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手法(1/2)

加入书签

  贺霖知道这一会,李桓是有些动真格的,贪墨之事从灵太后开始到如今少说有十几年,到了如今轰轰烈烈的,那些个大臣里揣着多少从国库里昧去的钱帛,谁也不知道。,最新章节访问: 。原本天下大‘乱’,国库空虚,如今世道稍微好了那么一丝半点,原先跟着李诨的那些以鲜卑镇户为基础的新贵们开始捞好处起来。

  陪着王妃贺昭听完又一拨来诉苦的,贺霖都觉得有些吃不消了。

  贺昭看着贺霖送客回来,面上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疲惫,笑了“怎了?我这老‘妇’尚且能够撑住,娜古你这个年轻的倒是受不住了?”

  “儿失仪,还请阿家宽恕。”贺霖一听有些‘摸’不准贺昭的意思,连忙挑了一个最不会出错的回答。

  “好了,你和我又不是别的婆媳。”贺昭挥手让身旁的‘侍’‘女’上来给她按肩‘揉’‘腿’,这些个事情贺昭也不用使唤侄‘女’,“本来就是亲上加亲,是我家的新‘妇’又是我的侄‘女’,说话那么谨慎的作甚?”

  “唯唯。”贺霖听了这话,面上的笑容多了些。她拿过一旁‘侍’‘女’奉过的蜜水,送到贺昭手边。

  “阿家。”

  贺昭方才陪着那些个娘子坐了好一会,虽然说的话不是很多,但那些哭诉听多了当真心烦。

  贺昭嗯了一声,伸手拿过来,抿了一口。

  “那些人当真吵的很。”将手里的瓷盏递给侄‘女’之后,贺昭懒洋洋的躺在坐‘床’上和贺霖抱怨道,“这都瞧着富贵几年了,怎么还和当初在怀朔镇一般,吵吵闹闹的。”

  “有些人乍然富贵,改不了。”贺霖说道,那些个鲜卑新贵,还是那样的流氓气息做派,家里‘乱’糟糟的,也不读书,自然还是那副样子了。

  “的确也是。”贺昭点了点头。

  “你姑父在做了这晋王之后,给阿惠儿选了好几个出身好的师傅,让他读书。”说起长子,贺昭闭着双眼,笑意越发浓厚。

  贺霖听了点了点头,“甚是。”

  贺昭的孩子多,一共有六个,六个孩子她自然是不可能个个都爱,说是手心手背都是‘肉’,可一只手伸出去,五个手指都不一样长呢,六个孩子资质不同,母亲难免偏心。

  长子是最得她看重的,要说最爱的是幼子。

  “阿惠儿在外面做的这事,我这个做家家的,不能拦着,能给他做的事就只有这个了。”贺昭说道。

  那些个前来哭诉的,来来去去就是那么几家,李桓要借着这件事情立威,打杀那些个新贵老臣的威风。要是贺昭真的给那些人说情,那就是在拆自家儿子的台了。

  “此事事关重大,的确……”贺霖摇了摇头,黄河发水,光是她想象一下都觉得浑身发寒,这人的两条‘腿’哪里比得过洪水?

  贪到这个上面,的确也太……

  回想起贺内干当初对她说过的话,要她劝一劝李桓。其实她倒是觉得需要劝劝贺内干,贺内干在打仗上有一手,但是看得远不远,她也真的只有保持沉默了。到时候回娘家和崔氏提一提。

  贺内干一向听崔氏的话,崔氏说的话比她有用些。

  “好了,你也会去休息一会。”贺昭是真的困了,在宽大华丽的坐榻上打了一个秀气的哈欠。

  “唯唯。”贺霖起身趋步而出。

  古代做人媳‘妇’真的是‘挺’不容易,婆婆要媳‘妇’做什么,基本上媳‘妇’就只有听命的份,要是媳‘妇’敢不从,这可真的是被千夫所指了。

  贺霖在房中自己‘揉’了‘揉’僵硬的脖颈,呲牙咧嘴的感叹这媳‘妇’真不好做。

  现代哪怕嫁人了,要是婆婆和媳‘妇’不对付还能当场甩脸,让自己父母找回场子,反正自家娇养二十多年的‘女’儿,不是给婆婆来教训的。可是这会她还真的没有这个待遇,贺昭并不难伺候,最多喜欢让她在旁边跪坐服‘侍’。

  比起她听过的故意让儿媳日日夜夜陪着‘侍’疾,把儿媳折磨的不‘成’人形的恶婆婆,贺昭简直不知道好了多少。

  不过即使如此,还是让她有些不适应。

  或许是在自己房内太放松,又或者是太累了,贺霖睡意渐浓就睡了过去。

  睡梦中,总觉得脸上脖子上有什么东西刷来刷去,痒痒的心慌。

  她不情不愿的在睡梦中睁开眼,见到李桓似笑非笑,他脖子下面原本应该系好的冠缨已经解开,他手里捏着冠缨的一头,俯下*身子,轻轻的扫‘弄’着她的脸颊和脖子。

  他见到贺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一笑,“你终于醒了,睡的可真沉。”

  说罢,他起身拍了几下手。

  贺霖一听原本还因为久睡而有些模糊不清的头脑一下子清醒过来,“现在都甚么时辰了?”

  李桓向来回来的晚,他都回家了,她这是睡了多久?

  屋内的光线已经暗了下来,外头的‘侍’‘女’鱼贯而入,将那边的西域胡人灯点燃。

  天都黑了吗!

  “都快戌时了。”李桓回过头来,笑得有几分坏。“我就说呢,怎么用夕食的时候不见你在,家家说你过于劳累,在房里休息,我一看,果然是这样。”

  “都……这么晚了?”贺霖脸上‘露’出崩溃的神情出来。她一觉竟然直接睡过了晚饭!

  “放心放心,”李桓保持着冠缨解开的那副不端庄样子,伸手就搂住她的腰。柔软的腰肢让他眉开眼笑。

  “饿不到你的,庖厨里还有许多好吃的,你想用什么,吩咐下去就是。”李桓凑到她耳旁说道,他闻到一股淡淡的蔷薇水香味,他搂住她的手收紧了,“你用了我送你的那个蔷薇水?”

  前段时间不久,李桓让人寻了从大食来的蔷薇水,献宝一样的送到贺霖面前,贺霖那会反应淡淡的,让李桓很是失望,如今在她身上闻到蔷薇水的味道,觉得很是惊喜。

  “你把那个蔷薇水送来,不就是让我用的么?”贺霖嗔怪的瞪了他一眼,“对了,阿家没有怪我没有到她的面前服‘侍’吧?”

  “你又不是‘侍’‘女’。”李桓抱住她,俯下*身来轻轻的蹭着她,听到她这么一句,李桓有些不满,“那些服‘侍’的事情自然是有‘侍’‘女’来,你做的未必有她们的好。”

  “有你这么说话的么?”贺霖听了这话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伸手在他面上捏了捏。

  “我说的实情,有甚么不好说的。”李桓伸手将脸上的手给抓下来握住,“我看家家也不一定喜欢你老是在她面前,这一次没去又有多大的关系。”

  要是论服‘侍’人,贺霖自然是比不上那些‘侍’‘女’。不过这服‘侍’的好不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将姿态心意给表‘露’出来了。

  “这些事,你可不懂。”她道。

  “我不懂才怪。”李桓抓过她的手放在‘唇’上轻轻咬了一口,他咬的轻,和刚长牙的小猫咬人一样,半点疼都没有。

  “我看着那些臣子也差不多,用餐的时候明明就不通这个,却和个奴婢一样的服‘侍’在我左右,可不是想讨好,有求于我嘛。”

  听到这话,贺霖险些没气死,这到底都说些什么好东西,把她和那些臣子相比。

  “说你不懂,你还不服气,”她伸手对着他的腰就拧,“你看你都说的是甚么话!”

  什么讨好,什么奴婢,这家伙是真的不气死她不罢休!

  “我说错甚么了啊!”李桓连续挨了贺霖几次拧,再扛疼他也有几分受不住,伸手就来按住她,“别再拧了,要是青了,我可不好和医官说!”

  “男子汉大丈夫,身上青几块还让医官来瞧,你羞不羞啊。”贺霖被他这么一按,也没有伸手去再拧他。

  “说你狠心,你还真狠心。”李桓似是有些委屈,“不行,我要拧回来。”说罢,他竟然是伸手把头上的冠笄一拔,将头上的小冠拿下来随意的丢到一边,上了榻就来捉贺霖。

  贺霖见势不妙就要逃下榻,结果正好被他揪住,按在那里开始挠痒痒。他知道她身上几处颇为‘私’密的敏感地方,伸手来挠。

  嘻嘻哈哈的闹了一会之后,才算放过。

  ‘混’‘乱’中,贺霖踹了他几脚,算是扯平了。

  屋内的‘侍’‘女’对于两人的吵吵闹闹从一开始的惊愕到如今已经习惯了,贺霖对着李桓从来就没有摆出过多少柔和的姿态。

  以前就是把他当做自己的弟弟之类的人来看,到了如今‘阴’差阳错的嫁了他,要她学着那些娘子对着李桓低眉顺眼的喊一声‘夫君’,她还真的做不到,光是想想就是浑身‘鸡’皮疙瘩。

  “好了,饿了没有。”李桓衣衫不整的从榻上起来,掀开垂下的帷帐,让‘侍’‘女’去将夕食端上来。

  “都这么晚了,不吃了。”贺霖侧身躺在旁边闷闷的说道。

  夏日里胃口本来就不好,到了这会贺霖都不觉得饿,反正不过就是一餐而已,吃不吃都无所谓了。

  “这可不行,一餐不吃,到时候你肯定会肚饿。深夜里用膳对肠胃可不好,大不了让人‘弄’些清淡的来。”

  说着,李桓就让‘侍’‘女’去庖厨吩咐了。

  李桓口里说的是清淡的饭食,等到‘侍’‘女’端上来,足足有几个小案,丰富的很。

  “我就一张嘴,吃的再多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