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琵琶(1/2)

加入书签

  贺内干又得一子,先在自己家里乐呵,等到孩子满了三月给起小名的时候,贺内干大手一挥就给了小儿子“黑‘臀’”这么一个小名。

  那会贺霖正在崔氏房中,帮忙带孩子。没有出嫁的长‘女’不管南北,身上的担子都是比较重,帮着带孩子,家里的一些事物都是要她来处理的。

  小婴孩正被‘乳’母放在小榻上,三个月大的孩子已经不是头两个月的吃了就睡,吃饱了打了个小哈欠,贺霖在一旁用手指戳戳他‘肥’嘟嘟的脸颊。

  听到那边贺内干喜滋滋的和崔氏说起小儿子的小名,她差点没笑喷出来。

  不过她想了想发现这名好像很耳熟。

  “黑‘臀’?”崔氏坐在榻上,此时的她已经带着些许微笑,和贺内干说话,“可是晋平公?”

  “我翻了不少书,觉得这个叫黑‘臀’的人可厉害了。”贺内干对着崔氏,说话里都带着笑音,平常他在外头都是‘老子就是没读过书你咬我啊’的土霸王嘴脸,到了崔氏面前唯恐自己‘露’出半点不好的样子来。

  崔氏听后一笑,即使年近三十,早年又跟着贺内干吃过许多苦,容貌已经不如当年那般姣美,不过一颦一笑却是多了时光沉淀下来的韵味。

  “这个名倒也不错。”小孩的‘乳’名讲究越不好听越贱越好,起的难听保佑孩子不被魑魅魍魉盯上能够平安长大。

  “嘿嘿,我说吧,也不枉我翻了那么久的书卷了。”贺内干笑道,这会的书是一卷卷的没有页数之说,一卷卷分开来,找起来需要许多‘精’力和耐心。

  崔氏听后笑笑,“次奴也该有个正经名了。”

  孩子六岁之前都是叫小名,到了六岁之后就该有了正经的名。

  “次奴也到年纪了。”贺内干点点头,说着他面上也有感叹,“这日子一下子就过去了,就是娜古,我还记得她刚刚生下来我抱着的时候才这么一点大,”说着他用手比划了一下,“如今都能帮着你管家了。”

  贺内干知道‘女’儿就在那边,不提嫁人二字,眼下‘女’子多是大胆活泼的,知晓自己要嫁人‘春’*心‘荡’漾,和哪个不知名的臭小子看对眼了,惹出什么事来那还了得?如今这种事情只多不少,就是汉人的世家里还有和自己堂兄看对眼闹出丑闻来的。

  贺霖跪坐在小榻旁,竖起耳朵也没有听到要自己嫁人的事情,心里顿时轻松下来了。

  自己这年纪放在鲜卑人里头,说不定都能是几个孩子的娘了!她见过十二岁氐族‘女’孩结婚生子的。十二岁的‘女’孩子才刚刚发育吧?生育的事情对身体恐怕只坏不好。就连生下来的孩子身体素质都不怎么好。

  简直是揪心。

  “嗯。”崔氏想起什么,“前段时间我身体不适,是阿霖替我招待的那些娘子……”像是想起什么,崔氏笑着摇了摇头。

  刺史乃是一州之长,贺内干是刺史得力部将,两家又是亲戚,逢年过节来的人只多不少。

  “怎了?”贺内干有些紧张,他的出身他知道,不过就是原来六镇的一个骑兵,这等出身大有人看不起,要是来个没眼‘色’的也不是不可能?

  “阿霖做的不错。”崔氏道,只是来的那些人里头大多也是其他在刺史手下部将的家眷,要说出身好的当真没几个,都是骤然富贵,也不怎么懂的礼仪,底蕴也就那样,除去衣裳要比以前好上许多以外,言行举止难免就有些带着一股的说不出的乡野味道。

  恰好崔氏是最看不上这种,有‘女’儿前去倒是省了她的事了。

  “那就好。”贺内干平平气,放下只要崔氏说有人敢给她母‘女’难看,他就回去给那家男人好看的心。

  “你的‘性’子也要收一收。”崔氏生产之后丰腴了些许,她一手撑在凭几上,神态有几分慵懒,“到底是不比以前了,你也该多读读书,将‘性’情养一养,多知道些前人事,有利无害。”

  “好好好,”贺内干连连点头,“若是有空,我一定去读。”

  贺霖听到这话险些没笑出声来,贺内干认得的字比次奴也好不到哪里去。这话听着就是来敷衍的。

  “对了,娜古呢?”说到要读书,贺内干把话题给转了过去。

  贺霖起身出来,在贺内干面前拜下,“兄兄。”

  贺内干瞧着她拜下行礼老大不适应,浑身都不舒服,“起来起来,又不是前几个月冬至祭祖,拜甚呢。”

  “礼不可废。”崔氏叹了一口气。

  “哎呀,自己家里干啥要讲究那些弯弯道道。”贺内干满脸难受,在外头他就不太喜欢文人的那一套一个意思要几句话才能说明白。回到家里还要面对这拜来拜去的,当真他受不了。

  “我们家又不是那些文人,这些尽是些虚的。”贺内干说道。

  贺霖也不爱这种拜来拜去的,听到贺内干这么说,赶紧的就起来做到父母下首位置。

  崔氏听到贺内干这么说也没有生气,反正改变一个蛮夷,尤其还是乍然富贵的,也没那么容易,得慢慢来。

  “再过一月等开‘春’了,乌头那里会又请我们去观赏风景,赴个宴。到时候你带着孩子们去。乌头虽然说是刺史了,但也是自家的亲戚,不必太过拘束了。”

  崔氏点点头。

  贺霖听了有些感叹于北方回暖的时间之长,孟‘春’南方都已经是草长莺飞了,他们这里还是冷的厉害,连积雪都还顽强的留在那里半点不动。

  冷的厉害不能出‘门’,贺霖除去除夕家中大肆驱傩跟着蹦蹦跳跳到处走了一下之外,其他时间都是在自己房中靠看书来打发时间,委实过的有几分无聊。

  “娜古也要出去多认识一下其他家的小娘子,小娘子也是要成群结队一起骑马才好玩。”贺内干说道。

  贺霖立刻就脸僵了,她这个年纪的小娘子,怕是大多数都嫁人了。她估计只能‘混’在一群结婚了的小娘子里头。

  那种想想好似也‘挺’……糟心?

  一月时间说过就过,开‘春’之初,便是驰马于山中的好时候,因为‘春’寒料峭,还冷的很,贺霖就没有去参加狩猎。

  不缺‘肉’吃,狩猎也就纯粹变成了一个娱乐项目,想去了就骑马溜溜,不想去了也就呆在家里懒洋洋晒太阳自得其乐。

  不过很快晋州刺史那里向有脸面的人家发帖子,请去府邸中赏景游玩。

  贺霖家里是刺史的亲戚,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少了他们,于是也收到一封。

  崔氏收到帖子之后,只是吩咐‘女’儿那日照常打扮便好,反正不过是去亲戚家里逛‘门’子罢了。

  不过贺霖去了才知道,事情好像也没那么简单。

  她是被贺昭身边的大‘侍’‘女’给亲自引进府中的,凡是讲究一点的屋舍府邸都分外堂和内堂,内堂是主母接待客人的地方,贺霖陪着崔氏上了内堂之时,发现堂上坐着很多汉人装扮的娘子和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