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危机(1/2)

加入书签

  慕容景经过一个月的调养,终于脸上的肿好的差不多,只是每当自己揽镜自照,还是觉得自己那面庞要比平常还肿胀些。

  自己在这处人家里半个月来,家里的奴婢倒是没寻来。他此次从晋阳到晋州,并没有和叔父明说,带上几个家奴留下一封书信就来了。

  他自幼父母早亡,乃是叔父抚养长大的。叔父慕容绍常常有事,顾不上侄子,于是就被慕容景给钻了个空子。

  少年人总是不喜欢老是呆在一个地方,天大地大,驰马自在骋游才是心之所向。

  慕容景到晋州几月,看此处也不错,干脆就多呆了一会,到了‘春’日去看看风景,谁知道人要是背运起来喝凉水都塞牙,也不知道哪个蠢货竟然给惹了一堆的马蜂,这下他也都遭了灾。

  为了避免被叔父一路循迹抓回去,慕容景这次带出来的家仆都少,这人少力量少,在这举目无亲的晋州,那些家仆就算想要找人都没那么容易的事。

  慕容景能下榻走动开始,便想着赶紧的告辞归家去,这家里的人于他有恩不假,但此家郎主的作风却不是他能够忍受的了。慕容家祖上也是鲜卑人,到了如今汉化的已经看不出鲜卑人的影子了,把慕容绍和慕容景叔侄换身宽衣博带的衣裳,手里拿只塵尾,在南朝士人里一站都看不出来任何区别。

  不过贺内干可没有那么多时间来见他,晋州不比晋阳,不过刺史那里还是有许多的事务等着处理,贺内干做不了文吏的活,但他善于武艺,打过好几次仗,他能做的,文吏也做不了。

  于是白日里贺内干也是不常在家的,慕容景想要去告辞都没人。

  慕容景终于是坐不住了,自己在晋阳也有住处,何必寄人篱下?实在不行,就做了这么一次失礼之人向这家娘子拜别。

  反正在鲜卑人眼里,‘女’子也是能主家事,做的了主的。

  崔氏听闻那位慕容郎君前来要见自己,便令‘侍’‘女’将竹帘放下,自己坐在帘子后和那位郎君说话。

  崔氏在见外男的时候,难免带上之前在崔家里的习惯。内堂上不仅设有竹帘,竹帘之前还有屏风,遮挡的严严实实。除非那位外男有穿墙视物的能力,不然别说主母娘子的面容,就是一片衣角都别想见着。

  此处原本是一处世家宅邸,在内堂之上还设只有柱子和什么男‘女’大防?贺霖早年背着篓子到外面干活简直不要太多,到这会贺内干也不将那套礼仪当回事,崔氏再想用力,也有限。

  “某无状,幸得郎君和娘子搭救。”慕容景作揖说道。其实他也曾听这家里的奴婢说起,救自己回来的并不是娘子和郎主,而是这家的大娘子,此时的小娘子们若是家境允许,常常也骑马出行在外的,不过只是比郎君们不能到远处去游玩。

  不过知道归知道,话里还是要谢过大娘子的父母。

  方才的那个,该不就是大娘子吧?

  “此事郎君不必很放在心上,”崔氏的声音从一重素屏一重竹帘穿过来,带着些许模糊。“今日郎君前来,想必已经大好。”

  “是,某打搅主人多时,实在是心有不安。”慕容景说道。

  崔氏当然无意留人,说了几句话,也就让慕容景告辞了。

  慕容景来的时候就没有带上甚么来,他那匹马还被马蜂给蛰的发了疯。

  慕容景从侧‘门’出去,大‘门’平日里等闲并不会开,倒也不是瞧不起他的意思。他送来时还是从后‘门’拉进去的。

  一出侧‘门’,远处传来一阵嗒嗒的马蹄声响,马蹄落在石板上声音格外清楚。

  慕容景下意识的转过身一看,发现前面有一匹马正向这里驰来。

  李桓见着贺内干家‘门’口刚出来一个人,远远瞧着面目年轻,他对从贺内干家出入的年前男子格外有警惕心,双‘腿’一夹马腹,立即冲了过去。

  这可苦了后面跟着的家奴们,原先那一段跑下来已经是个个气喘如牛汗落如雨,如今郎君一下子就驰马而去,那些家奴当真连哭的心都有了。

  李桓一路快马到那人跟前,一把勒住缰绳,马嘶鸣一声,前蹄抬起。

  慕容景面对骏马高高扬起的蹄子,面不改‘色’。那马是高头大马,一看便知道不是一般人家能够用得上的。

  待到马前蹄落地安静下来,慕容景望见一个面容可以称得上姣美的少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