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五铢(1/2)

加入书签

  这会家家户户生孩子,独苗的少,一大窝的到处都是。李诨家也不例外,李诨是家里的长子,但是前头有好几个姐姐,他自己出生没多久遇上生母去世,正好有个姐姐生孩子有‘奶’,把他抱过去养,给他‘奶’吃才活了一条命。

  所以李桓的姑丈其实‘挺’多的,而且其中有几个更是对李诨有大恩,也无怪乎上回有个姑父告状说李桓要他命,结果李诨把儿子拎过去当着姐夫的面把李桓打的满头是血。

  如今这发达了,哪里还会真会惦记贫贱时候的恩情,只是李诨不好在那些鲜卑勋贵面前表现的太维护长子了。

  贺昭在那些鲜卑勋贵里头是颇有威信的,以前贺昭就没少照顾那些兄弟,甚至是亲手为他们做衣裳靴子,‘交’情匪浅,不是后来那些贵‘妇’侧妃们能够比拟的。

  现在贺昭走了,要挑起这个担子的便是贺霖。贺霖比起贺昭有几分不足,她虽然从小就在那些勋贵‘混’脸熟,但比起贺昭那种程度到底是有所不足,她十二三岁的时候家里都已经开始富贵了,等到长大就嫁人,像贺昭那样,还没那个机会。

  李桓摆明了要杀那些鲜卑新贵和亲戚的威风,贺霖也不好和他唱对台戏。夫妻一体不是白说的,她要是明晃晃给那些新贵们送温暖那不是在打李桓脸。

  她听到李桓那样说,也没有劝他给库狄干个面子。李桓在外面已经不是她看到的那个小孩子,该怎么做,做到什么程度他自己心里清楚。

  于是贺霖也真的和李桓一样睁着眼睛好像看不到府外面站着的姑丈。

  李桓让这位姑丈在‘门’外等了足足三天,才放他进去。这要是放在别人家里,估计姑丈早就把侄子家给闹翻了天,竟然敢把姑丈给堵在‘门’外,真是狗胆包天,但是库狄干是半点怨言都不敢说。

  贺霖瞧着‘私’下里回了娘家,和贺内干商量。

  “阿惠儿这么做,兄兄你在‘私’下里帮着点。”贺霖坐在大‘床’上对着坐在身边的贺内干说道。

  贺内干招呼‘女’儿吃点干果,听到‘女’儿这么说,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果然是‘女’大胳膊肘就向外拐,你回来就问了兄兄和家家身体安康,这才坐下来多久,就扯到阿惠儿身上去了。”

  “兄兄,”贺霖瞧着贺内干一脸看着就知道是装出来的怒气,顿时有些无语,“兄兄康健富贵,儿才敢问阿惠儿的事。”

  听到‘女’儿这么说,贺内干才算是消了气。

  “这个事情你家家早就和我说了,如今我和你姑父那里,连着的就是阿惠儿和你了,要是那些兄弟连阿惠儿都不要了,那还有个屁盼头,那些汉臣阿惠儿用得着,我也无话可说,毕竟他兄兄留下来的人打仗是把好手,但是要说这做事,估计个个不行。”

  贺霖听着贺内干这么说,吃了一惊,要知道她才嫁过去的时候,贺内干还是对那些被李桓倚重的汉臣颇有怨言,还要贺霖去劝。今个这变化真的让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在自己家里,贺霖没必要来什么喜怒不形于‘色’的那一套,贺内干就明白瞧见‘女’儿那一脸的惊讶了。

  “这又有甚?我看不懂,你家家还看不懂么?你家家读了那么多书,到底还是有些用的,这朝堂上面,也离不了鲜卑人,汉人在行的鲜卑人不在行,那就汉人去做。”他说完给自己倒了一杯酪浆。

  “家家说的极是,再者这拿的太多了也不好,说句实话到时候那些人拿多了,到时候打仗起来,乌头和阿惠儿‘弄’不好都拿不出钱粮来给将士们用,这世道啊看着是平静,可是能北边有柔软,柔然人常年在草原风雪里滚打出来的,比起我们鲜卑人,凶悍少不了半点,打他们要钱,南边有南朝,我听说南朝一向以正统自居,一百多年了想着就是回来。”

  “那也不一定。”贺霖想想说,“都一百多年了,他们远离中原故地,估计这会连一句洛阳话都不会说,满口的建康口音了。人喃都是有些发懒的,再叫他们回来说不定都不行了。”她这话说的也不是没有根据,当年桓温收复洛阳,建康里的那些世家就是这样,在建康呆习惯了,再回到洛阳去,他们不想了。

  “我也曾经听说过,不过建康里能人多,兴许会有几个呢?”贺内干说道。

  南朝的事贺霖耳闻过,“那些阿叔的事情,就拜托兄兄你一下。”

  “你也要做点事情。”贺内干坐起来,伸手捶了捶肩膀。

  “他们那些娘子新‘妇’你多见见,反正要来都是大家一起来,你见见给个甚么就那回事情。”贺内干说道。

  贺霖点点头,反正最终的还是看李桓本人能不能压得住场子了。

  贺内干让人泡了一杯茶上来,其实南朝喝茶的办法多是把茶磨成粉拿来煮,放上几块点心开茶宴。

  贺霖还是喜欢泡茶叶,贺内干干脆也随便她,反正只要开心就好,何必讲究那些形式。

  “兄兄和家家,最近……过的还好吧?”贺霖喝了一口茶,轻声细语的问道。

  “都老夫老妻了,有甚不好的。”贺内干喝不惯南朝的茶,自己喝羊‘乳’做的酪浆。“这么多年了,她还能去找别的年轻俊俏郎君嫁了不成?”

  这话说的粗糙倒也在理,崔氏这辈子也只可能和贺内干过下去了。

  “家里都好,兄兄知道娜古你孝顺,有时候兄兄想,那会多亏了有你。”贺内干说道,“你家家不会做那些活计,基本上都是你包圆了。”

  贺霖听了脸上也只是笑,那会崔氏不会,总不能老是靠着别人帮忙,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再怎么样,也比不过饿肚子。

  “家家对黑‘臀’还是那样?”崔氏不喜欢小儿子表现的也有些明显。

  “儿‘女’多了难免会偏心,不过一般‘妇’人偏爱小儿子,你家家也算是特别了。”贺内干说道,妻子讨厌小儿子的原由他也猜的出来,胡人高鼻深目的长相本来就不雅,他也很头疼黑‘臀’的这幅样貌,长得像家家多好,偏偏就长成了他这个鲜卑胡儿的样貌,到了长大少不得还要头疼一下娶‘妇’的事情。

  “……”贺霖沉默一下,这会高鼻深目金发的长相是要被鄙夷的,出去要被人说胡儿,说人胡儿也是一句骂人话,“兴许长大就好了。”

  “哎,希望吧。”贺内干到了如今这份上,位置上已经是位高权重,前头几乎就搁着个李诨父子,再进一步的话就要自家人闹内讧了。

  他如今就是为儿‘女’‘精’打细算了,想着给自己儿‘女’给谋得一个好位置。再有其他的野心,他也没有。

  贺霖和贺内干说了几句话,再见过了一回崔氏,崔氏在月子中被养的很好,整个人都是白皙丰腴的,崔氏见到‘女’儿倒是没有别的话,政事上要说的贺内干都和贺霖说了。

  她已经没有格外好嘱咐的了。

  出了娘家,贺霖坐上牛车向大将军府行去。李桓被封了大将军之后,皇帝另外赐予宅邸为大将军府,不必再住在原先李诨留下来的宅院里了。李桓将一大家子几乎都搬了过去,连还在襁褓里的幼弟也一块儿住过去了。

  牛车行在大道上,突然牛车放慢了速度,贺霖心下觉得奇怪,她伸手敲了敲车壁。车外立刻响起随□□婢的声音,“娘子有何事吩咐?”

  “外面怎么回事,怎么慢下来了?”在牛车内也是跪坐,手边放着一只凭几,坐久了难免觉得不适应,她想尽快回到家中。

  “婢子这就去打听。”

  贺霖自己伸手推开车厢上的推窗,朝外面看了看,发现主干大道的一块专‘门’用于官府发布消息的木板前围聚着很多人,这洛阳城是北朝国都所在,南北行走人流极大,而且还是商贸发达之地,车马如流水,前面这么一围,后面就堵了。

  “娘子。”随行奴婢让一个胡儿骑奴去打听消息,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