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祸乱(1/2)

加入书签

  在外一切从俭,这群人随意吃了点稀粥,啃了点干‘肉’,就算是吃饱了。吃完饭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一轮圆月在灰‘色’的夜幕中越发的清晰。众人都是拖家带口来的,村人们没有几个青壮男子,见着这群人多是胡人,高鼻深目,白肤碧眼黄头,实在是面目可怖。不敢招惹,战战兢兢的将自己的居室让出来。

  村人们穷的有了上顿没下顿,甚至有人浑身浮肿,看着便是命不久矣的样子。

  贺霖心里同情这些村人,‘乱’世里人命如草芥。但是她也没有去说服李诨和贺内干分点给他们,在兵荒马‘乱’的时节,粮食就是比金子更管用的存在。她们好多人都是拖家带口的要进入中原地区,带的粮食也不知道够不够。

  怀朔并不是一个物产丰富的地方。

  崔氏抱着儿子到收拾出来的农舍内,过了一会贺内干进去。

  “哎呀别生气,那人就是个浑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里头传来贺内干略显得有些生硬的汉话。

  崔氏说话向来轻声细语,从来不高声说话,因此外面的人也听不到她在说什么。只听到贺内干一个劲的在伏低做小。

  外头有跟着丈夫同行的‘女’人听了贺内干这话,捂着嘴偷笑。

  贺内干长得人高马大很是魁梧,听说能够徒手就能拉动几辆车,这么一个孔武有力的男人,到了崔氏面前简直是乖顺的不得了。

  虽然汉话她们听不懂,但是从语气上也能猜出些什么。

  那些‘女’人们都把这事当做笑话讲,李诨也听到了些许,回去和妻子贺昭说起来也笑了,“贺内干这人杀人抢劫,眼睛都不眨,却在阿崔面前生怕她生气!”

  贺昭向来和这位大嫂的关系不是很好,崔氏出身世家,虽然被家族给赶了出来,但是身上从小被培养出来的世家‘女’郎的风雅却一直还在,即使贺家是怀朔镇的富户,崔氏往贺家里一站,贺家人就被衬托的灰头土脸,不堪一睹了。贺昭并不喜欢这位汉人嫂子,崔氏进‘门’后,贺内干很多事都听她的,甚至还学起了汉话,也不管说的有难听。

  怀朔镇向来就是胡人的天下,贺昭那会便对嫂子有不喜了,只不过两人面上还是过得去。

  “毕竟是个美人。”贺昭伸手将耳边的褐‘色’头发给拢到耳后去,“兄长听她的也不是稀奇事了,哥哥在世的时候,家里有甚么书信也是让阿嫂来。”

  汉话里还没有哥哥这个词,胡人们用哥哥说父亲说兄长的,‘乱’的很。

  说着她拍了拍手下小儿子的屁股,让他爬到一边去玩。

  李桓坐在一旁,手里拿着根木棍在地上画来画去。

  “怎么?”李诨听到也来了兴趣,他坐到妻子身边说道。夫妻俩的亲昵向来也不躲着儿子,李桓也曾经听过父母的“好戏”。

  李桓抬头望了一下父母这边又继续低下头去。

  “家里没几个人认得汉字。”贺昭说道,能认字的那都是了不起的人物,家里都是鲜卑人,那些认得字的汉人哪个是简单的,见着鲜卑人来学字,看着那头辫子和鲜卑袍子便不想教。

  可有时候来往还非得用汉人那套,不然家里牛羊多少都没办法记下来。

  “阿嫂识字,自然许多事就要问问她了。”贺昭说道。

  “这样啊。”李诨认得几个字,知道有时候不识字的确是很多麻烦,他一拍大‘腿’看向那边的大儿子,“阿惠儿,以后跟着娜古多学几个字,知道吗!”

  李桓抬起头,外面的月光照在他眸子上,笼罩了一层光芒,双眸生辉。

  “是,兄兄。”

  “那还不如和司马子消学呢,”贺昭说道,司马子消祖上听说是被胡人俘获的司马氏宗室,那会汉人正统被迫南迁,天子都给胡人们当奴仆去了。

  司马子消生活在怀朔,但也认得字,在一群人里很是难得了。

  “好了好了,干嘛生气呢。”李诨说道,他转过头看见儿子正在地上画东西,突然想起儿子小时候的事情了。

  “阿惠儿和娜古玩的好啊。”李诨笑道,这两孩子也不知道怎么的,他从两孩子打小开始,娜古好像把阿惠儿当小辈看,换了其他草原上的男孩子,难免会闹脾气,可是他家孩子就偏偏和娜古就看对眼一样,喜欢跟着她。

  “以后说不定,阿惠儿能把娜古给抢进‘门’。”李诨对贺昭说道。

  “那可不一定。”贺昭抬头说道,“说不定乌头以后有了好出息,能给阿惠儿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