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缱绻(2/2)

加入书签

他自己用温水绞了帕子,给贺霖擦拭方才被狗‘舔’过的位置。

  “你啊,”贺霖不知道李桓竟然小心眼到这种地步,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以后没事儿去撩拨人少做吧,毕竟你身份非同寻常,”贺霖伸手抓住李桓的手。

  要是当年可以选择,她是真心不想嫁给李桓,他的童年看起来并没有多少一帆风顺的地方,甚至还差点被李诨给一箭‘射’死。

  这样的经历,要是她以前看来虽然会同情,但是绝对不会让自己去温暖他的,她还是想要一个正常的伴侣。

  可就是没有这么多的假设,她被李桓强了,权贵人家都是势利眼,也没有几个敢和权臣作对,就这么‘阴’差阳错的嫁过来了。

  嫁过来吧,心里不舒服也要好好过日子,没有必要把日子过得和崔氏一样,崔氏好歹有个贺内干包容她,她可不指望李桓能像贺内干那样。

  “你知道不知道,你说一句话,你自己不放在心上,可是别人能够琢磨上一年。”贺霖叹了口气,有时候她感觉自己就养一个大孩子一样。

  “那么我一句话,你能琢磨这么久吗?”李桓抓住她的手问道。

  “要是夫妻之间这样,日子就不用过了。”贺霖愣了愣,直接答道。

  夫妻之间要是说一句话都能琢磨个好几年,估计感情也能给耗个差不多了。

  “那我管其他人做甚么。”李桓笑了笑手里的帕子丢了出去,‘侍’‘女’们极其有眼‘色’的收拾干净退了出去。

  “你呀,改一改你那‘性’子,如今你也是手掌大权了,连天子对着你都说不出一个不字,但是这口上真的要谨慎点。”

  贺霖瞧着他笑得不怀好意出声道。

  他今天还只是调戏调戏一个颍川王,如今元氏宗亲基本上就是扔在那里,吃闲饭的多,身上有职务的少,调戏了也就那样,哪天要是换一个不那么忍气吞声的,指不定要闹出什么事情来。

  李桓垂下眸子,纤长浓密的睫‘毛’颤了颤,他凑近了贺霖,睫‘毛’就扫在她的脸颊上。

  “我说的,你听见了没有。”贺霖不管他和小孩子一样的举动,回过身问道。

  “好了我知道了。”李桓闷声闷气的说道,“娜古,你有时候就和家家一样。”

  贺霖听了笑了,“你要是不让人担心,我哪里还会像阿家?你啊,就是让人‘操’心。”

  “那你给我‘操’心一辈子好了。”李桓抱住她,为了他‘操’心到底还是心里有他,要是有一天不给他‘操’心了,不管他好还是坏,统统都不过分不关心,那才是他最怕的,哪怕他搞点事出来让她‘操’心一下也成。

  贺霖听到这话,身上的李桓又把她抱得紧紧的。这会天已经冷下来了,房屋这么大,角落里燃着炭盆,偶尔可以听到炭盆里噼啪的炸开火星的响声。

  她还真的是嫁给了一个大孩子,贺霖想要抚额,手都已经被他缠住了。

  “天不早了,”贺霖只得动了一下,好让他放松一点,这么缠着是在是太难受了。“睡吧。”

  李桓听到她这声,立刻点点头,自己就去将‘床’榻面前的帷帐放下来,嬉皮笑脸的就去剥贺霖的衣裳。

  果然那一通话说了和没说都是一个样。贺霖想道。

  朝中这段时间几乎是进来了许多生的面孔,许多有才名的士人通过李桓这个吏部尚书进入朝中,即使有些还没有在高位上,他也一并收作了自己的‘门’人。

  同时吏部郎崔岷带着自己的堂弟崔武还有宋游之一起到处在收集贪墨的罪证,其中更是不避权贵,豪强也是在被搜集行列之中。

  这贪墨之事原先就形成了一股风气,这查处起来,更是牵连甚广,以前李诨碍于都是对他有所帮助的老兄弟,就算有人告到他面前,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抬抬手就放过去了,到了李桓这里,基本上就没有这个可能。

  贺内干这个时候干脆就称病关‘门’,什么事情都不管,客人来了也不见,一副专心在家蹲着的样子。

  贺霖瞧见这幅架势,再加上府里头多了很多的‘门’人,她也要帮着去安置这些人,那些人暂时没有显赫的位置去安置他们,李桓就一口气全部收到‘门’下做宾客。

  都是有才名的人,也不能贸然慢待了,贺昭眼下怀孕不想管事,那就只有贺霖这个媳‘妇’上了。

  贺霖忙着让人去安排那些宾客的住处服‘侍’所需要的奴婢,其他的杂事都要放手给下面的人去‘操’作,不然事事都是她来非得累死不可。

  李桓见着她心烦,干脆一把把她拉到自己的书房里去,“娜古做的真对。”他拉着她大白天的在书房内厮‘混’好久,他衣衫敞开‘露’出洁白的‘胸’膛,手指还时不时在贺霖的身上撩拨一下,“这做事呢,哪里要事事过问?到时候可别把自己累坏了,”李桓一边说一边伸手在她身上游移,他的手指在他最喜欢的地方徘徊不去。

  “这朝政上的事也是一样,样样有人去帮忙做就行了,做的好赏,做的不好滚……”

  贺霖身上就几件单薄的衣物,其他的都被他丢到榻下面去了。她喘息着去抓他的手,结果他俯身上来就是一个热‘吻’。

  “你还闹……”李桓俯首仔细的‘舔’‘吻’她的脖颈,她眼光‘迷’离,喘息连连,挣脱出一只手就去推他。

  贺霖不明白为什么现在李桓是半点都不忙!好好的大白天里难道不应该去和那些士人应酬,把她往房内一拉做这种事情!

  “喜欢这种事情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李桓一只手抓住她推来的手,按在身侧,一点一点的去教她,“而且你也不觉得难受么,很舒服,对不对?”说着就去细细密密的‘吻’她最敏感的地方。

  贺霖浑身都要被他‘弄’得烧起来了,尤其他说的那些话,明明这情况应该反过来!

  ‘门’外面有人来找。

  “我有事要见郎君。”那人对着外面的家仆拱手道。

  “郎君眼下谁也不见。”家人道,转而面上又带了一丝暧昧,“世子妃正在里面呢。”

  闻言,来人也嘴角‘露’出一抹暧昧的笑,想起这事在世子的院子里又赶紧的把笑收回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