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挨打(1/2)

加入书签

  临近冬至的洛阳,天寒地冻的,一碰水泼在地上过不了多久就会变成一层冰。。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贺霖被李桓从车中扯出来的时候,身上穿着披风,可是风帽在车中被摘了。在马上疾风刮来,脸上被冻的生疼。

  她不得不闭紧眼,不让冷风继续吹得眼睛都疼。

  李桓骑术不错,驰马到郊外,将身后追着的那些人甩开。

  “觉得冷吗?”李桓看着怀中的人闭紧双眼,一把扯过自己的披风盖在她身上。

  这些年,李诨有意让嫡长子坐镇在洛阳,自己守在晋阳。因此也没有太多的心思来看着他不被洛阳的风气感染。

  贺霖感到一阵暖意袭来,鼻间还可以闻到一股陌生的熏香。

  李桓一手拉紧了马缰,口中长吁了一声,让马儿停下来。

  “好了,没有人来追我们了。”他面上笑得愈加愉快,干脆两只手都缠上她的腰上去。头埋在贺霖的脖颈处,亲昵的蹭着她的已经和脸颊。

  “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甚么?”贺霖借着残留在披风上的体温暖了暖自己被冻僵的脸颊,等到缓过一口气来,发现李桓又在占她便宜,两人如今都在马上,挣扎起来又怕‘弄’出个什么就不好了。

  “我听人说,慕容绍都准备请媒人到你家来了,我若是再不动手,难道等你和慕容景下聘之后才动手?”李桓听到贺霖的话,嘴角咧开‘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来。

  他侧过头去,嘴‘唇’碰了碰她小巧的耳垂,嘴‘唇’上传来冷冰冰的触感,让他觉得有些不满,干脆张‘唇’一口含住,舌尖轻轻的在‘玉’珠一样的耳垂上肆意‘舔’舐。

  突然而来的湿热将耳垂包裹,贺霖吓得尖叫一声。

  “你说过不会强迫我,你个‘混’账!”贺霖惊讶的一把把罩在面前御寒的披风扒开,伸手就去打身后的李桓。

  李桓瞟见她抬起手来要打,飞快埋首在她的脖颈的衣襟里,蹭开包裹的紧紧的衣襟在,温热柔软的脖颈上重重一‘吮’。

  贺霖的手啪的一下打在李桓的脸上。

  李桓半边如‘玉’的脸颊被打的通红,但是他没有半点愠怒,相反好像很高兴,“打吧,没关系的,只要你开心,打了就打了。”

  他温热的鼻息喷涌在她的脸颊,浓烈的属于少年的气息滚动着要顺着微微敞开的衣襟滚到更里面去。

  贺霖脸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恼,面上已经起了一层绯‘色’。

  “你这个疯子!下流痞子!”贺霖腰上被他紧紧缠住,半点也松不开,她气急了开口就骂,甚至在洛阳市井里听来的那些骂语全部一股脑的倒出来。

  可惜李桓笑得浑身‘乱’颤,“好,骂的好!来,再骂一个——!”他说着低下头去又亲住她的面颊。软软的舌尖挑逗似的滑过肌肤,引来一阵轻颤。

  “我从小就是个疯子,要说下流坯子,我就是!”李桓哈哈笑道,“来,再骂——”

  贺霖没想到李桓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本来就不善于骂人,更甚的那些什么娼‘妇’养的野种,她根本就骂不出口。那样会连贺昭贺内干外加她和崔氏一块都骂进去了。

  她愤愤的抿紧了嘴,转过头去避开他的亲昵。

  李桓见她闭了口,愤愤然的转过头去不搭理他,他的笑声也停下来,过了一会儿他将被她拨拉到一边的披风拉过来,严严实实罩在她身上,又将她向自己怀里拢了稍许,终于两人之间亲密的没有一丝缝隙之后,他才在她耳畔似是询问的开口。

  “要过多久才让他们找到呢?”

  “……”贺霖手心发汗,身体僵硬,听到他的话就是不吭一声。

  “你担心我碰你吗?”李桓发觉怀中身体僵硬,他浓密长卷的睫‘毛’如同彩蝶拍翅那样动了动。

  “我说过不会强迫你就不会强迫你,我听说强行欢好,对‘女’子身体有百害而无一利。”他的嘴‘唇’就在她的耳郭上,她甚至都能感受到从耳朵上轻轻传来的热意,那股热意夹带着生命的悸动,一下一下的叫人心慌。

  李桓在她耳畔毫不掩饰的说着男‘女’情*事,面上没有一丝羞涩,反倒是理所当然般的告诉她,“你知道吗,我做了好多梦,都是和你颠鸾倒凤,真的好想看看你的身子。”

  “你简直下流!”贺霖听到他这句话,先是一愣,而后心底涌出浓烈的羞耻。身后的这个少年用这种方式来慢慢的猥亵她,为她的反应所取悦。

  “下流?”李桓好奇的眨了眨眼,“我以前听一个士族骂鲜卑人就是骂作下流无耻,你要是这么骂,倒也没错。不过我看你,你也不吃亏,我到时也脱光衣裳给你看,你想看多久就看多久。你想怎么样都行。”

  贺霖脸上涨得通红,她就不明白怎么和李桓说不通。

  “你到底知晓甚么叫做礼义廉耻?”贺霖深吸一口气,想要冷静下拔出李桓腰间环首刀砍了他的冲动,结果冰凉的空气长长的吸进鼻腔,把她自己冻的够呛。

  “怎么了,觉得冷?”察觉到方才贺霖身体的寒颤,他干脆一股脑的贴在她身上,好让自己的体温给她取暖。

  “那些个礼义廉耻,如今还当得甚么用?不过是拿来做个遮羞衣裳来骗骗别人罢了,既然是用来骗别人的,我何必拿来拘束在自己身上?”说着他稍眯起眼来,“你那日说过的话,我想了想,甚么从姊弟,全是你拿来搪塞我的,就算你眼下不愿意,可是一年两年五年后呢?到时候你我儿‘女’成群,享用人间富贵,你那会肯定会喜欢我。”

  “你简直是不要脸!”贺霖听着他几乎是强词夺理的话,气的半死,最后从牙缝里飘出这么一句。

  “不要脸?我可要脸了。”李桓在她耳畔反驳道,“我这张脸好看的很,我每次出席那些宴会,看见那些‘女’子,年幼的,年长的,她们可都是在看我,瞧着双目都要发绿光了,你说要是我勾勾手指,她们是不是会自己投怀送抱?”

  “那你就娶她们好了,又何必来纠缠我?”贺霖知道李桓容貌极其出众,就算比起美男辈出的元氏和慕容氏,他的容貌也是出类拔萃的。以往在贵‘女’里,也听过几个‘春’心萌动的小娘子在谈论晋王世子如何年少美貌,即使不衣冠楚楚,学南朝士人宽衣大袖脚着木屐,也让人移不开眼。

  “她们一个比一个丑。”李桓说道,“哪一个又比的上你?”

  “我……”贺霖一时语塞,他这话说的十分认真,根本就不像是登徒子在哄骗人,可是贺霖一想到他干的好事,顿时火气又窜了上来。

  “你看过多少‘女’子,那些小娘子要甚么出身的没有?我到如今还被人鄙夷是镇户出身。”

  “洛阳乃是国都,要是这些‘女’子还不算多,难道你要我到元嘉那蠢货的后宫去看么?”李桓冷笑。

  元嘉是当今天子的御名,李桓直接把皇帝的名字连名带姓喊出来,甚至还加了一句蠢货。

  “那个蠢货还想把他妹妹,什么兰陵长公主嫁给我,他当我稀罕?一个长公主在如今值得了几个大钱?五岁稚龄,亏得他也开的了口。晋王世子妃的位置,我就是不给他妹妹怎么样?”李桓抱着贺霖陷入到自己的世界里。

  “兰陵长公主,年纪幼小,你不娶才是好的。”听到李桓那一番话,贺霖头疼的直想‘揉’额头,“兰陵长公主,你不要,洛阳还有好多其他家的小娘子,有汉人世家的,还有其他鲜卑勋贵,只要你想,随便你看!”

  这话说出来好似有将那些小娘子当做大白菜翻来翻去挑选的意思,可是眼下贺霖也顾不上了。她和那些小娘子没多大的‘交’情,她眼下只想脱身。

  真的是不明白,那么多小娘子,难道就挑不出一个出身好貌美的么?她听说崔家主母出身的荥阳郑氏就出美人!

  “我看她们做甚?我只要你。”李桓一笑,看着她。

  “他们说你是镇户,我难道就不是了?”李桓嗤笑一声,眼里有冷光闪烁,“他们甚至还说我是不知礼的鲜卑儿。”

  “镇户配鲜卑儿可不是天造地设的一双?”说着他抬起头来,‘唇’边噙着一丝笑意。冬日洛阳的天空‘阴’沉沉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又要下雪。

  “阿舅看得那些甚么元氏宗室,甚么北燕慕容,哪里有比的上我们般配呢?”

  贺霖心中咯噔一下响,若是拼力气,她根本就拼不过李桓,自从年纪渐大,她很少骑马‘射’箭,而李桓时常骑‘射’,力量对比一望便知。她想劝的他回心转意,可是如今看,他根本就是鬼‘迷’心窍了!

  “娜古总是要我娶别家小娘子。”见着贺霖惊愕的表情,李桓格外纯洁无辜的歪了歪头,“你死心吧,那会我可是带着那么多人去的,估计这会恐怕全洛阳的权贵都知道,你被我抢了。不嫁给我,你又能嫁给谁?”

  这纯洁无辜又洋洋得意的语调,把一直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的贺霖彻底‘激’怒。李桓抬起手去触‘摸’她的面庞,指尖滑到她的嘴角时,贺霖张口狠狠咬住他的手。

  血腥在口腔中弥漫开来,她恶狠狠的瞪向他。

  李桓面上依旧没有任何愤怒,他‘迷’恋温柔的看着她,全然不管血正从自己手腕上淌下。

  **

  贺内干简直恨不得把外甥给拖来打上一顿好的!

  “怎么样,找到了吗?”贺内干睁大眼睛问自己家的部曲。

  部曲骑着马,在这隆冬里硬生生的跑出一头一脸的汗来。

  “回郎主,在城南未曾发现。”部曲盯着贺内干灼灼的目光,带着几分干涩说道。

  “甚!”贺内干强行压下心中的火气,“再去找,哪怕是那些东西两市能找的都给我翻咯!”

  “唯!”部曲大气也不敢出,连忙去了。

  贺内干派人向李桓骑马奔走了的方向寻找,结果毫无音讯。

  明明平日里看着那么乖巧懂事的,怎么就干出这种‘混’账事来!贺内干恨不得拔刀把一旁的树都给砍了。

  鲜卑旧俗里,的确有抢夺‘女’子为妻的抢亲风俗,甚至崔氏就是他抢过来的。但是贺内干可不愿意自家‘女’儿被人抢啊!而且被抢之后,那‘女’子会有什么样的待遇,贺内干光是想一想都觉得心急如焚。

  贺内干原先就不太看好李桓,觉得少年,眼下看着的是这个人,等到富贵发达起来,见过‘女’子多了,就算原先有多喜欢,也得变成平常心了。他不拿‘女’儿冒这个险。而‘女’儿看着对李桓也没有什么意思,要是真的有意思,他也就成全了。

  反正和李诨谁不认识谁啊,可是‘女’儿没那意思,他也就放心的给‘女’儿看看其他家的郎君了,谁知道都快要和慕容绍两人说好哪天来媒人的时候,他外甥把人给抢了。还闹得那么多人都知道,贺内干知道洛阳和六镇不一样,那些个贵人就看不上他们这种镇户的鲜卑作风,贺内干是无所谓,但是‘女’儿不一样啊,日后少不得和那些人打‘交’道。

  知道的那一瞬间,他真心有把外甥给暴打一顿的心。

  李诨也甚么!”

  说着贺内干大步流星的去了,崔氏想劝他冷静一点,别把话说的太难听,结果都没拉住。

  李桓站在堂上,一半脸肿的老高,嘴角还带着血。

  贺内干一进来便是看到外甥如此形状,换了平常看见李桓挨打,他少不得要劝一劝妹夫,毕竟孩子都那么大的人了,再打未免不好看。

  可是他这会见到外甥双手就紧握成拳头。

  “你个小畜生给我跪下!”李诨见到贺内干出来,一脚就踹到李桓膝关节上。

  李桓闷哼一声滚倒在地。

  “阿惠儿,你说。”贺内干拳头紧了再紧,强行忍住把外甥给打一顿的冲动,“阿舅待你从小到大,可有亏待过你的地方?”

  “阿舅待我极好,从未有过亏待。”李桓勉强起来,跪在地上。

  “那你为何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