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怒火(1/2)

加入书签

  宴会这种场合,说到底还是各家来‘交’际,不管是那些郎主郎君还是各位娘子小娘子们。复制本地址浏览%73%68%75%68%61%68%61%2e%63%6f%6d

  贺霖这一块基本全是未婚的小娘子们,成婚的又是另外一边,绝大多数都要恭恭敬敬站在阿家那里服‘侍’,就算有‘侍’‘女’,有些事情也得媳‘妇’亲自来,方才显得孝顺。

  贺霖看着那边言笑晏晏的几个比较年长的娘子,她们身后都默默跪坐着几个年轻‘妇’人,低眉顺眼的。那些都是媳‘妇’,她皱了皱眉,捻起放在手边的干果。

  干果多是葡萄之类,酸甜的口感有些发腻,她心里头有些闷闷的。

  她不想和这些年轻‘妇’人一样,出嫁之后便是天天去‘侍’奉婆婆,前脚后脚的和‘侍’‘女’一样,要是遇上个奇葩,艾玛,那简直就是要脱层皮。

  “贺大娘子。”旁边有小娘子看着贺霖自己坐在那里,吃着手边的干果,也不急着和这些未婚小娘子们说话。‘女’子们的‘交’际也是十分重要的,将来加入夫家,如此也是人脉。

  贺霖去拿葡萄干果的手微微一顿,转过头来,看见一个面目稚嫩的‘女’孩子看着她,‘女’孩子才十一二岁,青涩的很,头上的总角才改成双鬟髻,坐在那里,似有一股青梅香。

  “啊……小娘子可有事?”贺霖并没有多大融入那些小姑娘圈子的想法,日后所谓的人脉也是看贺内干和夫家而定,若是娘家和夫家强大,自然是有许多人找上‘门’来,若是不济,再怎么费心思结‘交’,别人也不会搭理。

  “我看贺大娘子坐在这里,望向娘子那边,似有所思。按理,不应该打扰贺大娘子,不过众小娘子正樗蒲为戏,人少了都觉得没有太大意思,贺大娘子也来吧?”

  所谓樗蒲就是汉魏传下来的赌博游戏。

  贺霖看了看,小姑娘们正坐了一圈,玩的兴起。

  她点了点头,“好,只是小娘子们千万别嫌弃我技艺粗劣。”

  那一圈的小‘女’孩见着有年纪比她们要大上大两三岁的贺霖前来,面上有些奇妙,贺家出身并没有多少底蕴,原先乃是怀朔镇的镇户,如今入了洛阳富贵了,洛阳里原先那些富贵人家不干得罪这些六镇来的煞星,面上对他们唯唯诺诺笑脸相待,但‘私’底下,把这些新贵的家底都扒了个底朝天,恨不得将人给鄙夷到骨子里去。

  贺内干本来就是一派的强盗做派,从来就不懂洛阳贵族那一套所谓的风雅,上回还对着一个拿着塵尾挡脸的贵人说没事儿用这个鹅‘毛’扇子遮脸作甚,还不如戴帷帽来的适用些。这话赢得一众镇兵出身的新贵的赞同,却把那贵人气的半死。

  于是关于贺家的那些闲事,‘私’底下也没少被说。

  贺霖年纪早应该出嫁,可是在家一直留到现在。有娘子‘私’下拿来当笑话和家中儿‘女’说笑的。

  年纪小小,隐藏表情并不擅长,贺霖一眼就瞟见几个小少‘女’面上还没来得及藏好的情绪。

  她对着一群才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根本就愤怒不起来,就是一开始也是好奇那些娘子们到底对那些小娘子们说了什么话。

  小娘子们见着贺霖来,即使心里瞧不起贺霖的出身,到底还是秉着年长者为尊,让‘侍’‘女’们再搬来坐榻来。

  “贺娘子拿出赌注吧?”众人坐定,一个圆脸小娘子说道。

  贵人樗蒲自然不能像市井那般,从腰间抓住一把大钱来扔在桌上。贺霖将袖子轻轻捋起,‘露’出缠在臂上的金跳脱。

  跳脱是此时对于缠臂的称呼,崔氏见她年纪渐长,家中父亲也到了准许家中‘女’眷戴金饰的官位,给她置办了不少首饰。

  贺霖将臂上的跳脱摘下,轻轻放在案上。

  “让各位见笑了。”贺霖笑得矜持。

  顿时小姑娘们的眼神变得有些敬畏起来,洛阳才经历变‘乱’不久,城中的富贵人家不少都被‘乱’兵给打劫过的,别看外表光鲜,内里有不少是勒紧了腰带过日子。就是小姑娘们拿出来做赌注的也不过是头上的几朵绒‘花’,哪里像贺霖,一出手便是足金的金跳脱。

  “这还算是见笑?”一位小娘子瞧着那跳脱的成‘色’,转过头去和身边的伙伴低低‘私’语。

  这一下,原先还是带着些许嘲讽的小娘子们全被镇住了。

  “贺大娘先来。”先前请贺霖来的那个‘女’孩子也被镇住,她将五彩木递到贺霖面前,却意外发现贺霖面上有一丝僵硬。

  大、大娘……

  贺霖气息都有些不稳,她深吸一口气,平伏下情绪,将五彩木接过来。她真的是讨厌死别人叫她大娘了!哪怕是叫大娘子都比大娘强!

  她伸手接过,手中的五彩木在掌心里‘揉’搓许久,终于投掷出去。五彩木在木盘上骨碌滚动,一群‘女’孩子都睁大了去看,只见五彩木旋转滚动,当定下来之时,五木皆为黑。

  “乃、乃是卢,彩十六!”小姑娘惊讶道。

  贺霖笑了,果然开场便是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