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酸酪(1/2)

加入书签

  皇后眼看着就要生产,至于是哪一日生产,太医署里的那些奉御们也不知道。‘妇’人生产几乎全凭天意,太医署只能尽人事。

  天子提前派出使者前往晋阳,向丞相告知皇后生下太子一事。皇后的长子生下来固然是一件大事,但也并不是一生下来就是太子,也得这嫡出皇子平平安安的长到四五岁,看着是个身体健壮平安长大的样子,才会择良辰吉日举行大典册封太子。

  不过皇后乃是步六孤荣之‘女’,步六孤荣如今权倾朝野,朝堂里一半以上的臣子都是从他麾下出来的,天子也要听他的话。他说这个孩子是太子,那么就是太子了,至于旁的,天子也是做不了主。

  元悟坐在明光殿内的御座上,明光殿幽深且光线晦暗,外头不管天气多好,阳光多灿烂,宫殿内总是一种逃不开的‘阴’冷。

  宫殿内几处铜灯树都点满了,偶有宫人前来手持铜壶向铜灯树中小心翼翼的添加油脂。

  ‘陛下,擒贼先擒王啊’‘侍’中杨言之的话语在元悟脑海里回响。

  元悟坐在御座上,手放在身边的凭几上,宽袖中的手指不自觉的轻颤。他原本就不是甚么大胆的人,甚至也在当年的变‘乱’中被骇破了胆,步六孤荣当初选他继位,也有看中他这个‘性’子的意思。可是人在这个皇位上做了一两年,哪里会甘心只是做一个傀儡?元悟也想和孝文皇帝一样,开拓一番事业,而不是日日坐在这位置上,内受皇后制约外受步六孤氏的气。

  元悟垂下眼来,他强行压抑住内心的害怕和颤抖,从御座上下来。

  宫室之内过于‘阴’沉让人觉得心头被一块石头压着喘不过气来,他突然从御座上起身,大步在光洁的木质地板上走过。外头日头正好,带着初夏的热度。

  元悟原地站着,正深深吸气以平伏心中泛起的骇‘浪’,这一步走出去了,就没有任何的回头路了。

  一名内‘侍’面‘色’慌张的一路趋步而来。

  “陛下,殿下腹痛难忍,奉御说怕是真的要生了。”内‘侍’弯下腰来道。在宫中能被称得上殿下的,只有皇后和太子。

  原先‘妇’人科的御医们就算出皇后的产期可能是这几日,果然是发动了。

  “让太医署的人前去。”元悟说道。他对步六孤皇后并无多少感情,哪怕皇后青‘春’貌美,可是再貌美也挡不住她诸多任‘性’和管制。

  若是事成,步六孤氏的这个皇后之位也保不住了,所谓的太子也无从说起。

  内‘侍’领命而去,元悟自己返回内殿中,手持一卷书卷看了一个时辰,才施施然放让宫人服‘侍’更衣,前往昭阳殿。

  昭阳殿如今内外忙‘乱’成一团,男‘女’有别,御医们不能随意入内查看皇后如何,只能在产房外待命。

  而宫人们进进出出,偶有‘妇’人生产痛极发出的呼声从内里传出。

  阿单氏此刻在产房内指导‘女’儿生产,宫中当然备有上好的接生‘妇’,不过阿单氏到底是担心‘女’儿,觉得还是自己那套管用。

  正忙着招呼阵痛中的‘女’儿,听闻天子来了,阿单氏忙的‘抽’不开身,只得让宫人出去解释自己眼下实在是走不开。

  元悟怎么会在此刻责怪阿单氏,他慰问几句,便自己坐在外面。

  他幸过的‘女’子并不仅仅皇后一个,但是就她一个怀孕,后宫中其他妃子几乎没有。更别提庶出的皇子公主,可是他对这长子却是半点喜爱之情都提不起来。

  这种被迫和皇后生下长子,当真是憋屈之极。

  产房那边的吵闹传不到他这边来,元悟想着,不知过了多久,一名内‘侍’满脸喜‘色’从屏风那边绕过来拜伏在地。

  “殿下诞下一位皇子!”内‘侍’大喜道。

  元悟面上扯出一丝笑容,从榻上起来。

  **

  步六孤荣听从洛阳来的使者说,皇后已经诞下太子,高兴的立即从坐榻上跳起来。‘女’儿怀孕的时候他当然高兴,但也担心‘女’儿腹中的胎儿。如今坐实了是个皇子,天子派来的使者说是‘太子生’他按捺不下心中的喜悦,自己打算带上几个部下前往洛阳,看一看妻‘女’还有新出生的外孙,同时见过太子册封大典再回晋阳。

  步六孤荣溺爱长‘女’之事,那些旧部就没有不知道的。因此步六孤荣兴冲冲的带上几个人和一支人数并不多的卫队踏上前去洛阳的路,也没有几个人觉得奇怪。

  皇后生下皇子,又是太子,做外公的自然要去亲自看看。

  步六孤荣这一次出行前,还专‘门’跑到寺庙里对着宝相庄严的菩萨好一阵念叨。

  以前洛阳贵族好佛,步六孤荣驻扎在边远之地的六镇,自然没有机缘去信这个,如今位高权重,‘女’儿又成了皇后生下太子,他也跟着信这些东西。

  步六孤荣一心想见到妻‘女’外孙,一路上加快速度赶往洛阳。

  **

  初夏里,天气开始热起来,其实从暮‘春’开始,这天就开始一阵一阵热起来了。即使是初夏,那些冬日里的东西也用不着了,窗棂上‘蒙’着的麻布被拆下,榻上的被褥也换成轻薄的。当然身上的衣裳也换上轻薄的麻质衣裳。

  贺霖是家中长‘女’,管家的事情,崔氏倒是大半都‘交’给她,并不事事躬亲。要是贺霖有些什么不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