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羞辱(1/2)

加入书签

  北朝宗室和汉人士族通婚,从孝文帝改革以来已经有二十多年的时间了,众所周知,北朝在衣冠南渡后,进入中原的胡人们‘逼’走了正统,互相打成一片,最后是拓跋鲜卑把一个个胡人部落给收拾了,在汉化之前,宗室们的正妻都是鲜卑出身。。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孝文帝为了实行汉化,下令让宗室们停妻再娶,将汉人士族家的小娘子娶进来,原先的鲜卑正妻们全部废做妾‘侍’,如此,宗室和汉人士族联姻便这么延续了下来。

  不过如今今非昔比,几年的动‘荡’,将二十年的‘门’阀给打的粉碎,太后皇帝连带几千的宗室大臣都给镇户丢水里做水鬼去了,哪里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贺内干当初看上长广王世子是因为出身够高,几代的贵人,人相貌不错‘性’情也好,想着自家‘女’儿嫁过去也能压得住,谁知道自己在晋阳就被长广王来了这么一着。

  崔氏看着信里头贺内干怒火中烧要自己去打长广王世子几棍子,不由得头疼这‘性’子怎么在富贵时候依然不见有任何的收敛,如今身份贵重了,才更加应当要瞻前顾后。崔氏从一开始就不看好长广王世子,洛阳的宗室是个什么样的,她心里也清楚。

  如今长广王世子同和赵郡李氏的小娘子定亲,然后火烧火燎的问期,要把昏事给办了,她都不奇怪。

  至于打上长广王世子一棍子出气,那是没有半点可能的了。

  清河崔氏和赵郡李氏当然有姻亲,不过她上‘门’专‘门’为了打新郎是怎么回事?

  长广王唯恐贺内干知道这事情之后,会闹出什么事情来。换了其他人,知晓这家已经定亲了基本上也不会再做甚么,不过两家之后都不会怎么来往。可贺内干不是甚良善人,更加不是那些遵守礼法的人,一身剽悍习‘性’,看着就让人胆寒。

  夜长梦多,长广王让人占卜婚期时日的时候,下令要尽快再尽快。

  婚期被占卜出来,送到李家,眼下乃是多事之秋,天知道会不会还发生什么,以防夜长梦多,突有变故,还是早早嫁娶为好。

  小娘子的嫁妆嫡庶都有个定数,从小就备下了的,只要礼仪做到,时长时短也无所谓了。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昏礼当晚,长广王世子带着傧相前来迎接新‘妇’,按照鲜卑婚俗,他进‘门’前自然是要被新‘妇’子家的姑嫂们给打上一顿,赵郡李氏是士族,家里的娘子们也不过是打上几棍子应景就翻过去了,不会很过分。

  接了新‘妇’,往回走的时候,走在半路上,迎亲队伍的前后都由远而近飘来十几点火光。世子是在黄昏的时候驱车前来迎接新‘妇’的,在新‘妇’娘家被戏‘弄’一番之后,此时天已经大黑。天上并没有月亮,伸手不见五指,火光在漆黑的夜里越发如同鬼魅一般。

  世子骑马在前,立即拉住了马。

  那十几点火光飘的不远处也停了下来,来者皆是穿黑‘色’衣裳,在夜‘色’里就瞧见一个个人头,好似悬在那里一般,看着就吓人。

  北朝婚俗之上,接新‘妇’回家中路途中会遭遇障车,所谓障车,便是乡间小儿或者是无聊的权贵子弟带人挡在路上索取钱帛,然后才放人路过。

  长广王世子今日想,可能就是遇上这种了。

  “来者何人?”前面的家人高声喝道,“这是长广王世子娶‘妇’,无关之人速速离去!”

  这么一声叱喝端得是威风凛凛,但是那些人不但不为所动,反而发出几声爆笑。

  “元家老儿了不起哟!”有人用鲜卑胡话笑道,“河‘阴’那里有好多元家鬼!”

  那家人立刻脸涨得通红,世子还没来得及让人前去驱赶,对方就已经驰马冲了过来。

  很明显,那群人都是胡人,拉人下马的活计做的娴熟,长广王世子自小娇生惯养,基本上没有吃什么苦头,就是骑‘射’也不过是‘花’‘花’架子,在自家里练着好看罢了。实战之中根本就比不得那些自小在马背上长大的镇兵。

  世子今日是前来娶‘妇’,并没有带上兵器,被这么一冲,顿时手慌脚‘乱’,队伍霎时被冲散,一个人高马大的羌人冲到面前,伸手一抓,和拎小‘鸡’似的把世子给从一匹马上给拎到另外一匹马上。

  然后带着这么一个“俘虏”,众人口中呼啸和草原上套牛羊似的一股风跑了。

  只剩下惊慌失措四处逃奔的奴婢和新‘妇’的马车孤零零的在那里。

  夜黑路长不利于行路,两家过了两个多时辰之后才知晓,长广王得知之后,惊恐‘交’加,贺内干那个煞星还在晋阳,也不知道是谁做下这等事情。

  长广王连夜叫人去告知京兆尹,让京兆尹赶快派人来寻找,谁知道京兆尹一本正经的让人去讯问那些同去的奴仆,世子最近是否和人结怨等等,让长广王光火。

  京兆尹面对长广王的怒火,斯条慢理的解释道,“此乃某份内之事,至于派人寻拿,那需问明白才是。”

  李家嫁‘女’儿,遇上障车,听到自家‘女’儿没事,全家松了一口气,但听到世子被人掳去了脸上都有些‘精’彩。

  这闹了一宿,两家不得安宁。

  等到了天亮,世子自己回来了。那些野蛮胡人听着都不是洛阳一代的,像是从北面草原那一块的人,那些人也没把他怎么样,不过是随意带到一个地方,将他一丢,又一阵风似的跑了,连句话也没留,更没有给他留下马匹火把等物。

  世子只能靠着自己两条‘腿’一路走回来,形容自然是狼狈不堪,让人瞅了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