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再见(1/2)

加入书签

  少‘女’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纤细的身躯裹在不甚合身的男子衣袍中,她望着竹帘外的街景,看到了有趣的事情‘唇’角微微翘起,面上也鲜活了许多。

  李桓像一只正在伏在草丛中,窥探一口咬住猎物脖颈的凶兽一般,缓缓靠近她。轻轻俯首于她的脖颈,发丝中沾染上的兰草清香盈盈绕绕,洁白的肌肤上几根碎发轻扫。

  他不由得心‘荡’神驰,垂下眼来,纤长的睫‘毛’将黝黑的眼眸遮住。暖暖的鼻息便吹拂在她‘裸’*‘露’在外的脖颈上。

  夏季天热,对旁人的靠近最是敏感。方才她一心看外界风景,一时察觉不到身后的少年已经过来,当感觉到脖后有热流涌过的时候,她心下奇怪,回头一看便望见那张俊逸带着几分妖冶的面容就在眼前。

  “吓!”贺霖被近在眼前的脸给吓了一大跳,小小的惊呼出来。双手下意识的就去推,不过才推出去,她又停了下来。

  倒也不是把李桓当做洪水猛兽,贺霖是看着李桓长大的,小时候他什么样子都瞧过,哪怕是长到了如今这年岁,她还是没怎么将他当做和自己同龄的少年看过。没办法,她太熟了,熟到已经没办法对李桓产生该有的对异‘性’的距离了。

  李桓笑语盈盈的看着她收回推出一半的手,眼中流光溢彩闪动着可以称之为喜悦的光芒。

  她这样,算是不讨厌自己吧?

  好似得到了鼓舞,李桓原本蠢蠢‘欲’动的心思更是定下了几分,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径自伸出双臂,搂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都拉入怀中。

  少‘女’的馨香在鼻下浮动,他满心欢喜的低头,鼻尖在她发上又蹭了蹭。

  这样的事,他只是在梦里做过,当然更过分更香‘艳’的事情他也在梦中做过。

  “娜古。”他低低唤了一声,不等她回应,他又扬起笑容来,“娜古。”

  少年嗓音低沉带着些许的嘶哑,沙哑中又是半点不加掩饰的欢喜。他双手搂住怀中人细软的腰肢,一如梦中所想象的,她体态轻盈,即使将她整个人拉到‘腿’上,也没有多少重量,身上是比任何熏香都要‘迷’人的馨香。这样的人儿他已经想了好多年,好多年。

  贺霖听到他在自己耳畔不断的唤自己小名,鼻尖亲昵的在她面颊耳郭上蹭着,甚至脖颈上有温软的触感轻轻滑过,她身子一下子僵硬起来。

  这样暧昧亲昵的姿势,打死她她也不会误会到什么少年缺爱抱住姐姐求温暖什么的,李桓小时候,她曾经抱过他,那是很正常的姐姐抱弟弟,他这种抱法根本就不对!

  “阿惠儿……你……你……怎了?”贺霖强行稳下心神,但心底里又还抱着一丝怀疑,李桓平日里不靠谱的事情也没少干,这次难道还是来吓她的?

  “娜古。”李桓强行忍住‘吻’入她衣襟内品尝她肌肤芳香的冲动,他颤着声音,好似受了莫大的委屈。

  贺霖一听他这嗓音,一下子坐实了心中的猜测,这孩子是真的受了不知名的刺‘激’才会这样。她原本僵硬的身躯缓缓的放松下来,伸出双手来回抱住他。

  “怎了?”

  “娜古……我要随兄兄去晋阳了。”察觉到怀中人身躯不再像方才那般僵硬,李桓深黑的眸中闪过一丝笑意,怀中娇躯柔软无骨,腰肢细细不堪一握……他不禁有些心猿意马,他将头埋进了她的发丛里,依恋的蹭了蹭。

  “咦?去晋阳?”贺霖愣了愣,她听崔氏说过,晋阳最近也不是个什么好地方,虽然知道的不是很清楚,隐隐约约觉着晋阳这次说不定又有一番争夺之战。

  贺霖想起李桓不过才十三四岁的年纪,这年纪放在日后不过才是刚刚上初中罢了,天天不过是上课,可是这孩子已经要和父亲一同领兵外出了……

  好像的确对他来说,这担子也太重了些。若是觉得‘迷’茫害怕,简直是太正常不过。

  她安抚一只小猫也似的,手掌抚在他的背脊上,一下一下的,想试图平伏他的内心。

  这样的动作一处,抱着自己的少年身子绷紧了些许,而后双手更加缠紧了她的腰,她都险些整个人都被他拉到了他的‘腿’上,两人之间除了衣物之外再无其他的间隙,贺霖被抱的有些喘不过气,试着动一动,反而被抱的更紧,险些有了抱着自己这个少年要把她给捆在怀里的冲动。

  “阿惠儿……”她弱弱的发出一声,手掌贴着他的背脊,透过几层衣料,她感受到手下的背有几分单薄。

  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正是在‘抽’条长个的时候,但手下感觉没几分‘肉’,她只能算到李桓不会照顾自己上头。

  “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他口里的话语听上去似乎是惶‘惑’,但是在贺霖看不到的背后,‘唇’角愉悦的翘起来。

  柔软的身躯就在怀中,这种感觉说不出的美妙,也说不出的‘迷’恋。如果能长一些,再长一些就好了。

  过了好一会,贺霖终于是受不了,“阿惠儿,你把我放开。好热。”

  夏日里两人体温贴在一起本身就很难受,能撑到现在,已经是不错了。

  李桓依依不舍的将她放开,贺霖霍拉一下拉开两人的距离,她自己动手将窗口垂下来的竹帘卷上去,好让外头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