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乱局(1/2)

加入书签

  从晋阳到洛阳的路程并不短,其中还要绕过山脉,但是步六孤家的人本来就是骑兵居多,长途跋涉不在话下。

  步六孤荣丧命洛阳一事传到晋阳,留守晋阳的那些步六孤家的子弟们顿时愤慨难当。当今天子是他们伯父所立的傀儡,要不是步六孤荣扶持元悟上位,谁知道这个曾经的太原王世子如今还在哪里讨生活?

  如此恩将仇报,简直不配为人。

  步六孤家长久生活在草原上,儒家的那一套君君臣臣子子,他们除了做儿子的要向父母恭谨之外,君臣不可僭越的那套在他们看来就是个球!

  不过此时南朝也不甚讲究这个,还有琅琊王氏俊秀在家族被皇帝下手之后抛家丢下出身名‘门’的妻子不管,逃到北朝尚主的。

  步六孤本以兵起家,步六孤肇向步六孤荣麾下的几个将领发出信函,邀请一同攻进洛阳,洛阳城那边步六孤家不能以平常方法过去,主要的干将步六孤荣当初一部分呆在晋阳,一部分封在洛阳,还有的就是像李诨这样,身上领着一份刺史,被外放为官。

  步六孤肇聚集兵马,气势汹汹就往洛阳扑去。

  洛阳昭明殿。

  一个素装的年轻‘女’子正坐在榻上,她长发披散,双眼无神。

  大长秋袖手在一旁,面上隐约有些难‘色’。

  自从宫中发生那件事情之后,皇后便不思饮食,若不是听到皇子的哭声才肯用食,到了如今恐怕能不能撑得住还两说。

  “明光殿来人没有?”皇后抬头,这些月来她清减不少,富贵人家里的产‘妇’,哪个不是养的白皙丰腴的?皇后面‘色’苍白容颜笑容,可是眼里还存着一份高傲没有改变过。

  “殿下……?”大长秋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天子出其不意,将丞相诳进宫里,在明光殿击杀,而后虽然没有立即祸及皇后和丞相夫人,但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天子和步六孤家算是不死不休了。

  “有没有人来下废后诏书。”皇后冷静的说道。

  “殿下!”大长秋吓得双‘腿’一软,立即扑倒在地,觳觫不止。

  “我这个皇后,原本就是兄兄‘逼’迫他立的,我知道。”皇后冷笑了两下,“他并不喜欢我,只不过碍着我的兄兄,不敢对我怎么样罢了。我这些日子回思过往,越想越清楚,他早不耐烦我了吧。如今兄兄已经被他所杀,下一个就是轮到我们母子了。”

  “大娘!”阿单氏抱着外孙站在帷幄旁,听到的便是‘女’儿这番话,她这些天面‘色’苍白,想着怎样逃出宫去。可是‘女’儿外孙犹在,实在是放心不下。

  “莫要说如此丧气的话。”阿单氏抱着外孙坐下,她示意大长秋退下,“元悟杀了我的夫君,你的兄兄,实在是愚不可及!”

  “你兄兄手下兵马无数,而他手里有甚么!”阿单氏咬牙骂道,“晋阳一代乃是你兄兄的地方!若是你兄长打来,看他如何!”

  “他才不傻呢。”皇后冷笑道,“这片天里,又不只是有我们步六孤家一个,掌兵的人里头是兄兄最大,可是还有其他人。”

  “你怎么说这种丧气话!”阿单氏气道,“不过如今,乃是要保全你和皇子。”

  只要皇帝一日不下废后诏书,‘女’儿和外孙就占着皇后和嫡长皇子的位置,若是儿子和侄子们打来,天子自然给换掉,但是坐上皇帝宝座的必须是自己的外孙!

  嫡长皇子继位,乃是名正言顺!

  “保全……”皇后转过眼眸来看着母亲,她微微失去神采的眼中终于是落下两行泪来,“家家,如今我和大郎谈何保全呐……”

  她算是看透了元悟这个薄情郎,如今已经和步六孤家撕破脸,不死不休,她这个来自步六孤家的皇后又怎么能保全?‘弄’不好到了如今还未下废后诏书,皇帝已经是觉得仁至义尽,至于其他,恐怕他也不会再给了。

  不给便不给,当她稀罕不成?皇后心中恨恨,最坏也不过是一道诏书和一杯毒酒,他还能怎样□□自己?

  步六孤家的大军来的飞快,天子不是没有预料到步六孤荣死后,他子侄的反扑,他先是将物资摆放于宫‘门’,募集人手,又向纥豆步番下令东上秀容阻止步六孤的大军靠近洛阳。秀容于晋阳颇近,又是重镇,想必步六孤家的那些人也不会真冒着丢掉晋阳的危险来攻进洛阳。

  所以当大军兵临城下的消息传来的时候,元悟整个人都愣住了。

  洛阳的军备自从在那场‘乱’事之后,便不强,说形同虚设有些过分,但面对步六孤肇手下从六镇一路厮杀过来的骑兵还远远不是对手。

  攻城战中,洛阳城‘门’被撞开,兵士如同流水一般灌入城中。

  宫内宫外许多人对几年前的那场变‘乱’记忆犹新,当‘乱’军攻入城的消息被嚷出来,顿时慌忙各自逃命,连天子都没人去管了。

  元悟见大势已去,慌忙换下属于天子的袍服,乔装打扮没了任何天子的样子,跟着逃命对的内‘侍’宫人从云龙‘门’的方向逃去。

  才出云龙‘门’,就见到煞星一样的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