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烦恼(1/2)

加入书签

  晋州到底不比洛阳,甚至连东边的青齐也比不上,来往贸易也不发达,比起这两个地方,倒是真的有些落后。

  秋去冬来,晋州的冬日寒风凛凛,吹在人的身上,如刀冬风恨不得刮下来一层‘肉’。

  这样的冬日贺霖曾经是怕的死去活来,唯恐自己没有一条小命渡过这个冬季。但是如今却不同往常了,外头是寒风夹杂着雪粒子撒盐一般的落,室内却暖意融融,甚至贺霖的额头上都出了一层细汗。

  她正在产房外头等崔氏的消息,崔氏在寒冬腊月里动了胎气要生了,亏得现在贺内干已经‘混’出个头,家里冬日里可以不计炭火取暖,不然就真的悬了。

  贺霖跪坐在‘门’口的屏风后面,屏风是素屏,简简单单的,上面贴着几张纸条,朴素的厉害。就这样还是要比以前好上半点都不止了。

  她低头看看手上,不得不说荣华富贵真的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魔力,明明也没太娇养什么,每日每餐必有‘肉’食,不必做粗活,一年下来,原先那些老茧等物渐渐不见,人也开始水灵起来,以前她因为常在冬日里做活,一到冬日一双手满是青紫红肿的冻疮,现在拿着暖炉暖着,冻疮也没有发作的趋势。

  即使她还没有见到真正的荣华富贵,可是权势这东西带来的好处已经是能够亲身感受到的了。

  “如何?”她见到一名仆‘妇’从产房内出来问道。

  仆‘妇’听到贺霖发问,连忙弯下腰,“娘子一切安好。”

  生孩子是个体力活,贺霖记着当年崔氏生次奴的时候便用了差不多一天。算算时间,还早着呢。

  贺霖点了点头,“良医如何?可曾送去羊‘肉’汤等物?”

  北方不太爱吃猪‘肉’,主要食用的‘肉’类是羊,冬日食用羊‘肉’汤驱寒最好了,请来的那位医者这几日都要守在崔氏产房旁,以防万一,既然要人家做这个伙计,待遇好些也是当然的。

  “回大娘子,已经送过了。”仆‘妇’回道。

  “嗯。”贺霖让仆‘妇’去忙。

  她手边没有什么书卷可以供她打发时间,虽然有些冷血,但她是觉得真无聊。这会着急也没有用,再着急她也没有办法替崔氏把孩子生了。

  贺霖靠着手边的凭几,突然外面传来人声。

  外头两个仆‘妇’是这么说,贺霖到底也不是正经的土著,处在贺昭的位置上想想简直不能再心塞,给别的‘女’人养孩子什么的,太不人道了。

  “好了,待会留在这里用夕食好不好?”贺霖低下头问佛狸,佛狸算的上是贺霖看大的,除去父母,最亲的就是这位从姊了,如今他正为家家难过,看到从姊就想找寻些安慰,听到这么说也点了点头。

  “你们啊。”贺霖伸手就在两个孩子脑‘门’一个戳了一记,都六七岁了,开‘蒙’读书好久,还要她来‘操’心。

  “阿姊,家家甚么时候生弟弟?”从贺霖‘胸’口处抬起脑袋来问道。

  “怎么会觉得是个阿弟呢?”贺霖觉得自家弟弟这句话莫名有些好笑。

  “阿弟才好呢,”次奴摇头晃脑,“听说佛狸的妹妹莲生烦死了,老是爱哭。才不要妹妹呢,弟弟多好啊,我以后能带着他一起骑马‘射’箭,好玩多啦!”

  原来是觉得多个弟弟就多个玩伴,对于自家幼弟的思维,贺霖已经觉得不要报太大的希望。

  “待会你们穿的厚些回房里去,这里不是你们小孩子该呆的地方。”她守着崔氏生孩子那是责任所在,贺内干忙着和李诨一起做事,她当然要来守着,可是两个小子就不要来凑热闹了。

  “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