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佛寺(1/2)

加入书签

  李桓也曾经听说过长广王世子,李诨代替步六孤家之后,一年里在洛阳和晋阳两头跑,他很注意和那些宗室的关系,就是对今上这个傀儡天子,也是和步六孤肇的跋扈不一样,臣子该做的礼节,样样做到,只是这权力天子是基本上没有的。。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李诨如此注意和皇室宗室的关系,留在洛阳压阵的世子李桓,自然也得紧跟李诨的步伐,常常和那些宗室来往。那位长广王世子是众多宗室中出‘色’的美少年,而且长广王也不像有些宗室那般奢靡,用一餐就要‘花’费上万钱,还觉得无处下箸,同样也不像有些宗室那样喜好蓄美婢,一到冬日便让美婢环绕周围,将手贴在美婢身上取暖。

  算起来长广王王府里算是十分干净,而且王妃出身汉人世家,谨守礼仪也未曾有过善妒恶名,世子就更是名声干净了。不管是从家教还是出身,长广王世子是当真无愧的好‘女’婿。

  比起慕容景来,倒是好上不少。李桓满怀恶意的想道。

  慕容景头上挂了个北燕慕容氏的名头,算起来在汉人眼里也不过是胡虏之后,算不上多高贵,而且他还有个软肋,父母双亡,由叔父抚养长大,这种克父克母的郎君就算是脸上长出‘花’来,‘门’当户对的人家也不会太作考虑。

  原因无他,无父无母,八字太硬,同系的兄弟一个都不见,人丁也不兴旺,将来能够扶持的人少之又少,小娘子嫁过去肩上的担子太重了。

  这么一想,李桓觉得慕容景那张讨打的脸都顺眼了不少。贺霖和他一同长大,要说贺霖会同慕容景在婚前做出什么逾越的事情来,他是不担心,贺霖的那个‘性’子他再清楚不过。虽说出身鲜卑镇户,但其想法确实和汉人世家小娘子是差不多一模一样的,婚前逾越?他倒是逾越了,讨来两个耳光。

  慕容景平日里和贺霖相处的恐怕比他还少,贺霖也不会给慕容景那个机会。

  若是真有……

  他不介意‘弄’点什么意外来给这位慕容郎君。

  慕容绍固然算的上是一员用得上的大将,不过也有自己的儿子。到底是自己儿子前途重要,还是侄子的前途重要,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

  “阿惠儿?”贺昭持起一杯温热的蜜水看向长子。

  李桓坐在茵蓐上,手靠着一旁的凭几,目光幽深也不知道在想甚么,嘴角微微勾起。

  “啊,家家。”李桓被唤过魂来,他看着正在啜饮蜜水的贺昭。

  “说了半日你舅舅家的,倒是忘了你了。”贺昭放下手里的杯子,“我上回入宫,遇见常山王王妃。”

  “常山王王妃……”李桓眉头蹙起。

  “也就是天子生母。”贺昭点头道。

  当初步六孤肇让今上继位,打的是先帝无嗣,以小宗入大宗的由头,今上算是被过继给先帝了。自然过继,从宗法上来言,和常山王一家自然是没了关系。

  可是这骨血亲情哪里是说断就能断的,今上还是待常山王一家相当优厚,许多事情也是透过常山王来表‘露’一下。

  “她怎么了?”李桓听到常山王王妃的名头下意识皱眉。

  “那次王妃同我说了许多关于兰陵长公主的事情。”贺昭抬起袖子遮去明面上的笑容,“王妃说了那位长主不少好话呢,想来应该是天子有心让你尚主。”

  兰陵长公主乃是今上的幼妹,在步六孤肇死后,他废黜小步六孤氏讨好李诨的同时,也将自己亲妹妹的待遇提了提。

  长公主说是天子之姊妹,大长公主是天子之姑母,但是还有大把的公主做到姑祖母级别都还只是个公主,莫说大长公主就是长公主的边都‘摸’不到。

  可见今上对兰陵长公主的厚爱。

  “那个长主……”李桓抬头想了想,发现自己压根就没见过那位长公主。

  “那位长主年方……七岁。”说罢,贺昭都觉得有些好笑。年纪算起来,也只是比自家大娘子大上呢么一岁罢了。

  “甚?!”李桓一惊,才七岁的幼‘女’,他面上一时僵住,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来面对这件事情。

  过了好一会,他反应过来,“家家,这事情绝对不能应下。”

  “怎了?你嫌弃兰陵长公主过于年幼?元氏多出俊男美‘女’,今上也是容貌俊美,想来长公主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眼下虽然年幼,但终究有一日会长大的。”

  李桓无法想象自己瞧着一个七岁幼‘女’坐木雁的诡异场景,甚至想一想都觉得有一股寒气从‘毛’孔中生出来,让他生生的打了几个寒颤。

  “娶妻看得是家世,容貌美丑是否并不重要,又不是妾‘侍’以‘色’事人。”李桓眉头蹙起,似是在忍着些什么。

  “莲生将要进宫,入主昭阳殿,为皇后母仪天下,这一着,我们李家和天家已经联姻,再来一次只是‘浪’费罢了,而且尚主,”说到这里李桓顿了顿,“公主们出身贵胄,‘性’情早就被宠坏了,在家中‘侍’奉舅姑怕会有不妥当之处。”

  李桓才不想要什么长公主,所谓的长公主要说娶回来脸上好看,那他还不如向那些汉人世家娶个嫡出的小娘子回来。

  更何况他也不是什么在意面上好看的人。

  “年纪幼小,到时候少不得要纳妾。纳妾之后又是嫡庶之类的事情。”李桓说起来,对于那位天子,心中的厌恶多了一层,“更重要的是,我们家和元氏……怕不会永远这样。”

  李诨眼下是一个权臣,但也不会仅仅止步于一个权臣。*是会随着手中权柄一步步增大,到时候说不定和元氏就要撕破脸,做出魏代汉立的事情来。

  到时候他有一个出身元氏的正妻,和一个有元氏血统的嫡长子,那么要怎么处置?

  还不如一开始就杜绝了这种情况。

  贺昭面上也凝重起来,她对元氏可没有什么忠心,若是家中丈夫或者是儿子当真取而代之,她也会赞同而不是劝阻。

  “罢了,那兰陵长公主也不是多难得的佳‘妇’,年纪又幼小的很。不堪为配。”贺昭说道,“我会将这事和你兄兄说一说。”

  说罢,贺昭靠在身旁的凭几上,面上倦意愈加浓厚。

  “家家可是身体不适?还是让人请来疾医瞧一瞧吧?”李桓看见贺昭面上的倦意,关切说道。

  “也不是什么身子不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