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决定(1/2)

加入书签

  这一场宴会十分美满,到了后来,主宾们醉酒熏熏,有不少喝到后面让乐工们奏个胡乐,自己跑到宴会中大跳胡舞的。。 更新好快。

  李诨见手下那些人闹腾的够欢畅,他也下场跳舞,当然也是不入正统贵族眼里的草原上游牧人的舞蹈罢了。

  不过看起来还是其乐融融。

  贺霖从宴会上回到家中,便一只黑着脸,才回到房中,便让‘侍’‘女’去庖厨通知烧好热水准备沐浴。

  北方水量并不如南方充足,每到冬季更是冷的让人不愿出行。贵人之家,每日烧用的炭就有许多车,但洗浴之后容易受凉,受凉引发的风寒很有可能要人的小命,无论贵贱。

  没有青霉素没有有效感冒‘药’,贺霖也不敢为了干净连命都不要,每日擦拭全身便已经足够了。如今天已经转暖,甚至都能让众人在郊外举行一场宴会,可以尽情洗浴一番了。

  厨下将皂角和各‘色’‘药’材放入水中熬煮,先大火煮开,再小火熬上半个时辰。

  贺霖让服‘侍’的‘侍’‘女’退下,她向来没有让人服‘侍’沐浴更衣的习惯,因此‘侍’‘女’们也没有觉得半点奇怪。

  贺霖等‘侍’‘女’退到屏风外听候调遣后,自己将身上的衣裳解开。能容入一人的木桶中正气氤氲,带着一股‘药’香。她抬足步入温汤中,洗澡用的水都是加了可以清除污秽有利身体的草‘药’,闻着就是一股的‘药’草气温。

  她背靠在木桶上,手指轻轻抚‘摸’被李桓咬过的地方,浑身一个‘激’灵,赶紧捞起放在一旁的铜镜,去照脖颈。铜镜还是能照的比较清楚,她好似看见自己脖颈处的肌肤上有个痕迹。

  竟然咬的这么狠。贺霖有些嗔舌,她将手里的铜镜放在一边。今日在宴会上的事情一想起来,她浑身的力气就好像被全部‘抽’走了一般,万万没有想到,李桓对她竟然是怀着那样的感情,之前都是将李桓当做弟弟或者是侄子之类的小辈,没想到李桓没有将她当姐姐看。她一直认为人若是太熟了,是很难产生男‘女’之情的。

  回想起当年的那些事情,李桓喜欢亲她抱她,也曾经说过奇奇怪怪的话,她那会也没当真,只是当做孩子的亲近,现在一想,恨不得把自己一把按在水里。

  手划动散发着‘药’香的浴汤,心情越发郁闷和烦躁,她回想起自己被李桓按在那里肆意轻薄的事情,想着自己连扇李桓两巴掌真的是便宜他了。

  氤氲的热气中,她靠在桶子上闭上眼。那种事情,不管怎么看,就和一个流氓做出来的没有任何区别,现在回想起来那股疯狂的眼神还是让她止不住的发抖。

  在自己的婚事定下来之前,她觉得最好还是别和李桓有过多的接触了。

  他做了这种事情,再装傻也已经不合适,她也不知道如何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她看着他长大,一心将他当做小辈看,所以得知他有这种心思的时候,也格外的震惊也一时之间接受不了。

  原本只是那个渐渐长大的男孩,突然之间已经长成那个有自己的*和情思的男人。这种转变是在是太大,让她短时间之内难以接受。

  “大娘子?”奉来洁面所用化‘玉’膏的‘侍’‘女’跪在屏风外,没有听到屏风内传来击掌声不禁觉得奇怪。

  屏风内传来一阵撩水的声响,“进来。”

  ‘侍’‘女’低头走进去,贺霖已经从水中出来,身上披了一件长衣。

  “大娘子,这是洁面的化‘玉’膏。”

  化‘玉’膏便是此时用的洁面‘奶’之类,传说晋人卫玠肤白如‘玉’,就是用此物盥面。

  贺霖点点头,让人将洁面用的温汤奉上,也不用服‘侍’,自己从那只‘侍’‘女’奉上的小瓷罐中挖出一指头的化‘玉’膏‘混’了水‘揉’搓在面上。

  就这么决定了吧,还是暂时一段时间不要去和李桓见面了。一捧水扑在面上,水滴答沿着纤长的睫‘毛’落下。

  **

  贺昭坐在内堂上,两排妾‘侍’坐在下首位置,给她行礼。为首的是步六孤氏,步六孤氏行礼醒来看起来没有半点差错,但是那双眼睛看起来就是懒洋洋的,一副不放在心上的样子。这幅要死不活的模样,贺昭真的是看一回就气一回,那些出身世家且是前王妃的那些妾‘侍’,一个个老实的很,通晓本分,偏偏这么一个娘家人都死的差不多的寡‘妇’在她面前仗着夫主的那些宠爱,尾巴都恨不得翘到天上去了。

  “起来吧。”贺昭‘挺’直了脊背说道。“都下去,好好‘侍’奉夫君,好怀上子嗣延绵香火‘侍’奉祖庙。”

  说完这句话,贺昭见到步六孤氏面上‘抽’动了一下。对了,即使是前皇后又如何?步六孤家的人都死光了,先帝这会恐怕烂的连骨头都没有了。不过就是个妾‘侍’,正妻‘侍’奉祖庙,而妾‘侍’以‘色’事人,再就是个装孩子十个月的‘花’瓶。那些孩子都要叫她家家,认她为母,而所谓生母……

  除去步六孤氏之外,其他妾‘侍’皆是低眉顺眼。贺昭并不好妒,后院里如此多的妾‘侍’,也没见着这位正头娘子眉头动一下,再加上她娘家有军功,颇得郎主重用,一群妾‘侍’除去步六孤氏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