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出行(1/2)

加入书签

  慕容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贺霖,虽然穿着男子衣裳,梳着男子发髻,但到底长得就不是一副阳刚样貌,一望便知是个‘女’郎。

  他这些日子里被外头的事情所牵绊,因为晋州实行管制,所以他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猜测恐怕洛阳或者是晋阳有变,其中具体是什么事,那就不是他能打听的了的。

  一来二去之下,他就很久没有到贺内干府上去了。当然贺内干也从来没有指望自己‘女’儿救的那个少年能够报恩,不过随手之劳,过后就丢到脑袋后面半天也想不起来了。

  他骑在马上扬起头看了一会,旁边有‘女’子掩口有些恼怒于楼上哪个不知名的小娘子竟然使出这一招来。

  食肆里窜出几个人来,那几个人衣着整齐干净,走到外面对着慕容景便是一拜,“方才我家小郎君不慎打翻了器物,惊扰了这位郎君……”

  这人怕就是家仆了。

  慕容景怎么会真的去责怪贺霖?他笑道,“不碍事,”说着他朝楼上看了一眼,这会那窗口外已经是没有人了,估计这会已经在室内了。

  也是,一个小娘子即使换了男装,也不好出来,尤其她穿了男装也不像个男子模样。

  慕容景有心进去拜访一下,和她说几句话,“我想见见你们家的郎君,通报一下。”

  眼下是男子装扮,那么他假装不知道就可以了。

  家仆应了一声,进去通报。

  李桓正满眼含笑的看着贺霖吃点心,那些点心谈不上有多‘精’致,不过两个人都是苦日子过过来的,曾经被饿的恨不得草根树皮全都吞进肚子里去,‘弄’到现在,见着面前有像样的食物摆放着,总忍不住吃掉。

  贺霖低下头吃的秀秀气气,李桓给她倒了一杯温汤。

  “来,来口温汤送一送,莫要噎着。”说着他将陶盏送到她嘴边。

  贺霖也不客气,就着他的手就喝了一口温水,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书读的多了些,李桓也不太准她多吃些凉‘性’的东西。方才喝过用井水镇过的酸酪之后,就不准再多吃其他凉的了。

  “郎君,”外头传来家仆恭谨的声音,“下面那位想要拜见一下郎君。”

  “阿惠儿,那位要见我吗?”贺霖拿起巾布将双手擦了擦问道。

  “哪里用得着你去见。”李桓笑道,“刚刚那一下,或许那人心有不平,想要索取钱帛也说不定。”

  “可是我观那人容貌气度,也不该是这种人啊?”贺霖见着那人,总觉得那人甚是面熟,是见过的,可是名字什么的就完全想不起来了。

  “人不可貌相,我去看看,如果真的是甚么糟心事,我替你处置了便是。”李桓笑道,说着没再给贺霖拒绝的机会,自己从茵蓐上起身出去了。

  既然李桓都那么说了,她也受了这好意,继续吃点心之类的。不过……这会儿点心都是油炸要么就是蒸,刚刚端上来的那碟是油炸的,吃的满手油,这天气再吃也不想吃多了。

  慕容景走入食肆里,这家食肆开的还是有几分不错,环境还是相当好。看起来倒是比洛阳那里的食肆还热闹一点,洛阳因为战‘乱’连连,明明是国都偏偏显出了几分下世的模样,当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慕容景被请入一间房中,面前的桌上摆着些许干果。他对这种甜腻腻的果物没有太大爱好,慕容景伸手整理了一下衣袍。

  那边竹帘被掀起的轻微声响传来,他正襟危坐,好想让自己看起来更正经一些。但一个眼光流沔,面上清瘦的少年挑帘进来的时候,有一瞬间他的脸是僵住的。

  那少年身材高挑,身上着窄袖圆领袍,腰间蹀躞带更是告诉外人他身份并不低。

  不是略带羞涩和不安的男装少‘女’,而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男子。

  这反差实在是太大。

  “方才某无状。”李桓见着慕容景目瞪口呆的样子,心情大好,他面上摆出十分抱歉的表情,作揖说道。

  “郎君没有受伤吧?”

  慕容景在马上看得清清楚楚,从窗口处伸出头的并不是面前和这个少年,他深吸一口气,强忍住心里的不甘,勉强笑了笑,“未曾。”

  “还是请疡医来看一看为好。”李桓面上严肃点点头。“敢问郎君家住何处?某立即让人遣医者上‘门’为郎君诊治。”

  慕容景瞟了一眼李桓,李桓口气十分急切,好似他真的被那一盏酸酪给砸中了头。心里头顿时闷闷的,莫说他并未真的被伤到,就是被伤到了,那么一只小小的陶盏砸到了又能如何?

  “不必。”他沉声道。

  “此事乃某之错,心中实在是难安,不如某遣人送上布帛为郎君压惊。”李桓面上诚恳十足。

  “不用了。”慕容景起身,既然见不到贺霖,那么再呆下去和面前这个少年周旋也没有什么意思,“某一切都好,不劳费心。”

  说着,慕容景大步走出去,两人擦肩而过。

  李桓转过身,看着少年‘挺’拔的身姿,无声一笑,他记‘性’不错,没有因为父亲时不时的暴打而变得迟钝。那个少年他记得是贺霖救回去的那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