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抢亲(1/2)

加入书签

  县君份例的衣冠车舆等杂七杂八的东西早在册封之后,一同领了过来。,最新章节访问: 。贺霖坐在边上拎着那,几个孩子除去刚生下来的都是好好能长大的样子,多少贵人娘子都羡煞了呢。

  贺霖印象里,这位姑母基本上就没闲过,生育的比较频繁,甚至刚生完一胎还没到一年就又怀孕了。

  她总觉得这样对于‘女’人身体健康么有半点好处,毕竟怀孕生产对于‘女’人来说是一件相当费元气的事情,过于频繁总是觉得……

  当然,她这想法就是对崔氏都没有提起过。

  因为她这想法这这会的人看来实在是太过奇怪。

  “这样也算是中规中矩,挑不出甚么来。”崔氏点了点头,虽然是嫡出,但也不是长子,年纪小礼也不能送的重了,怕小儿命轻压不住。

  “你看下,再挑些出来准备好给其他家的娘子。”崔氏将手里的单子递给贺霖。

  其他家的娘子是其他鲜卑新贵家的主母,给她们挑选礼物基本上也不用‘花’费什么太大的心思,一群的都是土鳖,太高雅的她们也认不得,只管着挑金银器宝石玛瑙之类的,看上去越珠光宝气越好。

  至于和崔郑那样的世家,崔氏倒是自己亲自挑选,比送那些鲜卑娘子要用心的多。

  不过贺霖也不奇怪。崔氏向来和那些鲜卑娘子相处的并不十分融洽,随心一点好像也说的过去?

  贺霖看着单子,心下定下了礼品。

  冬日里感觉时间过得比以往都要快些。早上起来,外头还是黑不隆咚的,白日没过上多久又黑下来了。

  很快便到了去晋王府的日子。

  贺霖年纪放在那里已经是十分大的小娘子了,也不好和以前那样,梳着两条辫子什么都不管。她只能让梳头‘侍’‘女’给她梳了个发髻,戴上些许看起来素雅点的发钗,身上换上这会洛阳风靡的间‘色’襦裙。

  甚至面上都上了妆,未嫁小娘子一半都素面朝天,不过这喜庆时候还是应景一点好。

  贺霖面前摆放的是一张几乎可以照见全身的铜镜,铜镜照出来的影像就算再清晰也带着一份朦胧模糊。

  “大娘子这般打扮真是好看。”‘侍’‘女’一边帮她整理裙角一边说道。

  贺霖看着镜子眨眨眼,镜子中少‘女’着十二破的间‘色’裙,锦文上襦上套着半臂,轻雾一样的披帛一半挂在肩上,一半拢在臂弯里。

  双鬟髻上缠绕着丝绦垂下来,眉间贴着一抹‘花’钿,嘴角和眼角都染有‘花’黄。

  这样的装饰是洛阳里最风靡的了,但是看得贺霖恨不得扭过头立刻将脸上的妆容洗个干净。

  就这样还好看?贺霖觉得不可思议。她觉得自己这样倒像是一个出来玩杂耍的。

  “正是,大娘子天生丽质,这样打扮倒是更好看了。”

  难道不是更吓人了么?

  贺霖简直不知道要如何说话了。

  “大娘子,娘子让人来请你去了。”一名‘侍’‘女’道。

  贺霖点点头,套上风帽和披风,怀里还揣着一只暖炉。

  洛阳冬日里冷得要命,她这几年也被养的娇贵了,挨冻不得。

  贺内干自己倒是骑在马上半点也不觉得冷的,他跟在李诨打仗什么苦都吃过,这点风拿他半点办法都没有。他在‘门’外瞧着儿子骑马出来。

  次奴哈出一团白雾,“兄兄怎么不坐车啊。”

  “坐你的腚!”贺内干听了就破口骂道,“又不是娇贵的小娘子,坐个甚车?男子汉大丈夫,不骑马和‘妇’人学甚么学?到时候和那些姓元的一样,被人当两脚羊扔河里头去!”

  次奴挨了贺内干这么一骂,顿时一缩脖子。贺内干对‘女’儿和对儿子很不一样,对贺霖他向来只要能做的到只要贺霖说,他就去办。

  但对儿子,他就严格许多,次奴到这会在贺内干那里挨骂倒是挨的多,读书骑‘射’一样都不能落下,不然少不得会被贺内干痛骂一顿。

  “对了,最近你没和崔家的那些人走的近吧?”贺内干走在前面,瞧了一眼身后的车和儿子咬耳朵道。

  “哪里啊。”说起这个次奴就满心委屈,“儿怎么会和崔家那些……郎君在一起。”说起这个次奴自己都觉得委屈,家里富贵的时候他早就记事了,再加上贺内干无意把儿子在草原上养成的那套给纠正回来,导致每次在那些世家郎君里,次奴都是最显眼的一个,当然这个显眼并不是什么好意思。

  “他们说话都得手里拿着个扇子,”次奴说起来也是满肚子的火气,“拖腔拿调的,说话也只是说上一半!好显得高深,我还不如去和佛狸玩呢。”

  “这就好,”贺内干点了点头,本来他自己家就是个鲜卑人,家里娘子是汉人世家,奈何他真的对那套没什么兴趣,也没什么心思去改造自己。

  他就爱骑马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怎么了,招谁惹谁了这是。

  父子俩在马上说着话,‘女’眷们乘坐的车便在后面慢慢行弛。

  晋王府和贺家离的不是太远,很快便到了。

  ‘女’眷的车进了内‘门’之后才停下,贺内干拉着儿子就到前堂上去了,那边李诨带着李桓正笑眯眯的等着他们。

  堂上此刻已经有许多人前来,有鲜卑勋贵也有在朝上为官的世家子弟。此时做官的,大多还是士族,南朝如此,北朝除去武职之外,文官大多数还是由他们出任。

  贺内干在堂上和李诨说着话,眼尖的‘抽’到在宾客做的席榻之中,崔岷赫然在列。

  崔岷也见到了贺内干,他微笑起来,将手中的塵尾放在身侧从贺内干点点头。

  贺内干简直恶心死这个大舅子了,以前不认他,到了这会他发达了倒是知道贴上来。可是这一副很熟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他可不记得自己和崔家的人有什么太多的‘交’往,最多也不过是向李诨推荐了几个崔家的子弟,是给李桓做陪读的。

  李桓站在李诨身边,和那些勋贵说些话。而后和李诨耳语几句向那些士族走去,李诨被陇西李氏认了回去,因为一身的鲜卑作风被人当做鲜卑人,但认都认下来了,从宗族来说他们也是汉人士族了。

  和鲜卑勋贵亲近的同时,也不能将士族一股脑全丢在脑后。

  贺内干瞧着李桓向崔岷走去,两人笑着不知道说些什么东西,顿时越发觉得心塞。

  他的好外甥啊,怎么半点都不明白他这个作为舅舅的心呢?

  和崔岷说过几句话后,后面有一个人上来俯身在李桓耳畔耳语几句,李桓面上笑容未变,点点了头。

  **

  正堂上热闹,‘女’人扎堆的内堂上也是欢声笑语。

  崔氏来的时候,贺昭正和几名娘子说的正开心,在她的身后,那些曾经身份高贵的妾‘侍’们正‘侍’立在那里。

  前来的娘子们都知道,晋王后院里的那些妾原先都是王妃一类的人物,甚至里头领头的还是前皇后。人都是有好奇之心的,即使那些只是落魄了的凤凰,但架不住好奇,娘子们在和王妃说话的时候都会瞅上两眼。

  为首的那个姬妾便是先帝皇后,她跪坐在那里,面上没有半点表情,任人看来看去。

  “娘子,贺家娘子来了。”

  贺昭一听自己嫂嫂来了,面上的笑容越发浓厚,“阿嫂来了?快请快请!”

  娘子们知道王妃的大嫂出身清河崔氏,其人美貌,而且将丈夫拿捏的正是再好不过,就没听过贺家郎主往后院里塞‘女’人过。

  果然,一名美‘妇’人在一名少‘女’的搀扶下走上了内堂。

  贺家大娘年十六了还未曾说过婚事,想来应该就是那个搀扶着崔氏的少‘女’了。

  少‘女’眉目之中就七八分是像崔氏,却又不像崔氏那般娇小,身材颀长倒是和贺内干像了。

  众娘子心里点头,若是论形貌举止,贺家大娘倒是相当不错,这样的好‘女’儿家中应该早为其说下婚事才是,怎么到了现在都没见着呢?

  按道理来说不应该啊。

  贺霖搀扶着崔氏在贺昭身边的榻上坐下,自己给贺昭行礼之后就要往小辈的地方走。

  “娜古,陪着你家家一块坐,大家都是亲戚,讲这些虚礼作甚?”贺昭话语里都带着一股笑音。

  贺霖抬头看了看崔氏。

  崔氏点了点头,“坐吧。”

  她伸手将间‘色’裙一揽跪坐在崔氏身旁。

  贺昭的面庞看着比以前要稍微瘦了一些,贵人家的产‘妇’莫不是被养的白白胖胖的,见着贺昭这样子,贺霖心中觉得她该不是因为生产过多给损了运气,还是家里有什么糟心事?

  晋王后院一团糟的事,她也有所耳闻,贺霖偷偷的看向主母身后的那一串姬妾们,其实要说那些姬妾们个个倾国倾城那也是假话,甚至有些容貌还比不上贺家养的‘女’伎。

  不过联想到她们的身份,前皇后,前王妃,一个个的基本上都是出身名‘门’。她暗搓搓的自个幻想了一下,能把这些贵‘妇’给掳来当小妾,作为一个出身不高的男人,这感觉委实有些飘飘‘欲’仙?

  有这么一群出身高贵的妾‘侍’,做主母要稳得住,还真的需要几分心气。

  贺霖都同情起贺昭来了,前几个月崔氏和贺内干生气,买了几个颇有姿‘色’的奴婢给他,贺内干干脆就把那几个‘女’奴拿出去做人情了,他手下人不少还是打着光棍,奴婢自然是不能拿来做妻子,但是照顾衣食起居什么的,足够了。

  贺霖那会才松下一口气来,要是贺内干和崔氏闹脾气真的把那几个奴婢全都收了,崔氏出身世家,就算那几个奴婢生了庶子,也不会将他们放在眼里。可她就真的会觉得碍眼了。

  贺霖才不吃古代的什么庶子都是给正妻生的那一套,不是自己肚子出来的凭什么算是自己的孩子,给别的‘女’人养孩子,那感觉她只想恨不得一匕首把男人给阉了。

  一想到可能会有什么“阿姨”生的弟弟妹妹,简直……不知道要用什么心态来面对。

  “娜古如今真的长大了。”贺昭靠在凭几上看着崔氏身边坐着的少‘女’,少‘女’出落的亭亭‘玉’立,光是站在那里就能吸引人的眼睛。

  “阿嫂,家里可曾给娜古看过哪家郎君?”贺昭是明知故问,贺内干和长广王的事闹的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贺内干在长广王世子娶‘妇’之后,把世子妃的阿爷给作‘弄’的一脸血。李诨自然是不可能为了这事情对贺内干怎么样,不过是向李家送了几车的锦帛表示问候,至于后续没了。贺内干照样大摇大摆,一点事都没有。

  既然长广王世子都已经娶‘妇’了,那么也应该给‘女’儿看其他郎君了。

  贺昭心中认为侄‘女’还是能够嫁的不错的,兄兄身居高位,姑父更是权臣,母亲是士族,自身长得也是如‘花’似‘玉’,‘性’情温和也没出过什么彪悍事迹。

  想必应当有不少郎君盼望着有这么一个佳人的。

  “孩子兄兄正在看呢,这事……也不能主动了。”崔氏答道。

  贺昭听了面上就有些不好看,当初她便是在怀朔城‘门’处遇见李诨,一见钟情,回头就对兄兄说非李诨不嫁,甚至知道李诨没有聘礼,自己让兄兄拿出钱财来资助他。这一系列的事情在所谓礼法看来,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那可不一定。”贺昭笑着看向崔氏,甚至亲昵的用手拍了拍她的手背,“这好郎君啊可抢手的很,一不小心就不见了。我们鲜卑人并不在乎这些所谓礼节,孩子的姻缘更重要。”

  贺霖注意到贺昭方才脸‘色’不好看,回想起贺昭和李诨的过往,她就明白崔氏又让贺昭不痛快了。

  “娜古,你说呢?”贺昭满脸笑容的看向贺霖。

  贺霖顿时脸上的笑都要僵了,怎么这会又扯到她头上?

  “此事全听兄兄的。”贺霖装作害羞低下头,心中狂呼这运气,反正儿‘女’婚事基本上都是家里父亲做主。她这么说也是半点错都么有。

  “这孩子真乖巧,讨人疼爱。”贺昭掩口笑道。她身上着的是北朝时兴的大袖衫,袖子一抬,容貌便被遮挡去了一半。

  “王妃这话说的甚是。”旁边立刻就有娘子接过话去,这话题一扯就由贺霖身上扯到了洛阳里时兴的首饰‘花’样上面了,还有人兴致勃勃的说起从南朝来的那些吴锦。

  ‘女’人们之间的话题果然最多的就是首饰和衣裳。

  这时‘侍’‘女’拿来一杯甘酪,贺霖连忙拿起来低下头一口口的抿着。

  几杯甘酪和蜜水下肚,她和崔氏说了一声,起身向堂外走去。

  一出内堂到外面,被冷风一吹,贺霖下意识的就打了个寒颤。

  “大娘子,请这边来。”领路的‘侍’‘女’毕恭毕敬。

  从净房出来盥洗双手,她就往回路走。

  “大娘子请跟随婢子前来。”‘侍’‘女’对她福了福身。

  这偌大一个晋王府,讲究的处处景致都不一样,贺霖很快就分辨出这回去的并不是她来的那条路。

  “你要把我带到何处去?”

  “大娘子请稍安勿躁,就在眼前了。”说罢,‘侍’‘女’将她领到一个厢房出,吱呀一声将‘门’推开了。

  贺霖蹙眉转身就走,她自己也记得回路的,并不一定非要别人领着走。

  “你给我回来!”身后响起男子蕴含怒气的声音,贺霖的手臂被一股力道拉扯住。

  “你——!”贺霖光是听着这声音就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