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丧事(1/2)

加入书签

  贺霖这会是真的要忙不过来了。

  贺昭是难产没了的,在这个‘女’人生孩子等于是把命悬一回的时代,算是常见的了。按道理,她的丧仪也不会格外重大,毕竟难产而亡也是一件晦气的事情。

  但是李诨偏偏就不理会那一套,该怎么来就怎么来。

  偌大的晋王府里变成一片素白,还有‘侍’‘女’挑着贺昭生前的衣物在屋出这么一句话来。他年已四十有余,妻子离世,家中还有‘女’儿待嫁,少不得要有个母亲来教导。

  说起来很狼心狗肺,但是偏偏又是要做的事情。

  “我家哪里还有合适的‘女’子。”贺内干这会也没有力气和李诨生气了,反正为了家里的孩子好也一定要再娶的。

  贺家说大也就那么大,和贺昭同一辈的‘女’子基本上都已经出嫁为人母了,甚至有不少都已经做了祖母,哪里还有合适的?

  李诨倒是半点不介意再嫁‘妇’人,就是再嫁‘妇’人也没人了。

  以李诨如今的身份地位要去聘娶一个‘门’当户对的也可以,但是那都是一些十四五岁的娇嫩少‘女’,那些娇嫩少‘女’要面对这么大的一家子,还有一个比她年纪还大在府中更有威信的长媳,鲜卑人家里可不讲究什么一定要和婆母相处好,恐怕到时候少不了家宅不宁。

  “眼下先别想这些。”贺内干放下‘揉’‘弄’眉心的手说道,“如今,好好将阿昭的身后事办的大一点,她向来喜欢热闹,喜欢亮眼的东西,这身后事一定要办的好。”

  “这是当然。”李诨点头,他怎么可能在这种事情上还委屈亡妻。

  “那个孩子呢。”贺内干问道,“活了吧?”

  “活了,”李诨对于这个嫡出的儿子并无多少好感,一来便要了家家的命,明明贺昭之前生育了六个孩子,每次都平平安安的,到了那小子就出事了。

  “你是孩子阿舅,给起个名吧!”李诨觉得这孩子不祥,心中不喜,出口说道。

  贺内干点了点头“好,名坏好养活,就叫步落稽吧。”

  步落稽在鲜卑语里头是野‘鸡’的意思。

  李诨这会正对这小儿子觉得厌恶,听到贺内干这么说就点了点头。

  正说着,外面一个‘侍’‘女’进来,“郎主,世子妃来了。”

  “嗯,”李诨看向贺内干,“公媳要避讳一下,我先走,你有甚么事情和娜古说一说,她最近也为了这事累的很。”

  “为人新‘妇’,应该的。”贺内干点点头。

  李诨起身到那边从一个侧‘门’里除去了。

  “兄兄?”贺霖一进来就见着贺内干坐在大‘床’上。

  贺内干打量了一下‘女’儿,‘女’儿面上瘦了不少,整个人也看上去有些弱不禁风。

  “过来坐吧。”他指了指身边的位置说道。

  贺霖依言走了过去,坐在坐‘床’上。

  “这话……我是不好对阿惠儿说的。”贺内干叹了一口气,“谁也没想到竟然会有这种事情来。”

  “……”贺霖没有应话低下头。

  “你那个公公,是一定要再娶的。”当着‘女’儿的面,贺内干说起话来也没有那么多的顾虑。

  “这个儿也知道。毕竟家里还有几个小娘子,若是不续弦,这小娘子……”贺霖知道这会对于‘女’孩子有个几不娶,有一个就是丧母,世俗觉得没有母亲教养的‘女’孩子总是在家教上有欠缺。

  虽然这个想法简直是让贺霖觉得好笑,但她也没办法真的让李诨不续娶了,这是她公公的事情,她心里也不想再来一个婆婆给自己找罪受,还别提日后可能会有的争位问题。

  “我想了又想,如今你姑母所出的孩子,能够依靠的,就是那你了。”贺内干是要替外甥和外甥‘女’们着想一下的。如今那些外甥们除去李桓一个已经长大了之外,其他的不是还在读书就是光着屁股到处跑。

  “兄兄?”贺霖看向贺内干。

  “乌头这一娶,谁知道会娶进来甚么货‘色’!”贺内干对于要占据自己亲妹妹位置的那个‘女’子很不客气,“尤其这做人后母的,做的好的,有,但是少的很,一个巴掌就能数的过来了,等到从自己肚子里爬出个儿子来,哼哼哼!”

  “那到时候就把前头的那几个嫡出的看成是‘肉’中刺一样。”贺内干说到那话连续冷哼几声,“有后母吹枕边风,还不知道要变成甚样呢!”

  贺霖听了点点头,“兄兄说的没错。正是这个道理。”

  “我看,还是你像我。”贺内干一拍大‘腿’,“我把这话给你家家说,你家家说这是杞人忧天,人心呐就是那回事儿!有什么忧天不忧天的。”

  “这‘女’子喃,到底还是喜欢自己亲生孩子的多些。”贺霖低下头整了整自己身上的丧服,她身上的丧服没有滚边,粗糙的能见着麻线脱下来。

  “到时候你多照看一些他们,好歹都是你姑母的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