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见面(1/2)

加入书签

  崔氏难得的亲自到大将军府上,自己去见‘女’儿。

  崔氏向来冷情,对儿‘女’们不甚亲近,甚至到了现在,她所出的最末的一儿一‘女’对她这个母亲还不如‘乳’母来的亲近,但她也从来不在意就是了。这一回她倒是罕见的上了长‘女’的‘门’。

  贺霖听到崔氏自己亲自上大将军府,吓了一大跳。连忙亲自去迎接,她站在‘门’内,见着崔氏在‘侍’‘女’的搀扶下下了牛车,她自己上前扶着。

  “家家有甚事,让儿去就行了,怎么能够劳动家家呢?”贺霖扶着崔氏走上内堂说道。

  内堂是主母会见客人的地方,里面放着几张装潢华丽的大‘床’,贺霖扶着崔氏上了‘床’坐下,让‘侍’‘女’去端茶来。

  崔氏是汉人,北方汉人其实也喝羊牛‘奶’做的酪浆,但是南朝的茶汤也喜欢。

  崔氏接过‘侍’‘女’奉上的茶汤,抿了一口缓了一会才说道,“不必了,反正也就这么一段路,我来还是你去都一样。”说着她叹了一声,“这一回来,我也是有事。”

  贺霖点了点头,要是没事,崔氏也不会亲自上‘门’了。

  “家家?”

  “就是你家姑父继室的事情。”崔氏叹了口气,“当初晋王来信问你阿爷,我说了步六孤氏为人‘性’情跋扈,从当年先帝一直到现在,从未变过,这等‘性’情,宜家宜室无从谈起,更何况做人继室更是要小心谨慎,她哪里能做的到?等到位置一高,说不定就是要开始闹事了。”

  崔氏这话罕见的很不客气,贺霖听后愣了愣,转念一想就想到了崔氏的意思。

  “家家的意思是……”

  “我怕她是要做大骊姬。”崔氏说道。

  大骊姬贺霖是知道的,晋献公的宠妃,立为君夫人后便害死了太子申生,让自己的儿子做太子。

  贺霖立刻严肃起面容,坐在崔氏身边想了想,李桓如今在洛阳辅政,朝堂上可以说在他的手下风气一变,整个形势也是蒸蒸日上。她可不想这么好的局面被别的人摘了果子。

  “那要怎么办?”如今朝廷的册封都已经下来了,这可以算是她公公的‘私’事,她这个做小辈的也不好去说。

  “小心谨慎。”崔氏说道,“尤其你们和晋王,一个在洛阳一个在晋阳,父子亲情十分重要,莫要让旁人离间了去。”

  那个旁人是谁,崔氏和贺霖心知肚明。

  贺霖在李家这么几年,也渐渐看得清楚了,李诨和李桓这对父子,估计前辈子就是一对仇家。

  她就从来没有看过李诨打除李桓之外的儿子过,那些个孩子年纪幼小,调皮捣蛋上屋揭瓦什么都敢的,闹起来一个比一个‘混’账,但是她还真的没有见过李诨动气打过他们。李诨出身就那样,听说在前院里还搁着一根棍子,脾气上来了还能对着大臣打。在后院能把李桓打的鼻青脸肿,但就是对其他的儿子没动手。

  “大王和阿惠儿,就是前辈子的冤家。”贺霖想到这里也不由得摇头,她两辈子都没见到这种父子,就是贺内干对儿子们一视同仁,要打一起打,谁也别落单了。

  “实在不行……”她沉‘吟’道,最关键的还是步六孤氏有儿子,要是那个小孩子一时不小心出了个什么意外没了呢?步六孤氏就算再有野心也白搭。

  好像要是实施起来,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带去晋阳的那些人,若是有心也一定能够寻到些许蛛丝马迹。

  这个想法只是在心里冒出来,然后贺霖立刻吓了一大跳。她一股寒意顺着脊柱升到脖子后。

  竟然想着对一个小孩子下手……

  “大娘,怎么了?”崔氏见到‘女’儿面‘色’苍白,出声问道。

  “不。”贺霖摇摇头,她很快就将心里那股情绪给压了下来。不管母亲如何,小孩子到底是无辜的,要对付,那就对付大人。

  “那么家家觉得呢?”贺霖轻声问,她对这种事情并没有多少经验,就她来言最好的莫过于给李诨送美人,步六孤氏再貌美也是年近中年,不过瞧着李诨的后院,好像他是喜欢贵‘妇’这一款的?

  “小心,防人之心不可无。切莫要和她离的太近了。”崔氏说道。

  “儿知道了。”

  送走了崔氏,贺霖一个人想了‘挺’久。她原先以为步六孤氏就是一个以‘色’娱人的妾‘侍’,即使以前是皇后,现在就是个没‘毛’的凤凰不如‘鸡’,没想到她还能有那么大的能耐。

  贺霖不像李桓和贺内干,不把这个家里除了‘女’子几乎都死绝了的前皇后当回事,大骊姬还是个蛮夷,戚姬基本上除了她自己就没个娘家人可以帮手的,要不然她还记得有个郭‘女’王,这三个不是把太子和皇后‘逼’的恨不得跳河了,就是把原配和太子给‘逼’死了。

  李桓终于择选了一个十分合适的人做长吏,各个位置上都有合适的人,然后他也不必事事躬亲,和小吏抢活做了。

  他回到大将军府,见到贺霖出来迎接,贺霖因为贺昭的缘故,身上装束清淡,头上也就是个坠马髻和几根白‘玉’簪子,他看到偏偏觉得如同清水芙蓉一样,爱不释手的。

  “今天家家来过了。”给李桓换过衣裳,她坐在榻上说道。

  “舅母今日来了?”李桓也知道崔氏对儿‘女’们向来冷冷淡淡,听贺霖这么说也有些好奇,“这可难得,舅母应该是有事吧?”

  贺霖点了点头,就将崔氏和她说的话一股脑的告诉了李桓,李桓听后坐在榻上,一只手靠在身边的凭几上,他听着贺霖说完点了点头。

  “看来还真的不能小看了她。”李桓笑笑,“莫要太过担心,她是兄兄身边的人,我就是想不去注意她也难。”

  “你也别小看‘妇’人手段了。”贺霖瞧见他那个样子下意识的就要打击他。

  “对了,过几天你吩咐下去,让人准备着去晋阳吧。”李桓说道,“这一回兄兄的意思是不搞什么册封仪式,只要家里人见一见就可以了。”

  一般来说继室的地位都比原配低,李诨这么处理也是给足了贺家面子。

  贺霖点点头,“好。”

  **

  步六孤氏对自己竟然没有个册封仪式很不满意,贺昭出身六镇鲜卑富户,都能有个像样的册封礼,她出身远远比贺昭要好上许多倍,甚至是前国母,凭什么要她比贺昭矮一头?

  李诨晚上来步六孤氏房中听到步六孤氏如此质问他,他伸手抚平了身上袍子的褶皱,“世间向来规矩如此,继室总是要比原配低一头,而且她为下官‘操’持家务生儿育‘女’这么多年,下官不忍心连这点脸面都不给。”

  李诨对步六孤氏向来十分宠爱,听着步六孤氏的质问也不生气,反而是温言抚慰,“何况不过就是一个典礼而已,下官不认为有甚重要的。”

  步六孤氏被李诨这一席话堵的无话可说,她瞪了了李诨一眼,李诨笑呵呵的也没去计较什么。

  步六孤氏在李家这么多年,也渐渐‘摸’清楚了李诨的脾气,对于貌美‘女’子,李诨自然是温香惜‘玉’,唯恐美人儿在自己这里有个甚么闪失。

  “好了,别气别气。”李诨上来安抚她,“最近有人在南朝买了一批上等的吴锦,去看看?”

  吴地的锦帛也比较有名了,步六孤氏看他一眼,似笑非笑,“好。”

  大丞相府里要有新的‘女’主人,虽然这一次只是受了朝廷的册封,不搞什么典礼了,自家人关起‘门’来吃顿饭认一认就算,但满‘门’的奴婢还是打扫准备,在洛阳的世子和世子妃也要回来,半点都马虎不得的。

  后院内,侧妃王氏和高氏正在手谈。

  高氏出身渤海高氏,同王氏出身太原王氏一样都是士族,按理说她们这种出身的,就算是庶出也能嫁的不错,可时局如此,只能徒唤奈何了。

  “听说那边最近可是‘春’风得意。”高氏持白,瞧着面前的棋盘,淡淡说道,她才二十出头,正是青‘春’貌美的时候,加上出身良好,瞧着步六孤氏平白无故的就被扶正,心下很是不甘。

  若论容貌,已经是半老徐娘。要说‘性’情,那更是不行,一天到晚缠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