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渴求(1/2)

加入书签

  外头的知了叫的有人觉得发恼,贺霖拿起一只团扇盖住脸,这些天天气好像又热了稍许。

  “大娘子。”有‘侍’‘女’前来,将从庖厨里端来的解暑酸梅汤奉上,汤并不是冰镇的,冰块本来就是贵人们才能享用的,如今又是战‘乱’连连,连那些贵族宗室都要放□段自己去田野里找东西吃,哪里又来的这个呢。

  天气一热,身体懒洋洋的就懒得动。贺霖趴在榻席上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来。

  她爬起来,给自己倒了一盏汤水。

  从崔氏那里听来的消息,步六孤家的人陆陆续续的进了洛阳,干的事情自然千百年来的不变,抢珠宝烧房子杀男人抢‘女’人。

  贺霖曾经还亲眼看过,不过听到和记忆里联系起来的时候,她到底还是免不了打几个寒战。

  晋阳那里鲜卑人和其他不知名的胡人抡起拳头揍成一片,晋州这里因为出抵触河北,倒还表面上看上去平静一点,不过城‘门’处也开始限行。城中队伍开始整顿,瞧着也安定不了多久了。

  估计,贺内干应该很快又要跟着姑父李诨出去了。

  这一去什么时候能够再回来还真的不好说。

  酸梅汤用井水镇过,清凉可口,但分量不多。崔氏不准她食用过多的寒凉之物,有时候就是在夏日里还让她饮用温水!

  简直能要人命。

  心中想着,一个‘侍’‘女’前来,“大娘子,郎主回来了。”

  贺霖抬头看了看天,昨夜里贺内干一夜未归,说是留在刺史府里头和刺史一同商量要事去了。

  今日回来的倒是早。

  ‘门’外贺内干骑在马上,身后是同样骑马的少年郎,少年郎一身劲装,面上带笑,“阿舅,我送你进去吧。”

  贺内干一听转过头来,“不用,就在家‘门’口了,哪里还要阿惠儿你送进去?”

  “可是,阿舅。”少年面上‘露’出罕见的,甚至可以衬得上有几分孩子气的委屈,“儿口渴。”说着还一手指了指自己的喉咙。

  贺内干蛮想来一句你随从不是带着水囊吗?结果看见李桓被阳光晒得通红的脸蛋,还有从额角上淌下来的汗珠子。

  到底是他看大的外甥,有一段时间家里没儿子,他也是将外甥当做自己亲儿子来看的。

  “一起进去吧。”贺内干心一软说道。

  李桓在贺内干这里,倒是比在自己家中还要随意些许。

  日头毒的很,就是乘坐牛车都能在车内被热的一头汗水,更何况是骑马而行?

  待到两人走到‘阴’凉地方,互望一眼,发现身上的衣物都被汗水都浸湿了。

  “兄兄!”次奴一路欢快的跑出来。

  黑‘臀’这会还只晓得满地‘乱’爬,崔氏不抱他出来,也只能咿咿呀呀的蹬‘腿’。

  “来,把汗擦一擦。”贺内干对李桓说道。

  次奴跑到‘门’口望着面前两个人,停了脚步。那两个人才从外头回来,一头一脸的汗水,还有一股无法无视的汗味。

  次奴虽然也到处骑马跑,跑的一身汗,但他是不嫌弃自己身上的,可是来自父兄的,那就不一定。

  “臭小子还敢嫌弃你兄兄了!”小孩子藏不住情绪,心里头想什么,脸上一看全都明白了,贺内干伸手就去抓儿子。

  “兄兄?”贺霖出来就见着弟弟鬼哭狼嚎的到处跑,身后追着咬牙切齿的贺内干,那边还有一个高挑少年含笑站在那边看着她。

  李桓今日的装扮和往常的不太一样,往常在此时府中,他的装束偏文士一些,今日跟着贺内干骑马跑了一圈,又是这等天气,他才顾不上那些讲究,长发梳成一条条的细辫子扎马尾一样的扎在身后,身上的袍服被他自己扎了几圈,袖子也撸了上去‘露’出手臂来。

  这么一来,贺霖彷佛又见到一个鲜卑儿在自己面前了。

  比起这副鲜卑儿的装束,她还是更喜欢李桓着‘交’襟衣穿圆领骻袍的模样,见着斯文许多。

  “娜古??”贺内干见着俏生生的少‘女’站在面前,一下子刹住脚步。

  天气炎热,贺霖有些耐不住,长发全部盘成环髻,衣襟开低,‘露’出洁白纤细的脖颈,衣料拉低。

  坏了!

  贺内干立即回头一看,结果不出所料,李桓正望着‘女’儿微笑。

  “你出来作甚?”贺内干对贺霖说道,“这里好大暑气,快回去莫要热着来了。”

  贺霖被贺内干这话说的莫名其妙,那边早就有竹帘垂下来阻挡住暑气,自己身体不说很好,也没娇弱到被暑气熏一熏就晕过去的程度。

  不过见着贺内干满眼的‘你快走’,贺霖满心疑虑,还是听话的往房内走了。

  李桓的眼神黏在贺霖的背上,近乎贪婪的看着他。当贺内干回过身来和他说话的时候,他将目光一收,依旧是那副好外甥的模样。

  “热的很,我叫人带你下去洗浴一下,换身干净衣裳。”贺内干瞧见外甥眼神清明,面上也没有什么痴‘迷’的样子,心中一块石头稍微落了些。

  果然和自己当初猜想的不错,孩子果然还是孩子,即使小时候玩在一起,那也不过是小孩子玩闹罢了,等到大了见面少了,自然而然的就会疏远冷淡起来了。

  李桓点点头,贺内干唤来一名家仆带李桓去客房中。

  庖厨里时常准备着热汤,夏日里用凉水冲澡当然是舒爽无比,奈何家中崔氏是不准家里人没事洗冷水的,就是凉饮也不准多喝,说是用五脏六腑去暖热那寒凉之物,对身体无半点益处。

  李桓拿起一盏温水灌入喉中,这些年来他学的乖了些,当然只是在自家阿舅面前,反正只要娜古一日不出嫁,他便有机会,不过若是真的……

  握在陶盏的那只手不自觉收紧。

  没关系,就算嫁人了他也会把人给夺回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