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蛊惑(1/2)

加入书签

  “甚么?!”贺霖听到母亲的话,惊讶的话都说不出来。“颍川公这么快就从洛阳回来了?”

  崔氏看着面前满脸不可置信的‘女’儿,眉头不悦的皱起来,“你阿弟都比你沉稳些。”

  贺内干会将外头的事情,哪怕军中同僚之间挑一些不涉及到机密的事情,和崔氏说。崔氏和那些家眷打‘交’道的时候,亲密是否,哪家应该亲近,便是从贺内干的那一堆话里头给剔出来的。

  “不是,家家。”贺霖坐直了身体,“洛阳之事……听说天子被颍川公所擒,皇子也被扑杀,这……”

  她说话说得有几分吞吞吐吐,从洛阳方面的消息,也是源源不断的传到晋州来,虽然传到的时候说不准已经过去好久了。

  不过步六孤肇在洛阳做的好事,她也知道,把皇帝给抓了,皇后生的皇长子给活活摔死了,又睡了一把皇帝的后宫,烧杀抢掠基本上来了一轮都不止。

  她还以为步六孤肇会继承自己叔父的遗愿,做皇帝呢。

  瞧着这一路狂奔回晋阳的劲头,好像没有那个心似的。

  “还以为天子会换人做呢。”她见四周没人,这么和崔氏说道。

  “哪一位不是这样的料。”崔氏说道,她从来没有将‘女’儿当做孩童来看待,当初如此,现在更是如此。

  “嗯?”贺霖有些讶然,她也没多问,“不过颍川公回到晋阳,该别是晋阳有‘乱’吧?”

  “晋阳……”崔氏沉‘吟’一会,“那看你兄兄最近出‘门’不出‘门’了。”

  崔氏在宅中,对外界知道的也有限。贺霖得了这话,也有些恹恹的,贺内干若是真的和李诨出去了,那就不是什么小事情了。

  外头的天渐渐的‘阴’沉下来,阳光被乌云说遮挡,原本还叫人看着发憷的‘艳’阳天这下全暗了下来,沉了一大片。包含水汽的风一阵接着一阵的将廊上垂挂着的竹帘吹的飘起来。

  豆大的雨滴打下来外头种植的一些‘花’草被打的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来。

  夏日天热,一场大雨过后倒是能够凉快许多。

  贺霖这几日瞅着天热不敢出‘门’,整日整日的留在家中,到了晚上却也出不去了。这年头一个‘女’孩子就算有人跟着,在晚上哪里敢随便出‘门’。

  外头雨声哗啦啦的,她转过身去,让‘侍’‘女’将窗木支起来,自己在那里看了好大一场雨。

  雨势渐歇,热气消散了下去。清亮的风吹进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感觉轻松了许多。。

  “家家,待会儿可以出去么?”贺霖转头问崔氏。

  这段时日天气炎热,贺霖也就一直都没出去过,整天整天的呆在家中,一场大雨过后,外头清新凉快,也适合出行。

  “行。”崔氏也不会拘着她,让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此时还没有这个规矩。“多带些人去。”

  “嗯。”贺霖点头应道。

  外头的雨已经停了下来,阳光也没出来,燥热被雨水洗涤一净,从竹帘内探出头去,可以嗅到被雨水滋润后的泥土芳香气味。

  过了一会确定不会再来一场大雨之后,贺霖骑着马带着几个同样骑马的家奴和‘侍’‘女’,戴着帷帽出‘门’去了。

  城中石板道路上因为被雨水有了深深浅浅的小水洼,马蹄一踏便是水‘花’四溅。原本因为大雨而安静下来的东西二市又重新有人走动。

  晋州城比不上洛阳那般富庶,不过来往的人中还是可以看到许多不同于华夏的高鼻深目的面孔,那些脸贺霖早就瞧着没什么新鲜感了。此时胡人算是排在汉人和鲜卑人之下,就是军中也有白种胡人的身影,早也已经见怪不怪了。

  给她家里拉车的骑奴都是黄发胡儿呢。

  ‘“大娘子。”身后骑马的‘侍’‘女’驱马上来,“大娘子想往何处去?”

  现在一行人骑着马在东市里转悠,东西二市此时恢复了往常的热闹,马市那边更是热闹非凡,可以看见不少人正在挑选马匹,马市的不远处便是卖马缰等物的铺子。这种就是一连串起来的。

  贺霖有些好奇的伸手将帷帽上落下的轻纱,她从怀朔镇出来后,还是第一回见到马市。在马市里买马,有时候完全靠运气,一个不小心挑回一匹病马就完菜了。

  她在家中跟着那些一同从草莽里头‘混’出来的阿叔阿伯们学过相马之术,不过她倒是没有真的相过马就是。

  李桓带着仆从打马从对面行来,今日他听说李诨手下的某个阿叔那里有一匹果马,便想去瞧瞧,顺道到马市上瞧一瞧。

  他看见面前有一行人骑着马迎面而来,为首的是个身材纤细的少年,少年头上戴着白‘色’的帷帽,帷帽轻纱垂下挡去容貌。

  李桓轻笑一声,这天气热的很,好不容易凉快了些,还戴着帷帽,此时还不是起风沙的季节,戴着这物什只会将自己热坏了。

  那少年伸出对于男子来说过于白皙纤细的手指,将轻纱撩开稍许,从那后面‘露’出秀丽的面庞来。

  李桓面上的笑立即就僵住了。

  葱白的指尖轻挡着轻纱,坐在马上的人好奇的向那边人多的马市上打量。

  那边的马市上,人声鼎沸,许多人正在挑选马匹。

  李桓瞧着她带着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