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转变(1/2)

加入书签

  李桓见到贺霖躲进马车里头去,面上的笑意越来越浓。--贺霖和他一年多年前分别时容貌越发长开,但是穿着上一如既往的素淡,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不盘成发髻,反而和以前未发迹时候一样,梳成两条长辫子。

  以往也未曾觉得有什么不妥,不过如今并非往日,李桓心下想着,要不自己送些许首饰过去?

  “舅母。”李桓翻身下马到崔氏马车前抱拳道。

  舅家为大,做外甥的和舅舅亲近乃是理所当然,李桓今日贵为晋王世子,亲自来接进洛阳的舅母入城,也无人觉得不对。

  “你这孩子,也不必亲自前来。”李桓也算是崔氏看大的,对着他语气也不免放缓了几分。

  “舅母一路辛苦,外甥又怎能偷这么一会的懒呢?”李桓说道。

  崔氏如今回到洛阳,心情十分好。清河崔氏也曾经在洛阳安家,不过如今政局动‘荡’,士族们也是被这些鲜卑人放在一边的多。

  她轻轻将车廉掀开稍许,看着外面颇有些冷清的景‘色’,心中顿时感叹万千。

  贺内干在两日前便得知今日妻儿会来,早就派人在城‘门’那里等着。那些奴仆都是从原来失势了的那些大臣家里接手了的,办事麻利的很。

  不过有李桓这么一个世子戳在那里,一群人倒是显得有些放不开。

  将崔氏一行人迎入新居,新居也是从步六孤家的人手里拿过来的,洛阳变‘乱’的时候,大都督大肆扑杀步六孤家的人,但没把府邸怎么样,当然那些府邸里头藏着的钱帛还有美人是被搜出来瓜分一空了。

  贺霖跟在崔氏的身后,李桓走在她旁边,不知道为什么,这回她总觉得李桓那双眼睛时不时的就在她身上扫来扫去。

  这一路车马劳顿,她估计自己这回都好看不到哪里去,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好看的?

  崔氏这一路行来,也颇觉得劳累,即使驾车的马夫御车本事再好,也不会完全让车中的人没有颠簸感。

  崔氏和李桓说了几句话之后,几个小辈就很有眼‘色’的告退,让崔氏沐浴休息去了。

  次奴扯着李桓不让走,嚷着要李桓给他说战场上的事情,黑‘臀’年纪太小,早被‘乳’母抱去睡下了。

  贺霖在一旁看着次奴和猴子一样上蹿下跳,就差没挂在李桓身上了。

  她被男孩子过于活力四‘射’的嗓音闹得头疼,不得不上去拿出长姐的气势,将闹腾的有些过分的次奴从李桓那里扒拉下来,轰出去老实睡觉。

  贺霖抬头看李桓,李桓笑盈盈的看着她。

  “怎么了?我脸上有甚么吗?”她见李桓眼里的笑意有些奇怪,伸手‘摸’了‘摸’脸。

  “嗯,这里。”李桓说着,举起手向她伸过来,他相貌生的好,从袖管里探出的那只手也好看。贺霖也不明白,明明就不是什么娇生惯养,但是偏偏生的那样好,肌肤白皙手指修长,这样的郎君拉出去,少说也会被不少小娘子丢果物的。

  想着没反应过来,李桓的指尖已经落到了她的面上,指尖一勾,好似在面上揩拭什么。

  “好了,可以了。”李桓忍着将手指滑到她脖颈上的冲动,将手指移开。指尖滑腻的触感凝在那里,他抬头看她,今日她也是穿了风靡的襦裙,外面的衫子衣领堪堪的擦在肩膀处,‘露’出里面的圆领衣。

  一道略显青涩的弧度随着呼吸轻轻起伏,两人年岁差不了多少,他在长大的同时,眼前的少‘女’也渐渐出落的越发水灵起来。

  “这洛阳应该还有不少事要让你处理吧?”她招呼李桓在另外一张坐榻上,自己靠着凭几坐下。

  在晋州的时候,因为晋州地处偏远,消息流通不畅,李诨和贺内干那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形,也真的不清楚。李诨造了步六孤家的反,还是后来在路上才知道的,知道之后的贺霖在庆幸自家姑父和父亲胜利之余,后怕的出了一身的冷汗。

  造反这回事,即使李诨扯得大旗是讨伐弑君的步六孤肇,可是这一旦败了谁管你用的是多正义的借口,直接连男人带家眷孩子一锅全炖了。

  这一次落败的步六孤家就是最好的例子,洛阳晋阳两城的步六孤家的男人基本上都杀光了,还有在路上被追杀的人,估计也撑不了多久。

  胜了是富贵滔天,败了则是全家跟着万劫不复。

  这就是一场拿着自己和全家的‘性’命在豪赌的赌局,不过就眼下来说,他们赢了。

  “那些步六孤家的人要怎么办?”她问道。

  “我又不是事事躬亲,”李桓提起一边的壶给自己倒了杯酸酪,“兄兄才被封晋王,事情多的很,要是一件件都自己来,我哪怕再多生出几双手也不够用的。那些步六孤家的余孽,自然也有人去追剿,一颗人头便能换来一个好位置和许多财帛。”李桓说着便笑了,他双眼微微眯起,口中的酸酪加了蜂蜜,酸中透着股甜,“自然是有许多人愿意去做的。”

  这话说的平常,贺霖听得心下一阵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