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得知(1/2)

加入书签

  贺霖从城郊处救回来的那人终于是醒转了过来,请来的那位疾医倒也看得出来那位郎君是被蛰的,‘春’季郊外多有‘花’草,蛇虫出没也较为频繁,就是不知道郎君是不是捅了马蜂窝,人和马都被蛰的惨不忍睹。

  别看这蜂子个头小,但是蛰起人来可是十足的毒。好大一个包够肿几日的了,疾医还见过被马蜂给活活蛰死的。

  贺内干瞧着好歹是自家大娘救回来的,要是死在自己家那可真的是大发了,请来的几个疾医都是有几分本事的。

  几日下来,这人的‘性’命是保住了,不过这脸嘛……还是肿着,病人身上的毒也不知道完全拔除了没有,能小心那就小心吧,开的‘药’方和制成的‘药’膏都是以温和为主。

  温和自然有温和的好处,不易伤身,但也有最大的坏处,‘药’效慢。

  慕容景这可受了大罪了。

  一张脸肿着,再加上内服外用的‘药’一上,原本俊美勾人的面庞愣是肿的不能见人,甚至说话吞咽都颇有些困难,躺在榻上日常起居都需要人来照顾,就算想要说出自己的家‘门’也没办法。他连手都抬不起来,更别说写字了。

  这家主人倒是前来探望过,是一个白肤褐发的鲜卑将领,那将领长得五大十粗,看着就是一股子的粗犷气,汉话说的生硬,而且开口就是不客气。

  “你个瓜娃子出去也不带家奴,当真是好大的胆子!”那人一开口嗓音大的很,十足的武夫,什么客套礼仪也不会讲的。要不是看他还躺在榻上,说不定还能揪起来摇上两下好清醒一下脑子。

  慕容景祖上乃是燕地那一支慕容鲜卑,虽然说是鲜卑人,但是从祖上开始便实行汉化,到了如今汉化的颇深,甚至祖上是黄发白肤的长相,到了他这一代,除去轮廓较深之外,也是黑发黑眼,和汉人没区别。

  因此和这家主人对着,慕容景觉得十分痛苦,偏偏脸肿着说话都带着几分艰难,发出的音也是嘶哑难听,没几个人能听明白。

  于是也只能干受着了。

  贺内干将慕容景收拾一番心情颇觉得愉快,他是从六镇里出来的,六镇里看得便是拳头和骑‘射’,那男子看上去年轻颇轻,看起来和小‘鸡’仔似的,如此还敢不带人出来,委实欠教训,要不是遇上他家娜古好心,恐怕死在郊外都会被人剥个‘精’光被野兽叼走吃呢。

  这么一想贺内干越发觉得自己‘女’儿就是那些光头僧人口里头说的所谓菩萨,要是换了他,他可没有那份闲情来管旁人。

  走到屋内,见着贺霖正坐在屋里的榻上。

  “兄兄。”贺霖见到贺内干,从坐榻上下来,足上穿着白袜。

  “哦,今日你怎来了?”贺内干笑道。他这书房,说是书房,其实也就是个摆设,里面堆放的书籍他也不怎么看,倒是贺霖时不时的就来拿几卷书。

  “儿做了新的袍子,兄兄要试试么?”贺霖笑道。

  她很早就会缝纫,到了如今学着做衣裳,而且做着做着也觉得‘挺’有趣的。

  “哦?”贺内干一听顿时就来了兴趣,他就这么一个‘女’儿,养的这么大,不会不疼,听说亲手给他做了衣裳,也是很高兴。

  贺霖将做好的袍子拿过来,让‘侍’‘女’拿去给贺内干穿上。贺霖之前小心量了贺内干的尺寸,稍微放宽点来做,穿上去,果然十分合身。

  “兄兄。”贺霖上前给他整理衣襟,无意的问,“那人怎么样了啊?”

  贺霖那日只把人给抬了回来,之后的那人如何她就不知道了,崔氏也提的很少,而她也不可能贸贸然的跑去看一个陌生男子。

  “你做了袍子给兄兄,就是为了这件事情?”贺内干故意虎了天,沉声问。

  “怎么会!”贺霖有些哭笑不得,“只是人是儿带回来,于情于理总的问几声。”

  “傻孩子,告诉你”贺内干展开双臂让‘女’儿给他整理袖子,“真要问呢,那就得让那个人知道,做了甚么好事自己掖着藏着不让人知道,那是痴儿!这人喃,大多数对别人做的好事是没兴趣的,可是哪家出了个甚么坏事,不用自家人去说,半夜里都能传的满条街都知道。”

  “啊?”贺霖呆住,抬头看着贺内干,面上惊诧。

  “也不知道你家家给你说这个没有,不过你也一年大过一年,兄兄也不知道能够留你多久,能早知道总比晚知道强。”

  贺内干心里琢磨,他是有心把‘女’儿留一留,这小娘子在家里留到像贺霖这般大的,委实不多,大多都是十一二岁就被嫁出去了。他也不知道哪天能给她找个夫家。

  “这个做事呢,尤其是对别人的,好事一定要让他知道,当然坏事要藏严实咯。”贺内干看着‘女’儿乌黑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