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宴会(1/2)

加入书签

  比起贺霖对此事的吃惊,崔氏的反应倒是平静,天子前段时间不久废步六孤皇后,其中缘由,不过是小步六孤氏家族中人几乎死绝,留下来的大多是‘女’子,权势大落。。 更新好快。与其再让小步六孤氏雀占鸠巢,不如腾出位置让给后来人。如今掌权的是李诨,李诨祖上出自陇西李氏,勉强算是士族,但世代居于怀朔镇已久,行为举止早和鲜卑人无异。洛阳元氏宗室‘门’阀观念颇重,镇兵在他们眼里不过就是道路旁的野草罢了,不值一提。

  如今以出身镇户之‘女’为皇后,也可想象元氏皇族到底虚弱到何等的境界了。

  “家家,这也太……”坐在榻上,贺霖面有不忍。一个才六岁的小‘女’孩,就要送进皇宫,即使贵为皇后,恐怕也不妥。

  “无事,古往今来,也不是没有幼‘女’为皇后的先例。”崔氏面上淡淡的,她看上去对此事并不十分关心,甚至有几分冷淡。

  “汉昭帝之上官皇后入宫之时,年才五岁,况且时风早婚,‘女’子六岁稚龄成婚,也不是没有例子。”崔氏让‘侍’‘女’将酸酪奉来。

  “而且此事……晋王恐怕也不会不欢喜。如此天子和晋王算是皆大欢喜,各得所需,何必再做其他顾虑?”

  “……”贺霖很想回一句就是上官皇后,还不是外公杀了自己一家,最后十五岁就成了皇太后,最后还被霍成君母‘女’欺凌。

  一个才六岁的孩子入主昭阳宫,怎么看都不觉得是好事,方才崔氏说到的涉及了皇帝和李诨,唯独要嫁进宫里去的那个小‘女’孩没有提及。

  罢了,这世道哪个‘女’子不是如此,就是那个被废了的小步六孤氏,恐怕进宫之前,步六孤肇也没有询问过妹妹。

  她低下头,看着自己放在膝上的双手。

  经过几年,这双手上早就不见了当初劳作的痕迹,肌肤白皙细嫩,手指修长,好似就是从小娇生惯养长大的贵‘女’。

  贺霖抿了抿‘唇’。

  **

  重新册立皇后一事,王府中上下皆知,贺昭心中有些舍不得莲生,这个孩子生在微末之时,那会都还不知道一家子能不能活下去,前途未卜,不知道还能活多久。如今长‘女’尚且年幼,就要送往宫中,虽说凭着她身份,常去宫中探望不是难事,但‘女’儿不在眼前,就算能时常探望又能如何。

  可是李诨不见半点将长‘女’留下之意,她也只能着手准备‘女’儿进宫之事了。

  嫡长‘女’入宫为皇后乃是大事,也是喜事,府中上下欣喜之余,也有人‘私’底下议论此事。毕竟这未来皇后如今也才虚龄六岁罢了。

  后院一处院落里,两个妾‘侍’正在打双陆为乐,李诨的妾‘侍’多是前王妃之类的贵‘妇’,甚至还有前皇后。

  “前几日,见娘子眉宇忧愁不去。大娘子入宫,乃是喜事,我也想不通其中的原由。”王氏轻捋发鬓,望着面前的双陆棋盘说道。

  步六孤氏望着面前的双陆棋盘冷笑一声,“她的事情自然是她自己去‘操’心,你为她担心个甚么劲儿?”她在众姬妾中最是得宠,或是她以前的皇后身份,又或是她是步六孤荣之‘女’,李诨总是对她刮目相看几分,就是‘床’榻之上也喜欢一边行那事一边自称下官。

  那副模样,步六孤氏自然是不将王妃太放在眼中,甚至连李诨她也不怎么放在眼中,原本不过就是怀朔镇上一个守城‘门’的小兵罢了,凭借着长了副好长相搭上富家之‘女’,凭借着几分气运走到如今地步。若是比起她兄兄不知道差了多少。

  王氏出身太原王氏,原先是安定王王妃,原先在几年前的变‘乱’中,安定王和安定王世子皆被投入水中,她只好回到娘家寻求庇护。后来李诨得势,他喜欢贵‘妇’,便向王家请意,太原王氏从晋代一来便是世家大族,族中‘女’子不管嫡庶出嫁皆是正妻,这出嫁做妾‘侍’,倒还是头一遭,王氏并非正妻所出,在这‘乱’世里家族求生存总是有所取舍,于是也就一辆牛车将她送到李诨那里,需要下聘的乃是娶妻,纳妾只要支付买妾之资便可。

  王氏被步六孤氏那么用话一堵,面上怔了怔,她拿起骰子轻轻在棋盘上一丢,“毕竟也曾为人母,见着娘子为大娘子忧愁,难免……”

  “哼!”步六孤氏冷笑一声,“元氏子冷情的很呢,若是算起来真要算的上深情的要算是孝文帝了,为了幽皇后废后再立后,就算出了那样的丑事,也不废后。可是这样的儿郎世上又有几个?”说着,她美‘艳’的容貌上显出几分嘲讽,再次开口的时候,话语里都带了咬牙切齿“可是观那位今上所为,大娘子年幼,后宫之中必定会有嫔妃得宠,有嫔妃得宠势必会有皇子降生,等到了皇后长大‘成’人能够孕育子嗣,恐怕庶出皇子都已经站住脚满地跑了。”

  她纤长的手指拿起骰子朝着棋盘上一丢,骰子滚在木质的棋盘上哗啦啦的响。

  今上便是步六孤肇扶持登基的,步六孤家才败落多久,就迫不及待的废后,将她那位堂妹逐出宫外送往寺庙落发为尼,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