的面孔。

  “奴婢奉命前来服‘侍’郎君。”那‘女’子见到他睁开眼,柔声说道。

  他喉结滚了一滚,闭上眼。

  ‘女’子伸手就去解开他袍子上的扭绊。

  “滚——!”李桓突然暴起大喝一声。

  ‘女’子吓得立刻滚倒在地,“郎君?”

  “滚!都给我滚!”李桓双眼凶狠猩红,脖颈上青筋暴起。

  待到室内只有他一个人之后,他双手抱住头,倒在榻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