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环首刀(1/2)

加入书签

  李桓任用崔岷等人在洛阳之中大兴弹劾之事,弹劾的文书一边送到皇帝面前,一边送往丞相府,如今李诨是大丞相,但是代替他行使丞相职权的却是吏部尚书李桓。

  朝上小皇帝面有难‘色’的看了一眼李桓,“李公……”对着少年的李桓,他迟疑了一下用十分尊敬客气的称呼,“这……实在是……”

  他面前的文书上,陈述数名宗室和重臣的不法事,那些重臣中还有不少人是李诨留在洛阳的旧将。

  “陛下,这上面弹劾之事皆是人赃俱在,还请早些处置,以示律法公正。”李桓拱手,宽大的袖子落下来,对着上面才十二岁的稚嫩少年一拜。

  元善不过就是李氏父子立的一个傀儡,李桓都要说了要查办,元善就算是有心维护宗室,也只能点点头,“那就按照李公的意思去办。”

  说着,他拿起笔在那卷文书上的日期落款上用纯正的朱‘色’画了一个圈。

  李桓望见小皇帝如此笑了笑,这个小少年比起前头那个时不时就要闹事的彭城王实在是听话太多,听话才好,他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用在这上面。

  觐见过皇帝过后散朝,不少大臣走到偏僻的地方抬起袖子擦拭一样方才额头上渗出的汗珠。

  洛阳地处北地,每到冬日那是滴水成冰,大殿之中虽然有足够多的炭火,但也不至于让人热出一头汗来。

  擦拭汗珠的大臣们互相看一眼,‘露’出彼此都懂的苦笑。

  在这个少年丞相上台之前,洛阳里那可是‘乱’七八糟的,各人尤其是那些鲜卑勋贵和元氏宗室,一个劲的把好处都往自己的怀里拢。那些跟随李诨打出这局势的旧将们就更加,其中功劳卓越者几乎都封了高位,这原本打仗的粗鄙人哪里懂得治国的道理?才能和位置不符,手中又有诸多权力,难免是干出许多荒唐事来,有一位更是在高楼上把路过的行人当野猪‘射’,死伤两百人,这么大的事情,京兆尹也不敢过问。

  原本以为这么作威作福下去也‘挺’好,在战场是吃了那么多的苦头可不是为了就是日后的享福么?谁知道晋王世子进京辅政之后竟然‘弄’进来那么多的汉族士人,为首的几个更是占据这吏部这样的位置,自从那些个士人出现在晋王世子面前,洛阳的鲜卑勋贵们就见着世子好像入了‘迷’一样的听信那些士人的话,到了后来那些士人更是胆子大过天去,大肆弹劾贪墨不法之事,完全不避豪强。

  这些事情看着都是那些士人看得,绝大多数鲜卑勋贵也是恨他们。尤其李桓对崔岷是非常礼遇,甚至到了自己的膳食都和崔岷一起分享的地步。

  但也有人对李桓大肆启用汉人心怀不满的。

  李桓下朝后,不会直接回丞相府,而是回到官署里和那些大臣说一些事。

  朝臣们也是和他一样,没有下朝就回家去的道理,都要在官署中上值的,屋子里头正热热闹闹的说起今日那几个被弹劾的权臣和宗室。

  崔岷也在场,他让官署中服‘侍’的奴婢给他端来一杯热水,自己捧着跪坐在那里,要打开面前案上的文卷。

  “我看呐,是有人不将这天捅翻了就不会罢手!”一声犀利的鲜卑语在一众汉语中显得格外的突兀。

  众人皆知,二十年前的汉化,其中有一条就是“禁北语”,不准说鲜卑话,洛阳里原先的那些鲜卑贵族到了如今汉化的非常厉害,基本上已经看不出任何鲜卑人的影子了,到了兵‘乱’之后随着六镇鲜卑人的加入,鲜卑话又说的多了起来。李桓喜好汉文化一事众所皆知,为了讨好他,许多人也开始学着说汉话。

  嚷嚷的那个人是原先在李诨麾下效力的连宽,他如今也是身居高位,嚷嚷了这么一声之后更是挑衅的看向崔岷。

  崔岷笑笑不说话,和个只晓得吃‘肉’喝羊‘奶’的胡虏有个什么好计较的?何况他最近还真的是奉命在查这位的不法事。要是怨恨他,倒是也有个原由。

  宋游之抬头看了看那边,俯身过来和他轻声道,“那一位查的怎样了?”

  “莫急,逃不掉的到时候一个都走不掉。”

  “世子来了!”有眼尖的在‘门’口窥见李桓,提醒了这么一句,官署内的人赶紧从坐榻上下来,恭恭敬敬站在那里,那架势甚是有几分像觐见皇帝。

  李桓走入室内,他方才在外面被冷风吹的面皮都僵了,室内暖意融融,被暖气这么一‘逼’,他倒是有些不适应。

  他看见站在榻前双手拢在袖中下拜的人,点了点头,目光逡巡之处莫不是毕恭毕敬。他走了几步,看见有一个胡虬男子面‘露’不屑坐在榻上半分不动。

  李桓皱紧了眉头,下位者在面对上位者,从榻上起来乃是礼节,那人如此,显然是不将他这个吏部尚书放在眼里。

  他顿时就冷了脸‘色’,目光也沉了下来,抬起手指着连宽开口“将那个人给我拖下来!”

  李桓虽然轻薄放‘荡’的名声在外,但对于士人一向是礼贤下士,甚至将那些有才名的士人请入府中做宾客。

  他这话一出,众人纷纷都顺着他手指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你敢!”连宽这几个月是被李桓亲近汉人‘弄’得心烦意燥,若是只是喜欢汉家的那些玩意儿也罢了,谁知道还大肆启用汉人,让那些汉人爬在他头上拉屎拉‘尿’,心中的一团火已经积蓄了许久,见着李桓他就干脆不起来,谁知道李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然半分颜面都不给。

  两名雄壮的卫士站在李桓的身后,见着是连宽,不禁都有些犹豫。

  连宽是李诨留在洛阳的旧部之一,位置虽然比不上贺内干那样高,但是比在场的人都要高上不少。

  李桓见着榻上的连宽不但并不知悔改,反而和他唱起了对台戏,他怒极而笑,狭长的凤目微眯,“甲士,还在等甚?将那人给我拉下来!”

  “快去!”他爆出一声厉喝。

  原本还有些犹豫的军士被他气势一压,硬着头皮走上前,一人抓住连宽半边身子,众目睽睽之下被拖下坐榻来。

  “好你个阿惠儿!”连宽被军士拖下榻,而且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自感颜面大为受损,立刻破口大骂起来,“老子当初跟着你兄兄走南闯北的时候,你不过就是个在草原上捡马粪的鲜卑小儿!见了老子还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