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突变(1/2)

加入书签

  慕容景被贺霖发现盯着她看之后,他一只有些魂不守舍,即使强装镇定,总觉得有一份可笑。

  不过好在他常年跟在叔父身后,见过许多人,真装起来还是有几分像的。

  贺霖哪里看不出来一开始慕容景的窘迫来,她只当做看不见也不知道,和慕容景说起别的事情来,自家的事情是不会随随便便就和外人提起的,就算别人不在意愿意听,慕容景看上去也不是一个爱听某某家一年有多少头牛多少只羊的人。

  “我家才从晋阳来,”贺霖伸手拎起一只‘鸡’首壶,向慕容景手边的陶盏中倾倒酸酪,“小‘女’自幼长于草原上,从未见过洛阳风物,不知郎君可为解说一二?”

  慕容景听贺霖自称长于草原,不禁有些惊愕,即使已经几代人远离草原,慕容景甚至连草原长什么样都没怎么看过,但草原上来的‘女’子他也曾见过好几个。匈奴鲜卑高车都有,也不管男‘女’,面大似盘眼鼻扁平,肌肤粗糙。眼前这少‘女’倒是不太一样。

  “洛阳啊,”慕容景自然是去过洛阳,也曾经见识过兵‘乱’之前的洛阳风物,“若是真的论洛阳风物,还是之前十年的最佳。”

  他说话起来自然有一种风度,音量适中,声调不高不低刚刚好,一听就知道是从小被教导的。

  贺霖听了,在心里点点头。不得不说,从小经过‘精’心教导的孩子,到底还是比草原上野惯的小子强多了。她弟弟次奴大名唤作贺济的,到了现在说话一急,就能将草原上说话习惯给‘露’出来,声大如牛,简直要将人耳膜给震破了。

  草原上一望无际,宽阔的很,人离得远了说话就是靠吼,久而久之,说话都难免几分粗嗓‘门’了。

  到了晋州,家里还是有人没把那习惯给改过来的。

  慕容景和她说起洛阳的风物来,城中宽阔的十几条笔直大道,每日清晨宫‘门’上的晨鼓,东西二市上诸多‘色’目异族人,他还好似开玩笑的和贺霖说起来自西方大秦的那些异士。

  “我跟着阿叔曾经见过几个大秦人,长相倒是没有太奇怪的,不过他们说能够将一些凡物炼成金子。”

  炼金术么?

  贺霖有些吃惊,她没去过洛阳,但也听说洛阳里在战‘乱’以前是个繁华的国都,其中有很多从西亚来的人,甚至李桓还给她带了一枚很明显是西方风格的金币。

  贺霖眨眨眼,想要再问一些关于那些大秦人是怎么来准备炼金的时候,有‘侍’‘女’趋步走了进来。

  “大娘子,李家大郎君来了。”

  李家大郎君只有李桓。

  贺霖有些莫名其妙,今日他不用去跟着李诨学怎么做事?

  有了其他的人前来,再坐着说话已经不合时宜,慕容景再呆在这里也不太好。慕容景起身告辞离开,这时有家仆前来引着他离开。

  李桓今日正好是十日一次的休息,正好最近进了不少的梅子,他干脆亲自送了过来。

  进‘门’的时候他望见一名少年面上带笑走过来,李桓记‘性’很好,一眼认出就是那日在‘门’外见着的人。

  两人的目光不期然而然就撞在了一起,慕容景的眼眸不像李桓那样的纯黑,带着些许的琥珀‘色’,一双眼落进了阳光便和猫儿一眼,染上了点点狡黠。

  李桓停在那里,向慕容景抬了抬手作揖。

  慕容景自然也认出了李桓,两人微笑下莫名的风‘潮’涌动旁人轻易觉察不到,他也微笑着,向李桓回礼,而后两人擦肩而过,如同真正的陌路人。

  家里无人主事,贺霖不能去崔氏房中把崔氏给摇起来,只能够继续上。

  她见到李桓来,面上就‘露’出笑容,“你怎么来了?”

  “你不想我来吧?”李桓嘴边含笑,但双眼里却是燃着两簇冷火,他瞅着贺霖,半点也不肯放过她面上一星半点的神情变化。

  贺霖被他这话说的简直就是莫名其妙,“你怎么了?外头受气了?”

  李桓垂下头,贺霖当他小孩子发脾气,也没放在心上。

  “听下面的人说,你亲自送梅子来了?”贺霖笑问,眼下正是出梅子的时候,红透了的梅子拿清水泡上一会清洗干净后,拿来当做零嘴吃,酸酸甜甜‘挺’开胃的。

  “嗯。”李桓应了一声。

  贺霖让他到屋里来,免得在外头晒太阳。屋内原先的那些留下来的酸酪和陶盏已经被撤下去了。

  两人坐在新摆上的茵蓐上,那边垂下的竹帘全被卷起来,习习凉风吹拂进来。

  “那个人来做甚?”李桓跪坐在茵蓐上,状似无意问道。

  “哦,你说慕容郎君么?上一回我无意在郊外救了他。”想起那会‘侍’‘女’们描述的伤势她就忍不住好笑,“他呀也不知道是不是艺高人胆大,出‘门’在外不带几个奴婢,还惹了马蜂。”说着贺霖都笑着摇头,那会‘侍’‘女’说是那位郎君面肿不宜见人,都不宜见人了可想那脸都被蛰成什么样子。

  “这次来,他是来道谢的。”

  “来道谢?”李桓嗤笑一声,“这都多久了,但凡是真心前来道谢的,哪个不是带上厚礼前来拜见郎君?怎么连恩人家里都不打听清楚了?”

  人是贺霖救的,但出力的是贺内干,连贺内干在不在家都不打听清楚,就冒然拜访,当真也瞧不出什么诚心。

  贺霖觉得李桓这话语里莫名一股酸气,也不知道慕容景是不是和他有嫌隙,话里这么不客气。

  “反正原先也没指望他的谢。”

  此时‘侍’‘女’‘门’将一只陶盘捧上来,里面是清洗干净了的梅子。

  “吃吧。很甜。”那些梅子是李桓让人去‘花’心思挑的,青梅怕贺霖觉得酸涩不喜欢,特意叫人选的又红又大个的出来。

  他来贺内干这里几次都难得遇上贺霖一次,他看着贺霖拈起一颗梅子,红‘艳’‘艳’的妹纸轻压在娇嫩的‘唇’瓣上,洁白牙齿一咬,汁水流淌出来沿着‘唇’线溢到‘唇’角。

  鲜红的汁液沾染在白皙的肌肤上,留下些许暧昧的嫣红痕迹。

  李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