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1/2)

加入书签

  左安然多么流利的一张嘴竟然刹时哑口无言,她并不是不能反驳对方的谬论,只是觉得一个普通的客户并不会提出这般无理的要求。左安然对对方的身份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既然对方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说明她一定大有来意。

  左安然的心里十分迷茫,但她绝不会将这样的想法表露出来,尤其是在这样非面对面的交流中,她更不能失了气势。

  左安然斜倚在床边笑道:“您可真是幽默,我虽是个律师,却也只是卖弄口才的商人而已。只要您提供足够丰厚的报酬,我就会为您服务。请问您能提供多少报酬,让我出卖自己的父亲呢?”

  对方哈哈一笑:“左律师果然机智,皮球就这样踢给我了。其实做律师和做生意还真是一个道理,首先估量值不值,其次才是会不会做。当律师比做生意可要容易些,生意做垮了是要付出真金白银的;可是律师官司打输了,却不会给客户退回律师费。相比之下,做律师可真是笔稳赚不赔的生意,你说是不是左律师?”

  左安然恼怒地皱起了眉头,她对对方的挑衅非常不满。半夜打电话已经破了规矩,怀疑她的职业修养更是没有体统,最最无法忍受的就是对方还在电话里对律师这个行当大肆羞辱,又不说自己的来意。

  左安然用冰冷的语言对对方下了逐客令:“您要是来找我聊天,那就请赶明儿吧,今晚我还有点重要的事情……”

  左安然的话还没有说完,对方就打断了她的话语。

  那个女人老辣地说道:“大名鼎鼎的左律师就是这样招呼客人的?方才不是说只要客户有需求就能满足吗?亦或者左律师认为我不够格当您的大客户,所以才对我下逐客令?”

  左安然没有答话,她仔仔细细地辨听着电话里的气息。刚才就觉得那女人说话的语气怪怪的,现在仔细听来,那名女子似乎在一个空旷的地方。电话信号也不太好,总是断断续续并伴有杂音。

  虽然她们是在谈生意,可是那女子却似乎有意压低自己的音量,好像她正处在一个不太安全的环境。

  这个时段应当是休息时间,为何这名女子没有在家中安安稳稳地打电话,反而却显得这么小心谨慎,好像生怕旁人听到。让人感觉……她并不自由,似乎在被人监视,不,像是在被软禁。

  越想越觉得是如此,大晚上的为何不安安心心打电话,反而这样遮遮掩掩?再者,这么重要的生意为何不在白天正大光明地谈,反而在这么晚的时候打电话?这样看来,对方身边的人并不赞成她这样做,也许,对方正处于家斗,生怕请律师的事情被枕边人听了去吧?

  仅凭着说话的语气,左安然就将对方的身份地位猜得八/九不离十。既然对方慌张,左安然就不用心慌了,她大可以利用那个人的惊慌将那个人逼上绝境,从中套取有用的信息。

  左安然笑道:“哪里哪里,我是怕您这么晚不方便,要是您身边的人这时候赶回来,听到您在和我电话,或许会对您造成什么不利的影响吧?”

  电话里的声音一愣,似乎被人道破心机一般,半天找不到合适的词回答。

  再次开口的时候,那个女人的话语变得婉转了:“左律师真会猜测,这样吧,既然左律师对我的身份有所怀疑,那我就先自报家门。我是从我未婚夫那里得到了左律师的手机号,上次在订婚典礼上我们有一面之缘。我姓叶,是贺伟的未婚妻,叶晓云。”

  叶晓云这三个字,让左安然的手徒然一抖。

  她想起来那个女人了,那天在订婚典礼,更衣室附近,左安然和父亲为了老情人的事争执起来。当时这个叶晓云就躲在门背后偷听。等左安然愤然回身的时候,居然发现叶晓云穿着雪白的礼服愣愣地看着她。

  这还是左安然头一回仔仔细细地瞧着贺伟的这位未婚妻。

  那个女人瞪着一双充满责怪和好奇的眼睛,毫无防备地看着左安然。她的身上穿着雪白的婚纱,头上披着轻柔的头巾。她站在门那头,浑身雪白,就像是天使一般刺眼。

  左安然甚至怀疑这是上天派来的使者,要用那无辜的眼神来惩罚她。

  那个女人,左安然是不会忘记的。

  左安然笑了起来,她悠闲地将手臂架在床头架上,说道:“今天可真有意思,居然接连有两个人要从我这里得到对我父亲不利的消息。你们为何都认为我是那种出卖父亲的人呢?她给我的条件这么优厚,我尚且没有竭尽全力,你认为你有什么资本让我彻底动摇呢?”

  叶晓云听出了左安然的言下之意,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