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百戏(1/2)

加入书签

  贺霖跟着崔氏迈入宝殿,宝相庄严的佛像叫人不禁生出一股虔诚来。最快更新访问: 。

  崔氏在摆放好的蒲团上跪下,虔诚跪下,双手在‘胸’前合十下拜。贺霖不信佛,也不信什么神鬼之说。不过崔氏拜菩萨,她也不好干跪在那里什么事情都不做。也俯下来拜佛,拜佛她还是头一回,跪拜的姿势也不那么对头。

  拜过之后,让‘侍’‘女’将老早就准备好了的香油钱给负责的小沙弥。

  旁边站着的一个眉须皆白的老和尚见这对母‘女’衣裳首饰华贵,等她们起来,去宣扬佛法,贺霖听不懂那老和尚满嘴的什么阿难之类的,感觉简直是如同在听天书一般,崔氏注意到‘女’儿根本对这些完全没有一丁点的兴趣,便让她去休息一会。

  贺霖如得大赦,殿中点着佛香,浓的很。一进去被熏的有些头昏,出来才觉得好一些。

  外头也是非常热闹,外间有胡人在耍百戏,锣鼓整天,还有僧人在诵经。

  这哪里有什么佛‘门’清净之地的意蕴,估计洛阳屠市也和这里差不多了。

  她百无聊赖的走了一会,瞧见前面有个眼熟的人影一晃,她笑起来,快步走上去。

  寺庙并非所有人都能进入的,从佛教在北朝兴起以来,更多的是贵族的一种消遣,建起的寺庙也是由皇族下令修建而成。被废了的皇后嫔妃们,佛寺也是她们最后的归宿。这些都和底下的劳苦大众半点关系都没有。

  信佛只是贵人里头一项‘挺’时髦的事罢了。

  寺庙中能进出的除去本寺的僧人之外,便只有颇有身份的贵人了。

  贺霖半点都不担心自己会在佛寺里被人敲闷棍。

  绕过几个柱子,她在一片静谧的小佛堂里看到了慕容景。慕容景十七岁,身形高大的很,站在那里,他一手持笔在佛堂‘门’口的素屏上写些什么。

  贺霖伫立在那里,有些奇怪他怎么在这种地方还能够写东西。

  一笔写完,慕容景瞧着素屏上新鲜的字迹‘露’出笑容,回头看见贺霖。

  “你在这屏风上面写字,小心那些僧人不高兴。”贺霖出声提醒道。

  “一面屏风罢了,那些僧人若是连这个都要计较,那才是丢脸。”慕容景瞧着屏风上贴着的那些纸条撇了撇嘴。神情里颇有几分孩子气的胡闹。

  “罢了,不说这个。”他将手里的笔放回去,笑起来走到贺霖面前。

  “今日没想到你也会来长秋寺。”

  慕容景对长秋寺显然不陌生,他带着贺霖走过一条碎石道,到一处参天大树下面。

  “我来洛阳这么久了,还没怎么拜佛过,听说千秋寺有百戏,家家想要来拜佛,我也跟着来了。”贺霖背靠在树杆上说道。

  慕容家和贺家走的并不近,虽然都是李诨麾下,但两家的走动不多,出去明面上的那些‘交’往之外,基本上就没有了。

  所以就算是慕容景想要找理由来上贺家的‘门’都不容易。

  慕容景点点头,“这几日千秋寺外会有杂胡百戏,那些百戏倒是也值得一看。再过两日景明寺也会有如此盛事。”

  “都凑在一块了呢。”贺霖笑道,“可惜,我不信佛。”

  慕容景有些怔忪,“你不信佛?”印象中‘女’眷们都很信这个,他叔母和几个堂妹便是信奉这个。

  “嗯,说出来可能会被那些僧人瞪,”贺霖抬起手臂,宽大的袍袖掩住‘唇’,只‘露’出弯弯的蛾眉和双目,“其实,我就是想出来走动一下,呆在家中都快闷死了。可是和那些小娘子也说不到一块去。她们年纪都比我小。”

  慕容景听到这里,‘唇’边‘露’出些微笑意,他故意严肃起面容,点了点头,“若是算起来,和你一般年纪的小娘子也出嫁为人‘妇’了,那些未婚娘子年幼无知,自然是说不到一块去。”

  “你!”贺霖立即就从树杆上跳起来,眉头蹙起,她最讨厌的是这个,“你再说这个我可就真的生气了。”

  慕容景见她真的面上盈盈约约有怒气浮动,知晓自己方才是说错了话,他以前从来没有和其他小娘子有过什么‘交’往,鲜卑人并不重男‘女’大防,到了月圆之夜,年轻男‘女’‘混’坐在一起定情比比皆是。

  可惜他开窍有些晚,十三四岁的年纪他最爱的是马背,而不是那些小娘子。等开了情窍回过头一看,也不知道怎么和‘女’子相处。

  他听说‘女’子喜欢脂粉首饰之类,上回送贺霖一支‘玉’簪,过了好久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他当初所送的那支虽然质地上乘,但是怎么看都过于简单,更像是男子戴的。他后来倒是有心让人去准备华丽一点的华胜,可今日他没带出来!

  “我方才那话不是有心的!”慕容景跟上去连忙解释道,“其实……和我一般年纪的郎君也差不多都成昏了……”

  这话怎么听怎么怪,贺霖差点没笑出来。

  “那慕容公不为你着急?”贺霖忍住笑意故意板起面孔问道。娶‘妇’成昏在此时对一个男子的意义十分重大,娶‘妇’之后意味着真正的长大‘成’人,肩上能扛起担子了。

  “阿叔曾经急过……不过……”慕容景说道这里有些吞吞吐吐,他那会满脑子的娶‘妇’有甚么好的,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