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页(1/2)

加入书签

  夏泽就是和一名来自江南的吟游诗人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每天都和他混在一起,有时候连吃饭睡觉都要推迟,就是为了卦这位吟游诗人的约。一天两天还好一些,时间久了冥斯就开始心里有想法。

  媳妇这是怎么了?出轨了?第二chun了?为什么对自己越来越冷漠,对别人却越来越热情?他们在一起也才两年多啊!老二也才刚出生,为什么就忽然从热恋转到厌倦了?不对,明明自己对他的热恋还能持续个好几十年,难道真的是自己一厢情愿了吗?所以,他才迟迟不肯和自己复婚吗?

  冥斯很委屈,但是冥斯不能说,他怕自己说了又被说成是小心眼。可是明明自己的媳妇已经和别人走到一起了,这样还能忍得下去,还算男人吗?

  就在冥斯想找夏泽谈谈的时候,夏泽却主动找到了冥斯。冥斯的心情立即变得好了起来,他就知道嘛,夏泽之前肯定就是玩心不退,自己还经常泡在游戏上不肯去主持军部例会呢,更何况夏泽了。作为一个……虽然成年但模样尚处于年轻时期的男人,贪玩儿并不是什么值得诟病的缺点。

  夏泽手里拿着游戏客户端,对冥斯说道:“你在家?我刚好找你有点事呢。”

  冥斯装模作样的说道:“正准备出去,今天军部新兵联赛,唉,真是太忙了。有什么事就说吧!我呆会儿就要出去了。”

  夏泽神(shubaoinfo)色很随意的说道:“哦,是这样啊!啊,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事,今天晚上赛事结束后来江南区的西湖别院来找我吧!我有事和你说。”

  冥斯的唇角微勾,想笑却刻意压制着,心道这是找自己约会来了吧?故意问道:“嗯?什么事呢?就不能现在说吗?我晚上不一定几点回来,可能有饭局呢。”

  夏泽想了想,抬头说道:“我想……我们现在的关系应该告一段落了,有一些事要和你说,说以晚上请不要迟到。”

  冥斯微勾的唇角立即垮了下来,大脑中一片轰鸣,说道:“等等,夏泽,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

  夏泽笑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如果你有什么意见,记得晚上上游戏的时候一并说哦。我先走了,约了江南在咖啡屋见面。晚上见,千万别迟到,不然……好吧!别迟到。”说完夏泽就离开了,只留下尚未反应过来是怎么个情况的冥斯一脸呆滞的站在那里。

  一整天,冥斯都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整个新兵联赛他都没多说一句话,本来准备好的开场发言也没心情说了,只说了三个字:“开始吧!”新兵和教官们都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有天佑看出了冥斯情况不对,他带着鼓了个掌,大家才反应过来应该鼓掌。

  冥斯的心里很乱,满脑子都是夏泽要和他分手了,他去找那个一抹江南笑了。一抹江南笑就是那个吟游诗人的id,因为他们的门派就叫江南派,掌门住的地方叫江南别院,是被称为江湖游戏中最具代表性的建筑。处处充满了诗情画意,不论是休闲党还是bào力狂都把那里当成圣境。那里有一处小院落是夏泽非常喜欢的,是的,经常和

章节目录