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密谋(1/2)

加入书签

  众人谁也没有想到,大都督竟然会下如此一道命令,但是看着那些前一刻还活生生的人,后一刻便‘混’了土一同填到堤坝缺口里,一群人都骇破了胆子。复制本地址浏览%73%68%75%68%61%68%61%2e%63%6f%6d

  民夫和那些士兵们不敢再惜力,堤坝的修筑变得前所未有的快。

  大雨滂沱,连续下了几日,李桓守在那里,县衙里崔岷一身窄袖袍子,这回可不适合穿宽袖衣裳,若是真的堤坝溃坏,穿成那样连逃命都逃不快。

  主位上的李桓正在看下面人送上的文卷,这些文卷上记着关于这段河道附近的人口田地牲畜等等。

  崔岷是贺霖的亲阿舅,北方风俗外甥亲阿舅,算起来还和李桓有个几绕的亲戚关系。但是此刻崔岷可不敢在李桓面前倚老卖老。李桓说起来是出身陇西李氏,但鲜卑化多年,行事作风都没有半点汉家所倡导的儒家气息,哪怕读了书也是一样。他听说李桓下令将那些负责运土的民夫和士兵‘混’了土一同塞进缺口里,简直吓了一跳。

  这样的手段,虽然的确是很好的震慑了那些有小心思的人,但未免太过残暴。

  “崔公可是觉得我这般手段,实在是不妥?”放下手里的文卷,李桓就看见崔岷坐在那里不发一言。

  “回都督,的确。”

  “无甚,拿人来堵堤坝怎么看都是残暴不堪,不过我本来就不信佛,更加不信因果报应之说。拿着那批人的下场给别的人看,为了一条命,其余的人自然也要尽心尽力了。”李桓靠在身后的凭几上说道。

  “我没那个心思给那些人说甚么大道理,也不会说。”

  “臣……知道了。”崔岷双手拱在袖中行礼说道,“不过,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大都督身份贵重,即使黄河之事紧要,也不该身处险地。”

  “没办法,谁叫能用到的人的确是不多。”李桓说道,“不然好好的洛阳不呆,跑到这里来受苦。”

  “以前曾经听师傅说过,所谓人主者,并不是事事躬亲,而是让臣属去做这些事,不然就算是一日里十二个时辰都扑在政事上,恐怕都忙不过来。”李桓往身后的凭几里又靠了靠。

  他对着崔岷说话间没有半点忌讳,如今表面上北边的天下还姓元,但他话语中已经对皇帝很不客气了。

  而崔岷似乎也没听出他话语里的不对,反而点头,“甚是。”

  “等到黄河的事情了了,再准备此事吧。”李桓手指屈起轻轻叩击在凭几上说道。

  那些个鲜卑新贵敢横行霸道,他就用别的人,天下之大何愁没有良才?而且到时候局势平定,原先的那些新贵若是继续如此,就是远在晋阳的父亲恐怕也要动手了。

  **

  长广王世子的牛车正在曾经的大都督乙弗斯的府邸前,世子在牛车内仔细整理冠帽,自从步六孤家落败,李氏父子当政一来,也有不少人是郁郁不得志的。例如如今的他要去拜访的前任大都督。

  乙弗斯曾经在步六孤肇落败之际,赶回洛阳将步六孤氏留在洛阳的那些族人赶尽杀绝,以求好新来的胜利者。可惜李诨当政之后,并没有重用他,反而将他扫到一边,好似洛阳里没有这个人似的。他原来的大都督位置更是给了李桓。

  这么一个人,可以说是和李家有着深仇大恨,对于一个追逐名利的男人来说,有什么仇是比得上断了他前途更深的么?

  偏偏这个人曾经行走于军中,颇为懂的行军布阵,就是在军中还有的一定名望。

  若想成事,有天子的支持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懂的兵法的人。

  长广王世子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乙弗斯最是适合了。

  牛车在骑奴的驱赶下,缓缓进了乙弗家的大‘门’。

  乙弗斯是一个鲜卑人,他正坐在堂上看着面前温文尔雅的长广王世子有些‘摸’不清来意。

  自从被李诨闲置以来,他府‘门’前是‘门’可罗雀,基本上也没有几个人来过。

  “世子前来,可是有何赐教?”如今皇帝都不值钱,更别提其下的宗室了。不过乙弗斯自己也没有多高的位置,说话还是有些客气的。

  “某前来拜见大都督。”长广王世子外貌原本就好,再加上举止行为儒雅,很是得人好感。

  可是乙弗斯一听这话,脸上就相当难看,“世子,你‘弄’错了,这里可没有什么大都督!那位大都督可是另有其人!”

  这话简直是戳在他的伤处,让他连装都懒得装了。

  “在某心中,大都督就是乙弗公,当年若不是李诨进了洛阳,又怎会到此境地。”世子说道。

  “可如今在晋阳的便是李诨,在洛阳替他看着天子的也是那位京畿大都督!”乙弗斯连连冷笑,“而我如今……”他伸手指了指自己,“不过就是身上挂着几个闲职,如今吃几口闲饭的闲人罢了。那里能够承受的起世子的这个大都督?”

  “那么公就甘愿如此么?”世子压低声音问道,“甘愿就在这洛阳一辈子身上就只有几个闲职,碌碌无为的过下去。哪怕子嗣都得不到阿爷的荫护?”

  “放你娘的狗屁!”乙弗斯听了世子的话暴怒起来,一把就把身边的凭几给扫落在地,“你当老子稀罕这几口闲饭么?老子宁可堂堂正正死,也不要窝窝囊囊的过着!”

  “那就请乙弗公助陛下一臂之力!”长广王世子突然跪下来说道。

  乙弗斯突然愣住,这又是来的哪一出?

  “如何说来?”乙弗斯问道。

  皇帝是个宝座上的傀儡,这个半点都不稀奇,几乎全天下人都知道。可是这个又是什么事情?

  “李诨名为功臣,实为逆臣!”说起这个长广王世子还有几分咬牙切齿。元氏式微,权臣凌驾在皇室之上,他也是受过不少那些权臣和新贵的侮辱。

  “陛下不堪□□,还请公助陛下一臂之力!”

  乙弗斯一愣,他眉头皱起来,面前的这个少年面目有些稚嫩,说出的话也算是颇有胆识,但是这话要是真做起来,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