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1/2)

加入书签

  跟在云中漫步身后的韩雨轩一个趔趄,险些跌在水坑里。

  前……前夫大哥?

  这么说来,云中漫步已经结过一次婚了,那自己是二婚啊?这这这……这岂不是捡了落笔映忧伤的破鞋?

  话说回来,雨轩和云中漫步好像在夫妻系统出来的第一天就结婚了,那么云中到底是在什么时候离的婚呢?

  虽然不知道云中漫步和落笔映忧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有一点基本可以肯定了——韩雨轩只是云中漫步的备胎。

  罢了罢了,亏心事做多了,也许难免要做一次备胎。

  可是最让雨轩郁闷的是,在无数次洞房花柱ooxx之后,云中漫步竟然还念着旧情,居然还虎视眈眈地盯着落笔映忧伤的洞房。

  这算什么意思呢?余情未了?

  “小心点!”云中漫步发来了私信,“前面就是他们的洞房了。”

  “你倒是熟。”韩雨轩不无心酸地回道。

  “我来过一次。”

  “哦?上次结婚?”

  “你傻呀,洞房都是在女方家里好不好,他也是在我家洞房的。”

  “那他也进过你的房,睡过你的床,上过你的人咯?”韩雨轩赌气地说道,“怎么样,他技术很好吧?”

  韩雨轩很快就知道自己犯了很严重的错误,很致命的错误——

  女神是用来捧、用来哄,不是用来惹的。

  云中漫步没有说话。

  洞房的门打开了,这是一闪很小很小的小门,几乎和边上的景致融为一体。

  落笔映忧伤和新婚妻子双双步入房间,不多时,房内就传来让人浮想联翩的背景音乐。

  夕阳西下,古道西风,正是打家劫舍的好时候。

  可是云中漫步依然站着不说话。

  正常人都能猜到云中漫步生气了,韩雨轩当然是正常人。

  不过她也是个很倔的人,因为她是个地地道道的白羊座。

  就白羊座的性格来说,她们是绝对不会服软的

  除非是在心爱的人面前——

  只听“噗通”一声,屏幕上的黑衣剑士竟然撩开长袍——

  跪下了

  “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说道:“娘子,我错了啦,别生我气哈娘子。是我嘴贱,我就喜欢瞎说,我错了我错了,我向你道歉。咱们快点进去破坏前夫大哥的洞房吧!”

  韩雨轩使出了毕生绝学——跪搓板功,这种技能只有满级剑士才能修炼,基本杀伤力为0,防御力为0,魔力0经验0……被游戏玩家戏称为“炮灰技能”。

  也就韩雨轩这种闲着无聊经验没处用的家伙才会想着去修炼这样变态的技能。

  韩雨轩看着屏幕上自己的跪姿颇为满意。

  天庭饱满地阁方圆,苍髯如戟鸱目虎吻,衣袂翩翩身形挺括,长身而跪磕头求饶。

  好一个大丈夫!

  幸好丁若岩和金小英不在,不然还不知会被她俩怎么吐槽呢。

  韩雨轩这招“跪地求饶平沙落雁式”看来是起到了作用,云中漫步竟然动了。她轻轻地从屋顶跳落,站到洞房门口对雨轩说道:

  “进去。”

  “啊?这种事情我没有经验啊!不如你先吧娘子。哎哟!别踢我屁股啊娘子,很难看的。诶?娘子,你怎么锁门啊?娘子开开门!开门啊娘子!前夫大哥这是误会。我绝对不是来捣乱的。哎哟喂,前夫大哥你怎么打人呐,前夫大嫂你怎么也打人呐!哎哟喂!娘子救我!我知错了啦!”

  ……

  从此以后,韩雨轩得到了一个惨痛的教训,千万不能得罪自己的娘子。

  不然榜单排第三的前夫大哥和榜单排第四的前夫大嫂会集体殴打她。

  经过这一夜,韩雨轩破天荒地掉了一级,从榜单第二直接落到了第十。

  世界频道自然又对这件古怪的事情喋喋不休。

  【世界】(喜闻乐见):“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云中漫步,知否知否,但见旧人笑,不见新人忧。”

  【世界】(单纯围观):“一直觉得阳光就是个渣攻,直到昨天才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