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络版结局(1/2)

加入书签

  “‘玉’琼,‘玉’琼……”

  我慢慢睁开眼睛,一张熟悉而憔悴的清俊面庞映入眼帘,满是惊喜之‘色’。,最新章节访问: 。

  傅惟狠狠地将我搂住,双眼通红,几乎是梦呓般的呢喃:“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太好了……”

  “好痛……”浑身皆是火辣辣的疼,宛如被扒掉了一层皮,根本无法动弹。左肩和腹部缠着厚厚的纱布,我下意识地‘摸’了‘摸’小腹,微凸的触感让我心下一定。

  还好,孩子没事。

  傅惟立刻放开我,歉疚道:“是我不好,我太高兴了,忘记了你身上还有伤……对不起……”

  我默然环顾四周,意外地发现这里是凤栖宫,不是洛阳。

  方才是在做梦吗?可梦中的情景那么真实,我还能清晰地记得彼时‘春’日煦暖,记得树间鸟雀鸣唱,记得爹娘慈爱祥和的笑容,甚至记得‘春’风拂过牡丹时,那细碎的声响。

  到底什么是梦境,什么又是现实?

  对了,爹娘早已过世过年,洛阳的家也被官府抄封,我怎么可能回得去。

  不可能了……

  我望这傅惟的憔悴不堪的脸庞,他眼窝深陷,胡渣凌‘乱’,如‘玉’冠‘蒙’上尘埃,心中酸涩不已。

  不要被仇恨‘蒙’蔽,不要再耿耿于怀。

  我……真的能做到吗?

  “不要怕,太医说只要你醒来便算是度过危险了,母子平安。”傅惟颤抖的手指抚过我的眉眼,划过脸颊,最终轻轻捧起我的脸,压着哽咽声音道:“对不起,对不起,这次是我不好,是我没有考虑周全……我已将妍歌和宋容华下狱,怎么罚她们你说了算,好不好?你不要生气,那些伤害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不管是谁,我一定会让她们付出代价……”

  他一瞬不瞬地将我望着,眸光竟是那般小心翼翼,好似生怕一句话说不对我便会动怒。

  “不要说对不起,我不想再听你说对不起。”顿了顿,我哑声道:“傅惟,我累了。”

  “对,对,你刚醒过来,一定还很虚弱。我让喜乐把‘药’端上来,你喝了‘药’再睡一会儿,我在这里陪你,好不好?”

  “是心累。”

  从来没想到我和他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可我实在厌倦了这种毫无自由、压抑的生活,厌倦了被关在这个牢笼里,厌倦了终日以泪洗面、惶‘惑’难安,厌倦了与其他‘女’人争宠夺爱。我不想再爱,亦不想再恨。不想再算计,亦不想再被算计。

  “不,‘玉’琼……”傅惟抱紧我,惊慌失措道:“那、那你想要怎么样?你告诉我,你要怎样才会开心?只要你说,我一定做到,好不好,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我倦怠地闭上眼睛,嘴‘唇’张阖,无声地吐出四个字。

  我想离开。

  我忍着身体的疼痛,任由他抱着,没有挣扎反抗。静默片刻,平静道:“让常叔进宫来陪我,我想见他。”

  他贴在我耳畔呢喃道:“好,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

  一夜噩梦,清晨时分,我发起了高烧。傅惟急得团团转,寸步不离地守在‘床’边,险些连早朝都肯不去上,最终还是杨夙来将他劝走。

  他走后不多久,常叔来了。彼时,孙太医刚为我施针完毕,领着喜乐下去煎‘药’,我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半阖着双眼,一点力气都没有。

  常叔坐在‘床’边,红着眼唤了我一声。

  我气若游丝道:“常叔,我好难受……”

  他抹掉泪,叹息道:“好好的人怎么成了这样……对不起小姐,老奴没能照顾好您,实在有愧老爷夫人的托付……”

  我摇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他凑过身来,用只有彼此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常叔,去找元君意帮忙,带我离开这里。”

  他一愣,“元公子?”

  “他没事吧?”

  “他倒没事,皇上好像没有觉察你被绑架之事与他有关。不过也很难说,毕竟妍歌公主不可能什么都不‘交’代,自己背下黑锅。但元公子手上握有突厥重兵,皇上应该不会轻易拿他开罪,你放心吧。”

  我心下一定,常叔又问:“小姐,您打算怎么做?”

  “常叔,你还记得藏书阁最深处有一个梨木书架吗?”

  “老奴当然记得,其余书架皆是红木材质,唯独那一个是用梨木做成。夫人生前曾多次吩咐老奴,定要小心维护。”

  “对,在那个书架的最高层有一本书,你把那本书‘交’给元君意,他自然知道应该怎么办。你告诉他,这次千万别再出纰漏了,我纵然有九条命也不够他折腾。”

  “好,老奴记住了。”

  常叔照顾我喝完‘药’,又陪我说了会儿话,便出宫回府了。

  秋意渐浓,北风拂落枝头的黄叶,呼呼地拍打着窗棂。凤栖宫内香烟袅袅,安静得可怕,我独自一人躺在‘床’上,愣愣地望着描龙绣凤的‘床’帏出神。

  当年外祖父还是昭德太子时,被大皇子宋怿设计谋害,跌入莲‘花’池中‘性’命垂危。所幸外祖母医术高明,救回他一命。而后他便对皇权争斗彻底厌倦,遂趁病重之际服下假死‘药’,离开建康,从此隐姓埋名。

  而那种假死‘药’的‘药’方被外祖母收录在一本手札之中,保存至今。现在我便如法炮制,效仿外祖父的做法,以死遁走。

  这一次,大概真的要结束了吧。

  我的高烧多日未退,太医束手无策,傅惟急得大发雷霆,要他们医不好我便集体陪葬。太医院院使每天都来凤栖宫报到,诊脉,施针,煎‘药’,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