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去未央兮适东土(1/2)

加入书签

  虎贲中郎孙徽在城楼上叫道“太尉,深更半夜,国家已经睡下,有事明日再来吧。”

  朱儁大怒,叫道“军国大事,岂可耽搁孙徽汝为光禄勋下属,当听上官之命,邓公现在此,汝若执意不肯通禀国家,即便李稚然护汝,吾定斩汝,其又能如何”

  光禄勋邓渊五十多岁,身材干瘦,胡须花白,出身南阳邓氏,乃云台二十八将之首邓禹之后,亦走到城楼下,仰面叫道“吾乃邓渊孙郎将,王郎将,速速开门若李车骑对汝等不满,吾一力担之”

  杨彪、赵温等亦上前。赵温原为太常,刚刚转为司徒。司徒淳于嘉被罢免。此乃李傕提议。

  赵温字子柔,生于公元140年,名臣赵谦赵彦信之弟,祖父赵戒曾任太尉,定策立桓帝有功。赵谦184年任汝南太守时平黄巾,190年任太尉,董卓敬惮之,任赵谦为前将军,击白波有功。李傕郭汜杀王允,以赵谦代为司徒。赵谦去岁病死。

  赵温众望所归,先为太常,方迁为司徒。李傕给予名号、尊位,目的是拉拢赵温。

  城楼禁卫多为凉州兵,但既任天子宿卫,接触到皇家威严风仪,见到天子英睿聪明,潜移默化下心思有些变化,抱着李傕军令自当奉从、天子与公卿大臣命令最好也不要轻易违背的两全心思。邓渊所呼虎贲中郎王昌尤为忠义,见天下大乱,潜意识希望天子能重振朝纲、海内能够重现太平,对朱儁、皇甫嵩、杨彪等名臣宿将十分尊重,对孙徽道“孙郎将,彼等不过十余人,皆老弱,即便入宫,也当不至于为患。我等虎贲数百,又有何惧观其情态,皆忧心忡忡,万一真有军国要事,被我等耽搁,即便车骑在,恐也难保我等性命。”车骑即李傕。

  孙徽三十多岁,是个胆大包天、利令智昏的人物,不然也不会派郭象杀郭汜之党夏育,且敢卖禁卫职位,同时他又是一个胆小如鼠的角色,听了王昌之言,心中七上八下,犹豫不决“君言固然有理,我是担心擅自放彼等入宫,会触怒车骑啊”

  王昌道“车骑向来尊重诸公,又怎会禁绝于宫外孙君若难以决断,可先放彼等入宫,同时飞骑报知车骑。”

  孙徽赞道“此计大善”遂命开宫门。

  朱儁一马当先,进入门中,横在门洞内等候众人跟上。杨彪等数名大臣,荀攸、钟繇及徐庶、管亥、陈到等十余勇士,皆跟随入内。王昌看到管亥、陈到等非普通僮仆,略一犹豫,未出声叫破,也未阻拦。

  孙徽见一众不到二十人,也没在意,再次关闭宫门,命王昌带着去见天子。到的宫中,不能骑马,朱儁等将马交给禁卫,牵去马厩。

  王昌带三十余禁卫,在前带路。

  朱儁摆手把钟繇、荀攸叫至近前,徐庶也跟过去。朱儁低声问道“元常,公达,君等消息准确否彼果欲行事”

  朱儁虽年长,又为天下名将,但对钟繇、荀攸两个后进非常看重,认为才干绝人,终必远至。

  荀攸低声而快速地道“以彼等行事、性情,料必如此。”

  朱儁两道白眉凝在一处,问道“若出,出于何方”

  徐庶插话道“可自南宫门出宫,自西安门出城,越龙首原东下。”

  朱儁看了徐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