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调*戏(1/2)

加入书签

  锣鼓声从沿着街道的火光中袭来,一阵接着一阵,充满了无限的希望和活力。,最新章节访问: 。咚咚咚的极有节奏。

  贺霖坐在马上,举起双手来向手掌里哈了一口气,暖暖手。出来的时候嫌弃碍事,就把手套给摘了,积雪消融夜间更冷,如今‘露’着双手拿马缰,不知不觉间手就冻僵了。

  “拿着。”李桓看见她小小的向手掌哈气,驱马靠近她,将一件东西递给她。

  “嗯?”贺霖接着火光一看,发现他手里拿着的是一双手套,“给我了,你不冷么?”

  “骑在马上用不上这个,你一只手戴着先暖一会。”李桓道,道路旁火炬的光芒落在他眼中折出一抹幽光。

  贺霖依言接过手套,将一只手戴上。

  “怎么好好的,你身边的仆‘妇’说你被劫持了?”李桓状若无意问道,“你可能不知道,阿舅知道的时候当真怒发冲冠。”

  “其实,就是看到一个大秦人在表演幻术,不自觉的就跑过去了。”贺霖沉默一会后说道。

  “是吗?”李桓应了一句,语气平淡的很,很显然他才不信这个说辞。

  “能让你这样迫不及待,那的确技艺出众。”李桓笑道,他面上有笑,可笑却未到他眼里。他回眸一笑,贺霖望见他的眸中尽是冷光。

  “方才那位慕容郎君说起来,倒也出身清贵,祖上乃是北燕皇族,在我们鲜卑人里,那样的出身也不比那些汉人士族差上多少。”李桓一手持马缰,一手轻轻甩‘弄’着手中的马鞭,貌似悠闲。

  “是吗,听起来好像是不错。”

  “北燕慕容,说起来,这一支里不仅仅出人才,也出美人,我曾经听过当年北方胡人四起的时候,鲜卑慕容曾经出过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甚至被秦王……”说到这里李桓暧昧的笑了笑,“听说的时候,不过是觉得无稽之谈,天下哪里有这等荒唐之事,可是方才看见慕容郎君,才觉得此事不虚。”

  “阿惠儿!够了!”贺霖自然知道李桓口中说的是谁,慕容冲算起来也是慕容景关系稍远的祖辈,哪里能被人这样在口里不干不净带着暧昧不屑的口气说来说去,尤其还把慕容景的容貌也扯了进去。

  李桓黑眸幽冷,“你生气了?”

  贺霖闭上眼,将怒气收一收,“这种事情,任凭谁都不能拿来随便说吧?”

  李桓望着她的容貌,道路两旁的火炬正旺,亮堂堂的,将面前人的脸蛋照得通红,那样该是多细腻粉嫩,如果靠上去亲一亲,咬一口‘舔’舐,不知道味道是如何的让人如痴如醉。

  他望着那粉‘色’的‘唇’在说些什么,神‘色’中显出一份痴‘迷’,这样的人他看了足足十年,他看着她慢慢长大,从一个幼‘女’长成如今的鲜妍模样,凭什么让凭空冒出来的男人抢了去。

  “你生气的样子也好看的很。”李桓等她说完,眸光流转,笑道。

  “你?!”贺霖被李桓飞来一句调*戏轻薄的话给气的顿时说不出话来,她嘴‘唇’抿紧,双眸看着面前这个绯袍少年。

  李桓肌肤白皙,容貌妖冶,这一身绯袍和他极是相称,风流婉转,令人忍不住凝望。

  可是他是她从一个光屁股的孩子给看大的,心中也一直把他当个小辈看,如今他开口便是这么一句调*戏的话,让她生气之余,又不知道如何反应。

  “更美了。”李桓见着她因为生气而涨红的面庞轻声道,他嗓音低沉嘶哑,似细线一般密密的将对方缠绕起来。

  贺霖听他嘴里头更加不像个样子,“你这样子是想被人看见,还是口里说的话被人听去?”

  “放心,此间是我手下人,何必顾虑。”李桓笑道,他歪了歪头,神情格外无辜。

  贺霖怀疑李桓是不是喝醉了酒才会这样胡言‘乱’语,她以前也没听说过李桓行为放‘荡’不羁,相反还十分喜欢和士族家来往。常言道近朱者赤,没道理对着那些个最是讲究礼法的世家,还‘弄’成这么一副样子吧?

  “你……”贺霖缓了几息,终于没有将口中的话说出口。

  “对了,”李桓眼角余光瞟见道路行走的衣裳华美妆容靓丽的丽人,“今夜是正月十五,时风各家娘子郎君都要出来尽情游玩,听说这等盛大之事里,还会结下不少姻缘。”

  贺霖不知道他扯这件事做什么,反正哪家娘子和哪家郎君看对眼,哪怕发展到夜里搭梯子打暗号都和她没有半点关系。

  “娜古,你说,”他眼眸一转,面上满满的是不怀好意,“今夜里会不会有个娘子把慕容郎君给拖走?”

  北方深受胡风影响,‘女’儿家形状并不受拘束,有些‘女’儿家看中了心上人,招呼着壮婢拉去的……虽然说眼下还没有,但也不全无可能。

  贺霖额头瞬时蹦出青筋来,李桓这有事没事老是扯慕容景身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罢了,看来是这些天里,你太悠闲了!”贺霖转过头去。

  “这段时日我可不闲,且不说那七日里忙着见各种人,就是之后还要帮着兄兄处理各种事情。毕竟这洛阳也不是什么太安宁的地方。”

  贺霖瞧着他一本正经的,简直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到‘门’口,阍者已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