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新帝(1/2)

加入书签

  贺霖被李桓狠狠折腾了一番,他那晚上不知道怎么了,缠着她不肯放,到了最后她头都被快感冲击的都疼起来了。-叔哈哈-

  第二日起来,她坐在榻上腰就是一阵无力。

  她从来就不知道李桓原来还知道这么多‘花’样,不知道他到底是是从哪里学来的。

  最近洛阳里正在肃清,李桓这会已经请来站在榻前让‘侍’‘女’给他整理身上的袍服,他神清气爽,看着就知道他心情很好。

  “长广王世子妃毕竟是‘女’眷,”贺霖缓了一会想起崔氏说过的事情来,“抬抬手,放过去算了。”

  长广王世子妃也不过才十五六岁的年纪,和世子没有子嗣。按照道理长广王和世子是逃不脱一个死字,‘女’眷们要么就是跟着丈夫儿子一起死,要么就是没入宫中为奴婢。

  毕竟才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想一想也心有不忍。

  “赵郡李家这会未必肯理这‘门’亲了。”她在‘侍’‘女’的服‘侍’下将衣裳穿上,对李桓说道。

  “不是为了那个所谓的世子?”李桓垂下眼,听完以后凑近低声问道。

  “哈?!”贺霖有瞬间很像把李桓的脑子撬开,看看里头到底是些个什么东西,“我连那个世子长的是美是丑都不知道,为他作甚?”

  她曾经从贺内干那里得知,贺内干有将这个世子当做‘女’婿看的意思,但是这都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她自己都还没见过这个世子呢。

  李桓听了她的话,嘴角翘起来,“罢了,一个年轻‘妇’人罢了,放过就放过了。不过……”他俯过来,在她耳旁暧昧的吐气,“你可欠了我这么一次了。”

  李桓在外面头上挂着一个轻浮‘浪’‘荡’的头衔,在她面前又十足的孩子气,她自然是没把他的话当多大一回事。

  “你啊。”贺霖的嗓音稍微有些嘶哑,李桓听出起来笑得就格外的得意。男人基本上都这样,把‘床’上生龙活虎当做一件很值得开心自豪的事情。

  贺霖见着李诨笑得得意的那张脸,就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好,这次我欠你,好么?”贺霖知道下一回不知道他想要玩什么‘花’样,不过就当做是增添情趣好了。

  李桓看着她叹了口气,神情也温柔下来,和当年对他无奈的时候一模一样。顿时他也乖顺下来了,“这几天我会比较忙,外头的事也比较多。等这段时间忙完了,我就来陪你。”

  贺霖对他来不来陪她倒也没有多少要求,天天见着一年下来,就算美成一朵‘花’似的都得看烦了。

  “你忙你的去吧,毕竟那些都是大事。”贺霖说道,最近李桓要忙什么她也明白,忙的顾不着家,那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李桓听了双眼晶亮,凑过来当着一屋子‘侍’‘女’的面就在她‘唇’上啄了一口。

  世子和世子妃是成婚几个月了还好似蜜里调油一样,‘侍’‘女’们见着了也是在一旁偷偷笑。

  李桓出去之后,贺霖将自己收拾了一下,在贺昭面前,她的装束一向比较清淡,就是面上用的脂粉也是薄薄的一层。估计没几个婆母喜欢自己的儿媳天天‘花’枝招展的。

  贺昭最近心事重重,宫里面的天子瞧着也就那个要死不活的鬼样子了,再活也活不了多久,如今杀皇帝和砍瓜切菜一般,基本上都没有个什么忌讳,但是昭阳殿里的皇后是她亲生‘女’儿,‘女’婿死了她半点都不会心疼,甚至连眼都不眨一下,可是这‘女’儿……她是真的担心。

  对着侄‘女’,贺昭也会说一说,如今家里,她就算不喜欢崔氏,但看在贺内干的面子上也会对贺霖照顾一二。

  贺霖平日里服‘侍’贺昭,也会听她唠唠叨叨的说上半天。

  “大娘一定不会有事的。”贺霖听了贺昭的话安慰说道。毕竟是晋王的‘女’儿,此刻又不兴什么‘女’子要守节,不管北朝南朝,基本上只要是青年守寡娘家人都要张罗着给‘女’儿改嫁,再找个好夫婿的,至于什么守节基本上都没人在乎,只要本人够好,就算是再嫁也能找个不错的。

  “有大王在,大娘哪里会有甚么事情。”贺霖说道。

  “哎,当初生大娘的时候,家里都拿不出米粮,”回想起当年的苦日子,贺昭很是有些感叹,“如今想着,这日子终于能苦尽甘来了,这进了宫做了皇后,谁知道后面还有那么多糟心事。”

  皇后如今满打满算,算虚龄也不过是八岁左右,小小年纪掌管后宫是十分艰难,尤其皇帝还是个长成了的,不得已也只能看着皇帝纳妃,结果就是这样,还冒出来两个公主,甚至不把皇后放在眼里。

  “正是这样才是否极泰来。”贺霖说道。

  “希望如此吧。”贺昭点了点头,说着她笑着看了看贺霖。贺霖被她那探究的眼神‘弄’得浑身都不舒服。

  “以前倒是没注意过,这几日仔细看了看,倒是发现娜古你长得很是像你家家。”贺昭面上笑着,可那笑意却没有到眼里去。

  “而且不仅是容貌像,就是这做事也像。”

  贺昭和崔氏的事情,贺霖早就知道这对姑嫂面和心不合已久,到了如今做了儿‘女’亲家,她也觉得也没必要再去计较什么了。

  不过贺昭的那眼神让她背上寒‘毛’直竖。

  贺昭看着侄‘女’拘谨的模样轻笑了一声。

  “你家家是真的否极泰来了。”她说道,说完摇头笑了笑。

  贺霖是小辈,当年的事情知道的也是断断续续的,贺昭和崔氏有个什么过往,她也不清楚,只是偶尔从长辈的一言半语里觉得,这姑嫂当年就差的太多,而且也不是每个人都和贺内干那样,把崔氏捧在手心上就是好多年。

  崔氏心气高,说不定当年也有过许多不愉快的事情。

  汉家士族娘子和鲜卑未嫁小姑,怎么看都是难以相处,尤其这两人都还不是什么愿意让步的人。

  但是这话语了听着心里总莫名其妙的觉得有些不对。

  贺霖端过‘侍’‘女’拿过来的蜜水,双手递给贺昭。贺昭接过,只是抿了一口就放在一边,自己靠在身后的隐囊上闭上双眼小憩。

  贺霖被晾在一边,也‘弄’并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哪句话惹的贺昭不高兴。

  她想了一会,发现想不起来,也将这件事情放到一边了。贺昭的脾气近来越发古怪,她就是再小心翼翼,也难免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惹的她不高兴。

  既然想不到那就懒得再去想了。

  贺霖也放松下来,脊背不是那么直‘挺’的了。

  **

  洛阳城里好几个月都是腥风血雨,大街上到处可以看见抓人的军士在到处走动,权贵们居住的南城基本上就安宁不下来。晋王有拿着这件事做筏子的意思,在朝中大肆清除异己。

  如今的元氏不过是日暮西山,而皇帝这看上去似乎很高贵的位置,更是被权臣们杀起来半点后顾之忧都没有。

  算起来自从兵‘乱’开始,死掉的皇帝基本上谁也不记得了。

  南城里抓了一批的宗室,还有一批的天子属官,皇宫之内也是腥风血雨,每天拖出来扔到‘乱’葬岗的尸首也不知道有多少。

  打杀抓了许久,定下那些被抓宗室的罪责,终于菜市口那里热闹起来了。

  洛阳里的权贵看着菜市口自然是心惊胆战,战战兢兢,但是对于平民来说,死在那里的人原先身份有多高根本不重要,不过就是前去瞧了个热闹。

  要砍头的这批都是原先的宗室贵人,其中有男有‘女’,污头垢面半点体面都没有。

  行刑的鼓声连续响了好几日。

  每日行刑完毕,都是一堆尸体要拖走的。这些尸首几乎是全家一起死,连个收尸下葬的都没有,都只能是全部拉到‘乱’葬岗上扔了。

  几个在那里行刑的人把无头尸体带脑袋一块丢上车,车上污血沿着边流淌下来。

  领头的士卒啐了一口,低声骂了一句晦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